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63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电话是殡仪馆李哥打来的,他说夏叔死了,夏叔是殡仪馆烧灰的,五十来岁,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我问他什么时候的事情,他说昨天,问是怎么死的,李哥哀叹道,活活烧死的。
  我匆匆忙忙赶到殡仪馆,一具烧焦的尸体正摆在停尸房里头,不是夏叔又能是谁。
  殡仪馆的同事脸上都布满着愁容,李哥说夏叔是被烧灰炉烧死的,我不禁诧异,这是什么情况,李哥说,今早清理炉子的时候,发现夏叔的尸体在里头,然后调取了监控,发现凌晨的时候,夏叔一个人来到火化间,沿着本来摆放棺木的台子,爬进烧灰炉,之后烧灰炉居然自动开了起来,一阵烈火熊熊燃起,夏叔一番哀嚎,大概烧了一分钟左右,炉子又自动关了。
  我眉头紧锁,后背发凉,不敢想象一个大活人爬进烧尸炉,然后炉火烧起,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兀自遐想,要是那炉子里的是自己,那种场景自己该如何是好,这一想免不得鸡皮疙瘩骤起。
  夏叔的尸体被从新搬了出来,面目全非,他的亲人正对着尸体嚎啕大哭,李哥问我,这事情是不是很蹊跷,我没有说什么,但是也那么一会,也是认同这个说法,陡然间想起,前些日子,古叔的小女孩那件事情,当时值班的夏叔不也在炉子里呆过一天?

  日期:2017-08-20 00:52:50
  下午,夏叔的家属连同我们这些同事,一起帮忙着将他的尸体从停尸房抬出,放到外头一个已经布置好的灵堂里头,殡仪馆也有专门从事给死人料理这些事情的人。当然比起乡下农村可就没有那么仔细了,他给夏叔穿好衣服,各种处理一番,放进了冰棺材里头。
  频频看到夏叔那被烧焦的面庞,眼睛暴突,鼻子凹陷,嘴唇反卷,露出两口牙齿,那模样别提有多么的渗人,索性此刻放在棺材里头,身上盖上了被子,面门上铺着一张黄纸,倒也看不见容貌,要不然,怕是前来吊唁的亲朋见了,免不得要做噩梦。
  我问李哥之前在停尸房还有一具用黑色塑料袋装着的是什么人,他说是前两天送来的,一直没有亲属前来认领,所以一直放着,没有烧,本来停尸房都是放那些出了交通事故,或者意外死亡的死尸,这些尸体因为一些原因,比如纠纷没有处理好,比如亲属没来认领等等之类都会暂时放在那里。
  这种问题在大城市会比较多,所以他们的停尸房也很专业,之前我在广州上班的时候,那停尸房,每天都停放着不下数十具没有处理的尸体。而我们这个小县城,这样的意外不多,即便有,也用不了多时就能处理好,而后就直接化掉。
  李哥给我递上一支烟道:“那袋子里的也是可怜。”
  我问什么情况,他说是跳楼身亡,尸体也是面目全非,而且是个孕妇,我不禁想到前些日子在医院跳楼的那个家伙,这一确认,果然就是她。

  日期:2017-08-20 01:06:10
  因为李哥的尸体明天就要化,所以当天来吊唁的人很多,回想我在这里上班的那些日子,夏叔对我挺不错,各种照顾,所以当天晚上我准备留下来,和李哥他们一起为夏叔守灵。
  过了晚上十二点,灵堂内除了夏叔的儿子,以及几个兄弟辈份的之外,就剩下我和李哥,以及另一个殡仪馆的员工,小谢。
  夏叔的儿子,凭凭过来给我们递烟,一个劲的说我们真好,说夏叔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我们的。
  考虑到身体不适的原因,夏叔儿子让他的母亲和媳妇先回去休息,还说有那么多好心的同事帮忙,守一个晚上,不是什么问题。
  所谓守灵无非是给灵堂里头添香烛,一旦香烛烧尽要立马续上,当然农村守灵的说法相信大家也都知道,怕尸变啊,其他啊等等之类,且不详细多说。
  我站在灵堂外头的广场上抽着烟,李哥离我不远,扔掉一根烟屁股,突然听到一声猫叫,循声望去,沿着火化间那条走廊内出现一只猫。这只猫体形硕大,通体黝黑,夜色下,一对幽幽冒着绿光的眼珠子,格外恐怖。
  李哥弯腰捡起一块石头朝它扔了过去,它瞬间沿着楼梯消失不见,这只猫和当初我看监控里看到的那只很像,可能就是同一只,联想起古叔孙女的事情,我隐隐间觉得这是可能和这猫有联系。
  正当我疑虑的时候,停尸房方向传来一阵巨响,稀稀拉拉的传来响声,我和李哥都听到了,心里有些发毛,李哥摇摇头说,意思是别管它,随他去,我点点头,这事确实不该多管,可是紧接着,幽幽的传来一阵笑声,那笑声一过,又有猫的叫声,两个声音此起彼伏,夹杂在一起,这种滋味别提有多让人胆寒。
  日期:2017-08-20 01:21:04

  这些状况对于我和李哥来说已经是见怪不怪,在殡仪馆久了,也就习惯了,可是那小谢是刚来的新员工,此刻也站在我们旁边,听到这动静免不得一番惊讶,他悄然走了过来,问我和李哥,要不要过去看一看。
  李哥叮嘱,让他有些事情做好自己份内的就可以,千万不要多管闲事,在殡仪馆不比其他地方,邪心的东西很多,你不去招惹它,它自然不来招惹你,你若要多管闲事,那就怪不得它了。小谢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可是却依旧不断的撇头朝着停尸房的方向瞅。
  这时夏叔的儿子小跑过来,战战兢兢的说道:“我爸,我爸”
  我看他那神情,免不得和李哥他们迅速的朝灵堂跑去,到了灵堂,那三个夏叔的堂兄弟,面面相觑,脸上大汗直流,一个个面色难看。
  只听一阵格叽格叽的声音,我巡视灵堂一番,这声音居然是从棺材里头传来的,只见盖在夏叔身上的被子,不停的抖动,刚好敲击着棺材沿壁,发出格叽格叽的声响,心思这可能是尸体的条件反射,加上冰冻僵化的问题,可是突然的一双烧焦的手穿透被子,碰的一声敲击在棺材盖上,我猛的被吓的倒退数步,只见那被烧焦的手,黑不溜秋,就这么的直直的挺了起来。五根手指倒像是爪子一般,我被吓的不轻,就怕这种突然间的异动,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爸”他儿子,冷不丁跪了下去。
  这时外头传来一阵凄惨的叫声,李哥一听,这不是小谢的声音吗,回头一看,小谢居然没跟这上来,心中喊了一声不妙。
  我看了看李哥,两人相视点头,而后离开灵堂,朝着叫声传来的停尸房跑去,迎面和小谢一个对撞,只见他面色苍白,结结巴巴的说:“诈.尸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