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33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市里的斗争稍为平息,徐燕萍也就到省里去,要将这一工作思路跟省里汇报,取得支持,今后在引进资金时,从省里也都会有规划。原本想带着杨秀峰一起到省里汇报工作,但开发区那边初换大帅,人心也有些浮动,再说新的工作意图也要在开发区里慢慢酝酿,让大家对此有充分的认识和理解,今后在具体的招商引资工作上,才能更好地做到这一点。
  杨秀峰的工作方案早就交过来,是不是科学,这次到省里去也可请一些专家帮琢磨,之后请这些有着权威的专家们从舆论上来帮忙,才能更好地在实际中推行而减少很多阻力。就柳省而言,招商引资工作还较为落后,对引进的资金要进行选择性,对比少人说来也是一种病容易接受的事,就算在省里的一些领导中,或许对这一做法都会有看法的。
  到省里后,徐燕萍先联系了沈强,这位老同学还在原先的位子上,只是在换届中可能后所变动的,但依然会在办公厅里,只是职位会升一升。这对徐燕萍说来那是有很不错的局面,今后到省里办事又方便一些了。同学之间,那种帮忙互带也就开口办到的事。
  徐燕萍先恭喜了沈强,沈强说,“美女班长,要是恭喜那也是我们大家为你高兴,要恭喜你才对啊。”
  “说实话,在省里听到什么了?”徐燕萍看着他说,或许在省里有什么流言,或许从一些迹象里推想出什么来。这些信息,对沈强等人说来就便利多了。
  “这倒没有,柳市那边的形势谁还看不出来?”沈强说。
  “那不是拿我开吗,我还以为有什么确切消息。”徐燕萍脸色不变,对这些事就算传得再多,那也会和事实有着不小的距离。往往还会有着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徐燕萍不否认自己对柳市市委书记的意愿,但也有失利的心理准备。但从柳市说来,钱维扬的竞争实力不见得比她差多少,更何况在省里的变数就会更多了。“什么才是形势?表面对对象更容易让人受蒙蔽。在柳市里,我没有多少优势啊。”在沈强这里,徐燕萍也不会说假话,将自己的情况说出来,沈强或许帮帮了什么,但那个在省里多帮留意一些,也是很好的助力,往往在关键时机,要是预先得到信息,那就要强多了。

  “放心吧,不论你有多大优势,我们同学也都会帮你再推一把的,你到高位上才对大家更有利,这一点谁看不到?”沈强说,知道徐燕萍的为人。
  这些事也不会多去讨论,心里都明白在体制里这种相互扶持的重要性,不用说出来的。安排好徐燕萍的住处,有陈静在一旁,沈强就算和徐燕萍说些笑话也都很注意着分寸的。稍作休息,徐燕萍觉得还是要抓紧时间,也就和沈强一起到省府里去。先将一些工作上的事处理好,为柳市市委书记而进行的工作,却是不能够在公开的场合下去做的。
  到省府里,先走一些部门,也要先拜访一些专家,将自己的工作设想来请教,也请教一些关于经济大势和今后前景等方面的问题。
  从上午开始,一直就在做这些事,到下午虽说还没有多少收获,却也得先去见一见老师了。联系老师时,他却另有安排,只好等着。时间也还有,只是要晚一些。徐燕萍知道老师在省里忙,等一等虽说无聊难捱,可这时候她说极有耐心的。
  对老师的习性也是很了解,徐燕萍和陈静两人在车里呆着,估计要等到夜里十点多才有机会。但这个时间也都不一定,两人将车停在街道边,晚上停车也就随意的多。在车里开着轻微的音乐,陈静和徐燕萍两人在车里静下心来,也算是一次很难得到休息。只是,徐燕萍心里还有很多的事要想,在省里,到目前对柳市市委书记一职都还没有完全定下来,可见省里的斗争也是很激烈的。相比,上次为柳市市长一职,就要轻松多了。说起来也就是因为柳市眼看着有利高速路后,经济发展的步子就会很大,战略地位将大为提升,也就成为省里领导们眼里的香饽饽,谁都想将这一职位收归自己吧。就算最终没有得到,那也要利用对这一职位的支持来换取更多对自己有利的条件。

  钱维扬在柳市里的优势,也是不可忽略的,随着开发区的快速发展,给钱维扬也带来了不少的政治资源,从而在省里对他的支持和呼声比之之前要更多一些了吧。想到开发区,自然也就想到杨秀峰这个令人醉心的男人。自己在开发区主任位子上不也是利用他来换取更多的职位吗?有利这一布局,今后只要不离开柳市,在柳市里也就会有着更有利一些的局面。当然,如果在省里这边的工作顺利,到市委书记一职之后,这样的布局,也能够使得自己快速地将大局掌控住。而开发区今后会怎么样变化,只怕钱维扬都无法想到的吧。

  杨秀峰会不会听她的,徐燕萍根本就不会去想,知道他怎么都不会伤害自己的。两人在一起时,那种深爱她还是能够分辨出他是不是真心。
  省里的形势自己帮不了,甚至连争取都难,主要是靠老师在运作。在利益上,自己也不可能用柳市今后的利益作为筹码,就先给省里的人应承下来而换取更多支持。这一点,徐燕萍在内心里还是有着自己的界线的。
  陈静坐在司机位子上,两人一前一后也不好多做交流。按徐燕萍的意思,等明天工作稍定后,要陈静回去一趟,而自己也得回家看看。家里的男人虽说没有什么感情而言,但这婚姻却是必须维系着的,对自己的政治生命更好地维持着。男人对自己怎么样,徐燕萍也不做什么期望,男人在外面做什么,她也不会去关注更不会去干预。知道自家的男人只怕早就有外面的女人了。
  回想到自己在家里,应付男人时,每一次都必须要求他戴上套子,就怕他在外乱来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传给自己。可每次与杨秀峰欢爱时,却从没有想过这样的事,在他每次在自己里面强烈播撒时,那种身为女人的感觉让自己更加幸福。这个男人在外面会上怎么样的?徐燕萍却从没有去想,自己也拒绝想他可能在外面会有不同的女人。徐燕萍虽说对事情都很理智,可在这一点上理智却消失了。

  收到短信,徐燕萍看到短信里的地址,说,“转到另一条街去,快。”陈静也在想事情,但听到徐燕萍的话后,立即开车走。
  这里是老师时常召见身边的人都地方,徐燕萍走进去,踩着那地毯,心里也就有一种弹性感。每一次见到老师都会从他身上得到更多一份精神上的养分,每一次都会让自己对事业追求更执迷。就像每一次见面,给人一种洗礼的感受,会让一切犹豫、迷茫都清空刷新,使得自己更纯净了。
  进到房间里,老师用一贯以来的坐姿坐着,脸上的微笑不显露可徐燕萍能够体会得到。“老师,您好。”徐燕萍发自内心里的尊重,感觉到进到房间里后自己所有的疑虑也都消散了。
  “坐,等久了吧。”老师说。
  “您工作忙呢,我等一等是应该的。”徐燕萍说,没有像其他人在领导面前那般说话,将实际情况都直说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