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81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挑战者主战坦克,哪怕是早期型号的,那也甩T-72坦克几条街。坦克的性能放到一边,最最最关键和重要的是,这些坦克从哪里来的???
  当无人机在拍摄到这个秘密装甲营解除伪装杀出来的画面时,坦克上的高射机枪把无人机击落了。
  然而已经足够,李牧辨认出这是挑战者主战坦克之后,他的内心十分的震惊,可以说是震惊得无以复加。但此时此刻,他半个字都不能说。
  二十辆扛着120毫米口径坦克炮的世界十大著名主战坦克之一的挑战者在公路上呈纵队狂奔起来,扬起的漫天黄沙直冲云霄。

  新月旅的炮兵部队加大了力度,不断地发射炮弹为冲击出去的秘密装甲营提供火力掩护。
  西边远处,夕阳正在慢慢的落下,很快就要落到那片山峦的后面去,像鸡蛋心一般红的阳光洒满了非洲大地,在硝烟和炮火连天的战场上,交战双方进入了最关键的转折。
  张镐哲是一名标准的南朝鲜军官,当然也是做过整形手术的,许多女孩子眼里的美男子,太阳的后裔么。
  他指挥的步兵营其实也是一个轻型步兵营,装备有轮式步战车和轮式装甲运兵车,员额是八百人。应该说,如果他这个营能够按照联南苏团司令部早先为了保护油田矿区以及粮食计划署粮库的预案来走,战场的形势不会发展成胶着状态。
  哪怕他这个营是八百头猪,新月旅要杀也是要杀一阵子的,完全可以坚持到政府军的到来。
  那样的话,首先油田矿区不会遭到这么严重的损伤,油田生产区里面的工人也能够全部安全撤离,粮食计划署粮库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毕竟他这个营驻扎的营区位置很好,动作再迅速一点,甚至能够把新月旅挡在维和区之外。
  但是,南朝鲜部队就是南朝鲜部队,除了整容,也就没有太多东西能拿得出手的,至于连北朝鲜军队都打不过的军队,说是徒有其表都有些勉强。
  联南苏团司令部的命令是同时下达给各个国家的维和部队的,如巴基斯坦装甲营,就是和南朝鲜步兵营同时接到的命令。巴基斯坦装甲营只用了十分钟的时间就完成了动员出发,因为距离的关系,甚至比李牧率领的中国第107维和步兵营更早到达战场。

  而南朝鲜维和步兵营的距离更近,他们完成动员集结,足足花去了几乎半个小时,也就是巡逻队已经被解围、新月旅主力部队开始猛烈攻击油田矿区的时候,才从营区里出发。
  等他们赶到战场边缘,中国第107维和步兵营和巴基斯坦装甲营发起的第一波反击已经结束。
  而张镐哲中校在收到联南苏团司令部通报过来的战场情报之后,果断地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因为他看到,新月旅出动的是两千人的主力部队,有大量的坦克装甲车甚至有炮兵。
  他吓坏了。

  确切地说,整个南朝鲜维和步兵营都吓坏了,出国之前的检阅式上的那股意气风发早他-妈-不知道扔到哪家整容所去了。
  在李牧的强烈要求下,在没有通报联南苏图司令部的情况下,张镐哲果断地命令部队后撤,撤到了粮库附近,一个他认为安全的距离上。然后,他才给联南苏团司令部发电称,因遭到猛烈的攻击,不得不后撤。
  这个时候,南朝鲜维和步兵营其实一根毛都没少。
  张镐哲的想法很简单,让中国人去跟新月旅打吧,加上他那个难兄难弟巴基斯坦,打吧,等政府军大部队到了,他再带部队跟着过去收拾一下残局,目的也就达到了。
  因此,张镐哲的心情是很放松的。
  因为他知道,只要中国人挡在前面,别说新月旅,就是美军也打不过来。他当然不敢小瞧中国军队的战斗力,甚至现如今面对中国人也没有多少底气。

  所以,命令部队就地展开防御之后,张镐哲就整了一杯咖啡,一边喝着,一边遥望着五公里之外的战场,可能还更远一些,其实除了硝烟,什么都看不到。
  当然,张镐哲是没有忘记做做样子,他还是严格按照要求,把粮食计划署的粮库放到了部队的保护范围之内,八百多人,四十多台步战车和装甲输送车,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防御圈。
  不过,他没有把中国企业的成品油库置至保护之内。说不上什么心理,也许就和生硬的把各种传统节日说成是自己的节日甚至把孔子说成是南朝鲜国籍的心理一样,因为太过自卑从而产生的天然的抵抗心理和捣乱的行为。
  曾经几十年的意识形态的对立形成了这么一种情况:许多国家明明知道弄不过中国,但是就是要捣乱就是看不惯,哪怕同样清楚经济利益层面实际上如果离开中国就差不多要发生政变,也从来不会停止这种行为。
  究其根源,在老百姓眼里就一个字:得了眼红病。
  换成其他国家,也许早就拳脚相加,但中国却从来是以德服人(我都笑了呵呵。)。
  张镐哲还弄了沙滩椅,野战帐篷就安放在他的装甲指挥车边上,这里就形成了一个临时的固定的指挥所。坐在沙滩椅上,眺望了西边的夕阳,努力寻找着美军指挥官的感觉。
  哪怕是在最残酷的战场环境,美国大兵还是会用咖啡豆煮点咖啡喝一喝。至今依然驻扎着美军的南朝鲜,该国军队当然的是受到了影响。其实很难理解,一个连国防主权都没有的国家,哪来的那些底气?
  指挥官这般松懈,底下的兵就更不用说了,聊天抽烟的有说有笑,和那边惨烈如血的战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他们眼里,中国工人的生命安全甚至没有一杯咖啡重要。
  显然,等到他们知道,在李牧的眼里,他们的生命连一坨牛屎都不如的事情,又该作何感想?
  在新月旅秘密装甲营出动并且发起冲击剑指粮库方向的时候,李牧重重的松出了一口气,随即,他下达了一道命令:预备队做好出击准备!
  别忘了,李牧不但要借机让南朝鲜人见见花儿为什么那么红,还想要尽可能的歼灭新月旅的主力!
  注:不短了。。。。看看还能不能再整一章。。。。

  看到参谋长的车风驰电掣地开过来嘎吱的刹住拖出两道深深的痕迹,刘贵松和杨青松都下意识地朝那边看去,盯着下车的徐岩。
  有没有仗打,全看参谋长。
  果然,他们看见徐岩对参谋士官说了几句什么,随即那名参谋士官便用单兵电台在指挥频道里下达了集结的命令!
  刘贵松和杨青松振奋得几乎要跳起来!
  他们可是知道,顾九、李嘉图和刘辉这仨老乡可是全部在巡逻队里,他们肯定过了一把瘾,心里不知道多么的羡慕。
  却是不知道,三名老乡,全都躺下了,除了顾九捡了一条命回来。
  然而,刘贵松和杨青松并不是不知道当前战斗的残酷。他们守在战地医院,见多了不断有伤员被送下来进行紧急救治的场面,也看到了用裹尸袋装着的遗体抬上了车。
  他们有一些不真实的感觉。
  不断有指令下来,刘贵松和杨青松这些属于预备队的官兵被集中起来,徐岩马上根据实际的情况作出了新的战斗编组,刘贵松和杨青松被编到火力班,战术突击队的爆破手陈彦宁是班长。
  日期:2017-04-13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