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0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猜测的没错,江帆今天的心情坏极了。
  本来是星光集团提前跟他约好,今天他们老总来,商量广场工程奠基仪式的具体事宜,想跟市长江帆见个面。
  这家公司是通过翟炳德的关系来亢州投标来的,公司的掌门人不是别人,正是跟袁小姶有染的那个男人——尤增全。
  但是江帆之前并不知道这一切。
  去年,翟炳德给江帆打电话,说是北京一家大型建筑工程公司,对亢州广场项目和未来的旧城改造工程很感兴趣,这家公司具备房屋建筑二级资质和市政一级资质的企业,愿意来竞标。翟炳德说,按照你们的规则办事,不给任何照顾。

  当时江帆很高兴,能吸引到北京这样有着双重资质的建筑企业参加竞标,对本地建筑企业是一个促进,同时也是一次挑战。就这样,通过层层竞标,评标,最终,北京这家星光建筑工程公司中标。
  其实,当时在制作标书的时候,就资质问题,江帆要求的确有些高。必须三级以上建筑资质和一级市政资质的企业才有资格投标。当时,在亢州地面上只有中直单位两家企业有这种资质,建委下属的两个建安公司也具备条件,其他民营企业大都不具备这种资质。为了照顾本地企业,亢州市政府把广场和旧城改造项目分系列招标,这样,本地企业也就有了一定的竞标机会。最后,北京星光建筑工程公司最终拍得广场及周边房屋改造工程项目。尽管所有程序都是阳光操作,但是亢州两个国有建筑企业,只拿到了很小一部分工程,仍然有人说江帆收了北京这家公司的回扣,并且有具体数目。对此,江帆只是一笑了之。

  过几天,广场就要举行奠基仪式,北京星光建筑集团公司的老总今天才正式露面,之前一直是公司一个姓候的副总负责这个项目。
  今天刚一上班,曹南就过来告诉江帆,北京星光集团的客人到了,在政府小接待室等着。江帆就让他通知副市长魏国才,才知道魏国才被堵在了半路。
  江帆在林岩和曹南的陪同下,走进了小接待室。
  在江帆的印象中,北京的大老板各个都是前呼后拥的,可是走进来后才发现,尤增全只带了一个助理和侯副总两个人,可以说是轻车简从,衣着也是普通的西装,比较低调,一副谦恭的笑脸,江帆只感到他有点面熟,但是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他,当江帆和他握手的一霎那,他的脑海突然出现了宾馆见到妻子袁小姶和那个男人打情骂俏的一幕,他的手一僵,立刻松开了握住他的手,紧盯着眼前的这个人,自己都觉得此刻眼里的目光一定是充满了杀意,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估计此刻这个人早就碎尸万段了。

  那个人有明显的心虚表现,不敢和他凌厉的目光对视,左右躲闪着,嘿嘿的装作十分谦恭的表情微笑着,赶紧从助手的手里接过名片,微躬着身子,双手捧送到江帆的面前。
  有可能是身高的天然优势,江帆再看这个比自己矮半头的男人时,目光就有了低视和轻蔑,他的嘴角里现出一丝冷笑,没有去接那个人的名片,旁边的林岩也很诧异,赶紧替市长接过名片。
  那个人尴尬的退后半步,双手交叉握着,放在腹前,不时的偷眼打量着江帆。
  江帆神色冷峻,刚才的热情顷刻间被冻成冰,他没有和这个人寒暄一句话,也没有请他坐下,凌厉的双目盯着尤增全那张奶白净的面孔,对侯副总说道:“候总,我还有要紧的事需要处理一下,一会魏市长就到。”
  说着,一只手揣进裤兜,扬长而去。

  林岩有些错愕,但是没办法,他歉意地冲他们笑笑,也跟了出去。
  曹南也有些莫名其妙,给客人满上水,寒暄了几句后,也出来了。
  星光的客人,站在原地,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尴尬极了。
  侯副总有些不悦,他看了一眼尤总,就见尤总不紧不慢的坐了下来,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珠,他有些奇怪,现在的天气还远没到出汗的时候,他端起茶杯,淡淡的吹去上面的浮沫,想喝没喝,又放下了茶杯,明显的看出,他也在极力的保持着一份镇静,对亢州的态度没有不悦,到有些不安。
  他有些纳闷,他这个老总,虽然面相和蔼白净,但在商场上却是叱咤风云杀伐决断,从没有心慌的时候,怎么,到了亢州居然有些不自信了,没什么不自信的啊,这个项目就跟煮熟的鸭子,早就被星光收入囊中了,他还有什么不踏实的呐?难道,他们认识?不能啊,如果认识的话,为何他不亲自出面,而是一直都躲在这个项目的后面,由自己一个副手在前台抛头露面?无论如何,他也想不明白,抬表看了一眼,对尤总说:“我出去看看。”

  尤总一挥手,说道:“政府事儿多,咱们不急,多等会。”说着,继续喝茶,但分明手有些微抖。
  侯副总说:“咱们是提前预约好的,他事儿太多,也不能把咱们晾在这儿吧?太没诚意了!您为了跟他见面,特地从外地赶回来,再怎么说,您也是京城著名企业家,他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市长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侯副总在哪儿发着牢骚,他这样说也有他的目的,因为亢州这边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手办理的,包括投标,包括公关,包括和各个部门的接洽,都是他在运作。今天老总好不容易有时间来亢州,想和市长见面,而且又是提前约好的,结果被晾在这儿,他能不气吗?如果老总真要怪罪他办事不力,恐怕他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哪知,尤增全不但不怪,还很善解人意的说:“基层就是这样,理解万岁。”
  再说江帆把林岩叫过来后说道:“魏市长回来后,你要他和曹主任接待一下他们,我出去一下。”
  林岩说:“那奠基的事?”
  “那是小事,曹主任就搞定了。”
  林岩觉得市长有些不对劲,就说道:“您去哪儿,我跟着您吗?”
  “不用,让小许跟着我,你一会和魏市长一起会见那几个人吧。”说着,就往出走。
  林岩紧跟在他后面,把小许叫出来。
  这时,曹主任从楼上下来,看着市长的背影,跟林岩说道:“市长出去了?”

  “嗯。”林岩点点头。
  “那楼上的客人?”
  “市长说等魏市长来,让咱俩参与。”林岩无奈的说道。
  这时,副市长魏国才的车驶进了大院,一直驶到了门口,他急忙从车上下来,曹南迎上去,说道:“魏市长,江市长临时有事,出去了,他说让我们陪着你接待一下星光集团的客人。”

  魏国才看了一眼他们俩,说道:“出去了?有什么特别的指示没有?”
  林岩摇摇头。
  魏国才说:“好,客人在哪儿?”
  “小接待室。”曹南和林岩同时说道。
  “咱们上去吧。”说着,就大步向楼上走去,曹南和林岩跟在他的后面。
  再说江帆,坐上车后,也不告诉小许去哪儿,小许驶出了大门口,才问道:“市长,咱们去哪儿?”
  江帆闭着眼,说道:“往前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