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0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田冲想说什么,刘忠制止住了他。这时,书记从旁边出来,说道:“田主任,我的情况不是都跟你们说了吗,怎么……”
  刘忠说:“什么也别说,彭主任让你们下午去你们就下午去。”
  说着,他也走了。
  彭长宜回到单位,就接到了任小亮打来的电话,他说:“长宜,你回去了?”
  彭长宜说道:“是,我回单位了。”
  “最后怎么说的?”
  “书记和主任的宅基也在清理范围,我让咱们的人撤回来了,下午把书记和主任叫来,先把村干部的宅基说清楚,再说其他人的。”
  “对,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这个情况,那个老头跟我讲,如果别人都清理,他也清理,我说别人是谁,他不说。”
  任小亮又说:“中午你过来吧,司徒先生邀请你过来,一会张市长也过来,商量一下开幕式那天的具体情况。”
  彭长宜说:“我不过去了,谢谢司徒先生的美意,我等等刘书记和田主任,我们商量商量下午的事,那边有您就行了。”说着,就挂了电话。
  高尔夫历时三年的建设,已全部完工,即将交付使用,过几天,将举办港澳两地的高尔夫邀请赛暨高尔夫俱乐部落成典礼。由于这个俱乐部坐落在北城,而且司徒先生又是港商,市里责成北城全程参与这个典礼仪式,做好服务和招待工作。
  司徒清源是张怀招来的最大的客商,这个项目也是张怀一手主抓的项目,捎带着还抓出了一排小洋楼。
  那个小洋楼已经住进了第一户人家,那就是洪副省长的父母,但是没人知道这一对老夫妇是谁,但是他根据陈乐提供的情况分析,确认就是洪氏父母,因为在他们入住前,张怀往这个地方跑的特别勤,沙发家具都是亲自押运过来的。
  陈乐比较重点关注这个小洋楼,因为他知道,他完全是凭借这个小洋楼,结交了彭长宜,才有了今天的身份,所以对小洋楼和张良的家人就多了一些留意。
  彭长宜觉得,这个小洋楼自从盖好那天起,已经闲置了两年多的时间,没人敢公开去住,即便是洪副省长,也只能偷偷让父母来住,他到现在都没有露面。随着知情人对它的淡忘,这个小洋楼即将跟高尔夫俱乐部一起热闹起来。
  这时,刘忠推开了门。彭长宜说道:“都回来了?”
  刘忠说:“我们组的人回来了。老田有些不高兴,以为凉他哪。”
  “唉,这么大的阵势去了,最后灰溜溜的出来,没有动他家一块砖头,总得给咱们自己找个借口吧,要不怎么在老百姓众目睽睽之下出来?他有什么不高兴的?为什么不把工作做细?去了那么多人,结果无功而返?”彭长宜有些生气。
  “是啊,我发现老田一味模仿你,又模仿不像,瞎咋呼。”刘忠笑着说。
  “唉,现在农村工作不好做,必须把困难想足,不然老百姓不买你的账。”
  “接下来怎么办,总不能把他陷在那儿吧?”刘忠说道。

  “嗯,咱们下午去高安,找他当县长的儿子去。”
  “去高安,那么远,下午能回来?”
  “下午回不来半夜回,必须下午去,我不是说了吗,先清理村干部的,其实就是想稳住他们,给咱们自己赢得时间。中午吃完饭就走。”彭长宜坚定的说。
  “那村支书和主任要是来了呢?”

  “不管他们。”
  “他们两家也在清理范围。”
  “我知道,不就是多占了村边的地了吗?交罚款就是了,已经盖好了,没法恢复地貌,按要求罚就是了。”
  “那咱们走了,他俩就白跑一趟了?”
  彭长宜瞪着眼说:“你还心疼他们白跑一趟,尿炕还没挨揍哪!你一会告诉老田,让他们抓紧交罚款。没钱找基金会贷款!”
  彭长宜看了看表,对刘忠说:“你给老田打个电话,看他什么时候回来。”
  刘忠想在他这里打,但看见彭长宜已经拿起话筒,就回自己屋去了。
  彭长宜这个电话是打给如今已经是锦安市政府秘书长戴隽茹戴阿姨的,他跟戴阿姨说下午路过锦安,问她出去不?
  戴秘书长说:“我哪里出得去呦,天天忙的跟个陀螺似的,长宜有事吗?”
  “没事,我给您稍点土特产,是靳老师最爱吃的。”

  戴秘书长说:“长宜,你把他惯坏了,自从你们给他出了那本书后,现在变本加厉还想接着写,长宜,你可不许再助纣为虐了。”
  彭长宜笑了,上次老师那本书是他和寇京海两人帮忙出的,最后还给他卖了一部分书,老师很高兴,尽管戴阿姨嘴上这样说,实际心里也是很知情的。彭长宜就装作很听话的说道:“好,我听您的,不过这个东西得给老师拿起,马上就到周末了,等他回来就能吃到。”
  戴秘书长笑了,温和的说道:“好,我就当个地下交通员,负责给你转交,你们师生情谊我是不好违拗的。”
  吃过中午饭,彭长宜带着刘忠和田冲就出发了,他们绕道从彭长宜的老家县城,买了两袋酱熟的驴肉,他没有让老板把这两袋驴肉放进包装盒,那样太显眼,就直接装进一个普通的食品袋里,然后就向锦安市里驶去。
  田冲有些不解,说道:“彭主任,你不是想贿赂白老头的儿子吧?”
  彭长宜一听,撇着嘴说道:“我贿赂他?他小名叫白糖!”
  田冲一时没明白是什么意思,愣住了。

  刘忠也没纳过闷,重复着说道:“他小名叫白糖?”
  正在开车的老顾笑了,说道:“长得甜!”
  田冲和刘忠终于明白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哈哈哈”大笑起来。
  彭长宜也禁不住笑了,说道:“亏你们想得出,我还给他送礼?哼。”他嘴角往上弯,习惯的露出讥讽的笑意。
  将近两个多小时,他们才到了锦安市政府办公楼,彭长宜拎着东西进去了,其他人等在车里。过了半个多小时,彭长宜笑眯眯的出来了,说道:“继续前进。”
  高安县在锦安的西南部,紧邻南岭县,是锦安比较贫困的地区,多丘陵,是早期的国家级贫困县。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他们才到了高安县政府所在地。下了车后,彭长宜四处看了看,果然看见了县政府东侧,有一面墙大的公开栏,上面有县领导班子成员的照片,他佯装活动筋骨,就走了过去,目光就落在了一个叫白中林人的身上。由于事先在他家里见过他们全家福的照片,彭长宜便记住了这个人。

  按说现在正是上班的时间,可是整个院子冷冷清清,不见有人出进,直到他们进了县政府的两层小楼,才看见一个人夹着皮包走了进来,脸红乎乎的,估计刚从酒场上下来。彭长宜赶忙伸出手,单刀直入的说道:“白县长您好。”
  那个人一愣,看了看他们三个人,都不认识,但是口音不是本地人的口音,就客气的伸出手,说道:“你好,你们?”
  “白县长,我们是亢州北城区政府的,特地来找您。”彭长宜说道。
  那个姓白的人一听,就收起了笑容,说道:“我一会还有会,眼下没时间。”说着,就低头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