《最高权力》
第42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圆一听,哈哈大笑,说道:“那不叫贼性味,是熟悉的味。”
  彭长宜说:“有事吗?”
  “您是不是刚从牛场回来?”
  “牛场?”
  “东方大世界?”
  “您甭管我怎么知道,是不是遭遇了冷板凳?”
  “你消息够灵通的?是不是你刚才就在哪儿?”彭长宜问道。
  “哪儿呀,人家是大企业家,是咱们亢州八抬大轿抬来的,我一个小商人哪有资格结交人家呀?”
  “那你怎么知道我去那里了?”彭长宜仍然问道。
  “呵呵,商业秘密,您就甭管我怎么知道的了,是不是有这回事?”
  彭长宜点点头:“的确如此。”

  “考察一圈后您有何感想?”
  彭长宜不知道王圆是何意,就说:“没什么感想,就记住了他和演员合影了。”
  “那是他的精神财富。”
  “小圆,你真不认识他?”
  “我都没去过,就在电视上见过,那也不算认识啊?”

  “嗯,不认识最好,没有瓜葛也最好。”
  “您担心什么?”
  “我感觉这个人不像是在这里搞实业,好像心思没放在这上面,你别往外说,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
  “我跟他没有任何瓜葛,也彼此不认识。您放心,我不会说的。”
  “转了一圈,感觉有点不大对劲,刚贷了款,就说没钱,闹了半天把钱拿去做贸易了,建车间还要贷款?真不知从哪儿引来这么一尊神。”彭长宜叹了一口气。

  王圆笑笑,说道:“我也嘱咐您,如今招商中竟是这些假洋鬼子,如果我愿意,也能摇身一变,变成外地客商,到一个地方也会大受欢迎。所以,您以后少往那个地方跑,免得倒是落不是。”
  彭长宜说:“我必须跑,以后还有跑勤些,我不能让他骗了我们还得帮他数钱。”
  王圆笑笑,说道:“您跑多勤也不管用,您知道您去的时候谁在哪儿吗?”
  彭长宜想起柳泉说的看见了任小亮,就装糊涂说:“谁?”

  “大官。”
  “任书记?”
  “比他还大?”
  “高市长?”高铁燕是管农业口的,莫非她在哪里?
  “如果是高市长,她有什么不好见您的?”王圆说道。
  “那是谁?”
  “您再往大了猜。”
  江帆?不可能,江帆不会以这种方式去的,那么……彭长宜几乎脱口而出:“钟书记?”

  王圆笑了,说:“所以,您以后去那个地方要注意,别动不动就常去常去的,小心撞枪口上。”
  “撞枪口上”已经成了亢州的专有用词。
  彭长宜奇怪王圆怎么知道,而且这么及时,就说道:“小圆,你是……”
  “彭叔儿。”王圆制止住了彭长宜的话,“您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您只需相信这是事实。”
  “嗯。”彭长宜点点头,他不再追问,而是说:“你和那个姓贾的有瓜葛?”

  “没有,您怎么跟我爸一样,总是不放心我,唯恐我沾上违法两个字,闹得我都不敢跟他呆着。”
  彭长宜想起部长让他暗暗调查王圆的事,就说道:“他是这个世界上对你最好的人,是最不希望你出事的人,是最疼爱你的人,所以,他当然要时刻敲打你。别说你了,我也是经常被他敲打,昨天又给我上了半天课,不过,的确受益匪浅。圆啊,有的时候听听他的意见,是绝对没错的。可能你烦他唠叨,但是,他的唠叨,是为了让你规避风险,少走弯路,这个风险有事业风险和人生风险,听听有好处。”

  “我知道他是为我好,但是彭叔儿,您不知道,商场和你们的官场是有区别的,我和您也是有区别的,所以他的教育大多对您管用,对我意义不大。”
  彭长宜严肃的说:“我不这么认为,比如,他说人无论到什么时候都要走正道,正道,就是做人做事最大的道,这句话应用到商场同样适用。”
  “我走,本想找您呆会,没想到您成了王家栋二世。”王圆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彭长宜乐了,说道:“多待会,我不说了。你从哪儿来?是公司吗?”
  “不是,我刚从交警大队来,找老徐办点事,顺便看您在不在。”
  王圆说的老徐叫徐行,是樊文良的司机,樊文良头走把他安排到了交警大队任指导员。

  “你们公司怎么样?”
  “您指什么?”
  “各方面。”
  “很好。”
  “小圆,听我的,有的时候你可以把生意上的事和老爷子说说,免得他为你担心。有的时候,适当的和他探讨探讨,你还能得到教诲呢?”
  “我不是不和他说,您不知道,生意上的事,你如果今天和他说了这件事,他明天甚至后天大后天还会记着,就会问你一个底儿掉,就会把这笔生意有可能出现的问题全给你分析处来,等他分析完后,可能你的生意早就结束了。弄的你都不敢做事了,以后我就不和他说了,免得他担心。”
  “哈哈哈。”彭长宜仰天大笑,说:“我信,我绝对信,他呀,总想当老母鸡,总怕你有闪失。”
  王圆也笑了。

  彭长宜想起谷卓,他就说:“小圆,你和海关经常打交道吗?”
  王圆一愣,说道:“您问这干嘛?是不是我爸跟您说了什么?”
  “没有,我是随便问问。”
  王圆想起上次谷卓来亢州,她走后的当天晚上,父亲就把他叫回了家,两人在书房里,谈了半天,但是王圆始终都没告诉父亲他和谷卓生意上的关系,坚持说谷卓路过。现在彭长宜也这么问,是不是父亲跟他说了什么?
  “彭叔儿,做生意,尤其是贸易,肯定要和海关有关系,不然谁都别想赚钱,但是请您相信,我都是正当的生意,没有违法的,因为海关有关系,可能同等条件下我会得到照顾,仅此而已,您可以转告我爸,让他放心。”
  王圆果然和谷卓有关系,如果告诉王家栋,他是绝对不会放心的,无论是谷卓帮他也好,还是利益共赏也好,王家栋度不希望他的儿子跟谷卓有什么来往,想到这里他说道:“小圆,上辈儿的事你可能不知道,凡事还是小心一些吧,你爸真的担心你,可能这种担心你感受不到,我能感受得到,真的,听我的没错。咱们只做正当生意,不正当的生意即便有再大的利益,咱也不做,你爸只有你这一个儿子,他的的确确在心里为你担心。”

  王圆笑了,说道:“您怎么了?我做的是正当生意,您尽可放心。”
  “那就好,那就好,差不多够用的就行了,别做什么贸易了,你就做酒店生意就很好了,够吃够花的就行了,赶紧结婚生子,一家人在一起最好。你跟雯雯怎么样了?”
  王圆说:“正谈着,彼此印象不错。”
  “差不多就行了,你也不小了,早点结婚吧,也让他们踏实了。”

  王圆说:“等过了这段,我会考虑的,现在顾不上。”
  彭长宜感觉王圆很有主意,他跟他的老子一样,是个不会轻易就被说服的人,就说道:“钱是挣不完的,你太累了,也该有个媳妇照顾你了。”
  “哈哈,我看我还是走吧,这凭白无故的,我又多了家长。”说着,就往出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