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61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殡仪馆附近很多野猫,这倒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可是我回想前两天监控画面上看到的那只黑猫之后,总觉得有些凉意。
  日期:2017-08-19 22:20:54
  因为监控设备的问题,殡仪馆的领导当天下午就喊了维修人员前来修理,而我闲着没事也到监控室看他怎么弄。
  各种介入设备,摄像头,相继检查,都没问题啊,维修人员也陷入了诧异,怎么好端端这两天的画面就出现问题呢,他又重复调取了之前的画面,全都是没问题,这可是让他为难了。
  我拉耸着肩膀,站在旁边,维修员不断的调取监控,左弄弄,右弄弄,眉头打着结,相当无语。而下一刻我看到了一个画面,正是大门口的位置,我让他别动,于是乎我走上前,趴在电脑桌上,看着画面。
  监控的显示时间是一年前的今天,我看到一个小女孩,蹲在水潭旁边,玩水,大冷天的,也是服了她,可是再仔细一看,那小女孩手里抓着一只小黑猫,她把小黑猫按在水里,按一会,又拉上来,按一会又拉上来,如此反复,乐此不疲。

  没多久,那只小黑猫没了动静,显然是死了,再之后,只见小女孩站了起来,四下环顾,见旁边没人,居然将小黑猫的尸体扔进了旁边本来是供死者家属烧纸钱的火炉当中。
  一时间火势飞扬,依稀可以看见火堆中的小黑猫,隐隐的扭动着躯体,小女儿哈哈笑的离开,走进了殡仪馆,她的身影消失之后,一直体形硕大的黑猫突然的出现在画面当中,喵喵的叫着跑到火炉旁边,沿着火炉来回走,那叫声何其的凄惨。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这小女孩不正是古叔的孙女吗?她怎么会出现在画面当中,带着这些疑问,我离开了监控室,或许这事情很复杂,但或许这事情已经很明了,总之,我有些压抑,来到灵堂,古叔他们面无表情的坐着,也是哭干了眼泪。
  日期:2017-08-19 22:38:34
  我找了个时机,问古叔的女婿,见他情绪些许的平复,我问他,他女儿是不是来过殡仪馆。
  他目光呆滞的答道:“怎么没来过,来过啊!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母亲,也就是她奶奶去世,也是这个房间,灵堂也是摆在这里,可是想不到,今天….”

  他再一次眼眶中流出泪水。
  古叔女婿是城里人,家中有人去世,一般都是放在殡仪馆操办丧事,和农村不一样,为什么这么说,你想想,城里都是所谓的商品房,怎么弄这些,所以这也好理解,而他说自己的女儿确实来过,那么足可证明画面当中的一切应该是没有疑问的。
  我心下有些明朗开来,当然也只是自己的猜测,或许正是他女儿顽皮,小孩子都这样,我以前也这样,并不是说变态,只不过玩的时候想不到这些情况,毕竟思维什么在那个年龄阶段,想不了那么多,所以她抓着一只刚出生的野猫,这玩啊玩的,就玩出了事情。以至于…
  这是我个人的想法,我也没有和古叔他们说,过了几日,古叔一家算是想通了,不知道为什么想通的,小女孩被火化了,然后带回了乡下的公墓下葬。
  这事结束的后几天,古叔跟我说了一件事,他说他梦到大黄了,而这个大黄正是自己失踪那几天,和他一起喝酒,那个金钩子村谁谁谁的远方朋友,而更巧合的是,大黄正是从那个人哪里抓来养的。

  他说,当时自己和它们喝酒,喝的很开心,可是大黄却一直劝他别喝,让他回去,还说他孙女需要他陪什么的,只不过当时古叔没想那么多。
  如今看来,大黄一直就是在帮古叔,而且似乎再和他提点些什么。
  总之这件事情大概就这么结束了,而我也有自己的想法,黑猫复仇?
  古叔宰大黄是因为大黄咬了孙女?

  大黄为什么要咬他孙女?
  也许大黄咬的不是他的孙女?
  而我叔叔又跟我说,前些时候,古叔的孙女去乡下玩,自家的大黑也曾经一个劲的冲她吠?
  这一切切,或许正是,因果报应。
  殡仪馆古叔孙女的尸体突然出现在火化炉里头,或许是复仇者想看到的,但是另一个晚上,我的老同事被弄到火化炉却又揭开了另一个故事,我原本以为这和黑猫有关,可以算是同一件事情,但是后来发生的一切,让我明白,这完全是两码事,至于究竟为何,咱们下个故事继续。
  日期:2017-08-19 23:30:46

  这个冬天格外的冷,雪也下的格外的勤,好些年没有这么下过,江南小城,被笼罩在一股白茫茫的氛围当中,道不尽的韵味,数不清的唯美。
  农历十二月二十日,还有十天就过年了,我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和去年一样,封车,不再接活,中午的时候去了一趟堂哥家里,和他对接了下账目,整一年总共收入19万,可以说是不错了,堂哥当时跟我说过收入我8他2,可是我却觉得这样实在有些过分,于是抛开本钱,余下9万,我给了他四万,他一再推托不肯要,最终拗不过我,收了钱之后,问我有没有准备结婚的事情,我挠了挠头皮说,现在房子也没买,什么都没有,暂时不考虑,他叮嘱我说,说青青是个好姑娘,我不知道是哪里修来的福分能获得她的芳心,让我抓紧点,生米做成熟饭,先要个孩子什么之类的。

  从堂哥家里出来,叶军又喊我去了一趟他家。
  刚一到,他给我泡了杯茶,然后让我等等,之后从房间里拿出一个黑袋子,扔给我,我诧异的看了看,我去,居然是五沓红皮,我问什么意思,他说是给我的,说是当时一起搞定城西那件事情的报酬。
  我笑着说,你还真性情,不过这钱我不能要,他黑着脸说怎么不能要,说当时一共得了25万报酬,之前给了我五万,如今再给五万,余下两万五来年在给,我把钱赛到他怀中道:“叶军,你刚买了新房子,急却钱,而我又不急着用,再说了,前些日子要不是你救我,我可能一命呜呼了。”
  他再次把钱推给我说,一码归一码,让我别墨迹,任凭我怎么说,他硬是把钱塞给我,我也没办法,只和他说了句,钱我鲜拿走,要是他有急用随时问我要,他点点头。
  说起来我和叶军之间的情谊,已经升华到一种很特别的状态,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我和他平日里不会经常电话,吃饭啊,搞的很做作,但是一旦有什么事情,一个电话立马会出现在彼此身边。
  我珍惜这份友谊,同样也庆幸自己还能交上这么一个朋友。

  从叶军家离开之后,我去了医院,等青青下班,年关的时候,医院人特别多,从大门走进,一栋二十曾高的门诊大楼矗立在身前,下面熙熙攘攘的来回走着医生,病人。
  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那是我的青青,我向她招了招手,她笑盈盈的准备向我这边走来,可是陡然间,碰的一声巨响,从楼顶跳下一个人来,砸到她的身前,溅起的血迹,沾的她满身都是,她吓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