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1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城的模式和北城的一样,他们聘请的是农工部下个月就要离任的部长唐宝祥担任基金会主任,唐宝祥去年争北城基金会主任没有挣上,被副部长师小青抢了先,朱国庆再次运作,唐宝祥终于去了南城基金会任主任。
  北城信用社主任蒋小芬也接到了南城的请柬,在头去南城的时候,她来到彭长宜办公室,说是要搭彭主任的车走,她的车在给各个储蓄点送款。话题自然就聊到了基金会上。蒋小芬担忧的说:“咱们现在基金会运作的就够乱的了,又出了南城基金会。将来都是问题。”
  自从基金会成立后,彭长宜从没干预过基金会的事,当年,作为成立时期的副组长,随着基金会的成立,他也就完成了历史使命。蒋小芬和柳泉为基金会副主任,另外还有财会科等五名成员,组成贷款审批小组。由于一正两副主任都是女的,社会上就戏称她们为“财神娘。”
  彭长宜听蒋小芬这样说,就问道:“怎么乱了?如果要真是乱,蒋主任就是没尽力,这里你最懂金融。”

  “我懂不假,关健是没人听我的。都是长官意志,领导一支笔。”蒋小芬的语气满是抱怨。
  蒋小芬今年四十五岁,当过联社信贷科副科长,后任北城信用社任主任,有丰富的管理经验和从业经验,但是,作为资深业内人士,每笔贷款审批的时候师小青并不听她的意见,后来发展到她不再去参加审批会了,她不去参加审批会,柳泉是外行,完全是摆设,审批也就被师小青一支笔代替,而师小青的那支笔,大部分时候是握在任小亮的手里的。这就难怪蒋小芬抱怨他们审批贷款是“长官意志。”

  彭长宜说:“长官意志肯定会有,但是技术上大姐要把关,不然放出去的钱没影儿了就坑大伙了。”
  蒋小芬起身,把房门关严,小声说道:“彭主任,你说的这个问题极有可能发生。远的不说,小笔贷款不说,就说最近批的一笔金额较大的款,就是东方大世界,没有任何抵押,没有任何担保,就一张字据,就出去了二百二十万,还不算年前的80万,说真的,您没搞过金融可能没有体会,我听了以后直冒冷汗。”
  彭长宜皱了一下眉,说道:“谁批的?”
  “肯定是师主任。如果贾东方要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怎么办,前后两笔三百万,您想过吗?”
  贾东方是东方大世界的董事长。

  彭长宜说:“跑不了,那么多机床和牛还有一大片地摆在哪儿了,他往哪儿跑。”说这话的时候,彭长宜也没底。
  蒋小芬说:“彭主任应该清楚,那地是怎么回事,北城卖给他了吗?没有,只是租用,他不是土地的主人。至于那牛、那些旧车床,还有那栋二层小楼,值几个钱?土地租用期写的是二十五年,但是租金只是三年一付。您算下,贾东方投在亢州地面上的钱有多少?将来我们能变现的又有多少?您想过吗?”
  彭长宜脸色凝重了起来,他说:“贾东方是任书记的朋友,他跟俄罗斯和韩国做生意好多年了,还是有一定的资金实力的。”
  蒋小芬苦笑了一下,说道:“正因为是任书记的朋友,我才没有说什么。不过,像他这样的公司,我们可是见的多了,所谓的海外生意,说白了,好多都是走私,搞农业产业项目是假,骗钱是真。”
  彭长宜一怔,说:“以他在当地的影响,不至于从银行贷不出钱来吧?何必要跑到我们这里来?”
  “远来的和尚好念经,再有,在当地信用差,没有抵押,专业银行是不可能给他贷款的。而我们这里还拿他当祖宗供着,谁了解他是哪尊神?”蒋小芬不屑的说道。
  彭长宜说:“年前那八十万审批的时候蒋主任知道吗?”
  “知道,我提出了没有抵押不能放款,并且不给签字,为这还和师小青犟了两句,她说要大力支持这些招商来的企业,为他们的发展保驾护航,就是从那以后,集体审批就逐渐取消了,我这个业务副主任形同虚设,再放什么款我根本就不知道了,这样也好,省得将来有责任。”

  彭长宜有些坐不住了,他又问:“据你所知,这样的贷款多吗?”
  蒋小芬说道:“您这话太幼稚了,什么叫多吗?他们懂金融吗?存款和贷款的比例、贷款的先决条件,这些都是有严格的行业要求的,他们不懂,简直视国家金融政策为儿戏!这哪叫什么金融机构?当然,基金会本来也不是正式的金融机构,按专家的说法就是非法的金融组织。所以,打那以后,我几乎很少参与基金会的事了,都是师主任一人说了算。”
  彭长宜知道,所谓师主任一人说了算,实际是任小亮说了算,甚至有时是钟鸣义说了算。蒋小芬说的情况,早就被专家们提前预测到了。彭长宜跟江帆去北京拜会的那个专家特别强调了放款抵押问题和存款和入股是问题,一旦在这一点上疏忽大意或者把关不严,极有可能造成经济损失。
  彭长宜又把刚才的问话进了一遍,说:“你说的那种情况的贷款占了多大比重?”

  蒋小芬笑了,说道:“您怎么还问这个问题,我都说了,他们不懂,长官意识,既然不懂,放的都是人情贷款,几乎都没有抵押,有抵押的贷款户都去专业银行贷款去了,基金会贷款利息高,谁傻呀?”
  彭长宜仍然问道:“这么说,大部分都是这种情况?”
  蒋小芬郑重的说道:“我跟你说主任,不是大部分,是几乎的全部。”
  彭长宜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之前,由于江帆对基金会充满了忧虑,并且有意识的把这种忧虑灌输给彭长宜,就是希望他能树立忧患意识,起到积极的作用,现在显然他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反而对基金会的业务不闻不问,照此下去,很难保基金会能正常健康的发展。
  今晚听妻子沈芳又说基金会搞贴水储蓄,更加验证了蒋小芬的担忧,如果真出了问题,就像江帆说的那样,早晚都是政府的事,擦屁股的事还得他们这些人干。他总想找一个单独的时间,向江帆汇报这一情况,但不是他忙就是自己忙,今晚要不是江帆主动打电话,问他白天找他的事,他还不好晚上打扰他休息呢?
  江帆听了这个情况后,也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他说:“长宜,你跟任小亮建议一下,以后严格杜绝无抵押贷款,杜绝人情贷款。”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现在不是基金会成员。”
  “所以我让你建议,并没让你直接干预。”
  “人家哪会听我的?”彭长宜苦笑了一下。
  “你听我说完,你不要私下建议,应该在丨党丨委会上提出,甚至是有针对性的提出,提请丨党丨委注意,加大对基金会的监管力度。”
  “没有用的,师小青一支笔就批了,我管不了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