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1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钟鸣义原则上也同意了,但就是总拖着不上报,为此,江帆多次找到他,他才让上报。上报后有段时间了,却有迟迟不见锦安正式任命文件下发,既然来了,就过问一下这个事,权当没白跑一趟锦安。
  想到这里,他拿起手包,就下了车,向楼里走去,脚步轻捷神情镇定,刚才路上的浮躁和怨气基本上自生自灭了。
  刚进门,就看见卢辉和另外一个人从里面出来,江帆一看,主动和卢辉打招呼:“卢部长,这么巧,来办事?”
  卢辉见到江帆的表情,远没有江帆热情,他冲他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江市长来了,我到组织部有点事,刚办完了,马上回去。”
  也可能他们站的地方不对,正好是门厅,总会有人来来往往,反正卢辉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江帆觉得很无趣,就跟他挥了一下手,说道:“那好,回头见。”就走了进去。
  卢辉现在是和甸市委组织部部长,他没能留在亢州,也经过了多方努力,甚至江帆也给他跑过,但还是没能如他所愿。和甸比亢州在各个方面都差着一截,但终归是组织部的一把手,副处级,只是他孩子身体不太好,这也是他想留在亢州的主要原因。

  卢辉调走后,据彭长宜说,他为没能留在亢州有些不满意,甚至对曾经的朋友也有些疏远,尤其是对江帆,尽管面上很过得去,但过去喝酒时,那种酣畅淋漓的劲头没有了,多了一些闪烁、客气和冷淡。
  江帆有时就想,在卢辉这个问题上,自己的确做过努力,这卢辉应该知道,但是从锦安尤其是翟炳德的角度来考虑,樊文良走后,组织部长这一重要职位不会让给亢州了,这是不争的事实,有时候就是这样,希望和事实,总是会有距离,但你必须接受,没有选择的余地。
  卢辉走后,江帆曾带人去看过卢辉,作为市长和曾经的好友,也给他挣足了面子,至于他要怎样认为就是他的事了。
  按理说,亢州组织部部长空缺了好长时间,一直是王家栋兼任,空着的这段时间,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仍然很耐人寻味。是没有合适的人选吗?要知道,中国最不缺的是官员。但是,为什么能空这么长时间,坊间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这个位置在待价而沽,有的说尽管这个位置闲着,但是跑官的人却一刻都没闲。
  来锦安,如果时间充裕的话,江帆有个好习惯,就是喜欢从低到高的逐级请示工作,这对于那些来了就奔书记市长办公室钻的人来说,显然更具人气。今天显然有时间,而且目的不太明确,他首先来到了政府秘书长戴隽茹的办公室。敲开门后,就见戴隽茹正在跟秘书交代什么事,见江帆进来了,热情的从坐上站起,吩咐秘书上茶。

  戴隽茹就是靳老师的夫人,如今已经是锦安市委常委、政府秘书长。本来她已经决定调到丈夫身边,结束两地分居的生活,结果在去年年底换届中,她升任为政府秘书长,这才放弃了调走的念头,继续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
  戴隽茹当过副县长、县委副书记、县长和工业局局长等职,其中县长一职是在南岭县工作期间担任的,钟鸣义当时是县委副书记,接她县长一职,后来她调回锦安任工业局局长,后回政府,任副秘书长、秘书长,对政府工作非常熟悉,由于彭长宜的关系和给靳老师出书的关系,戴隽茹对亢州也就多了一些关照,自然江帆就和她走的比较近。尽管她没有什么绝对的权力,但是透露一些信息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每次来锦安,江帆必定到她这里转一圈。

  戴隽茹的从政经验比丈夫要丰富的多,对于江帆这些基层的实权人物而且是年轻的实权人物,自然就高看一眼,何况还有彭长宜这一层师生关系。她从桌位上离开,请江帆坐在沙发上,自己也坐在旁边,说道:“怎么,今天亢州党政一把手都来请示工作来了?”
  江帆一愣,随后就知道钟鸣义也在这儿,就说道:“我事儿不大,是顺路来请示工作的。”
  戴隽茹一伸手,请江帆喝茶,说:“要搞奠基仪式了?”
  江帆又是一愣,随后一笑,说道:“真是什么事都瞒不住领导啊!”

  戴隽茹笑着说:“我刚从董市长办公室出来,看见你们书记了,恐怕你要在我这里多坐会儿了。”
  无疑,钟鸣义去了翟炳德办公室,也可能是作为亢州市委来请领导们去参加奠基仪式的。
  江帆比较反感钟鸣义独断专行,本来应该互相通气的事儿,可是他从来都不跟自己商量,好像他就是当之无愧的家长,拥有着绝对的权力。其实,权力不是自己紧握住就能握住的,江帆不愿意跟他闹掰,因为从江帆这个角度来讲,忍,才是自己的上策。听了秘书长的话后,他无奈地笑了笑。
  戴隽茹见他有难言之隐,就说道:“是不是有些不愉快?”
  江帆笑了,说道:“唉,您跟他共过事,应该比我更清楚。”
  戴隽茹说:“你错了,我跟他共事的时候,他就跟个小学生一样,据说他在南岭当县委书记的时候,跟在亢州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
  江帆听出,对于钟鸣义,最起码人们是有共识的,因为往往一个人的观点,能代表一部分人的观点,这让他感到了一丝欣慰,他说:“难道人真会变?”
  如果别人说这话,戴隽茹会认为虚伪,人肯定会变的,但是对于从政经验不是太丰富的江帆来说,戴隽茹相信他说的话是由衷的,就说:“不是会变吗,而是巨变。”
  无论如何,江帆不太愿意在领导面前议论自己的搭档,不敢说些太过于是非的话,只说了一句:“秘书长这样说,让我得到了一些安慰。”
  “呵呵,其实主要领导也知道,只是不说罢了,我看你应该多些欣慰才是。”

  “呵呵,太感谢领导体恤了。”
  戴隽茹能说的也就仅此而已了,她又问了彭长宜一些情况,这时,刚才那名秘书进来了,凑到戴隽茹耳边,嘀咕了一句什么,戴隽茹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等那名秘书走出去后她说道:“小江,你可以上去了,你们班长走了。”
  江帆不得不佩服戴隽茹,谁来谁走她居然掌握的一清二楚,他就站起来,说道:“秘书长,那我先上去,您忙,如果中午您没安排的话,我请您吃鱼头泡饼。”
  锦安开了一家谭氏鱼头泡饼,过年时,他和彭长宜一起给他们夫妇拜年,请他们吃过。戴秘书长一笑,说道:“泡饼好说,你先上去吧,如果你是为曹南的事,多跟董市长沟通。”
  江帆太佩服戴隽茹敏锐的判断力和观察力了,她怎么就知道他是为曹南的事来的?而且省略了许多环节,直接就给他点明了曹南的事迟迟不见回音的症结所在。如果是董兴从中设阻,那么就不奇怪了。

  董兴在苏乾被贬之后,对樊文良和江帆很有微词,后来对苏凡降职使用,通过张怀的嘴传回来过不满,他始终怀疑那个小洋楼应该有董兴的份儿。但是张良没有在信里故意没说明白,只说这不难查到。自从樊文良把张良的信作为密件封存后,时至今日,已经没人想这件事了,本来就没几个人知道,小洋楼也就更具隐秘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