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3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的绰号自然流传开去,在张羽面前说这绰号的,大多数年龄和级别都和他对等的人说说,张羽也不会放在心上。只是面前这些人分明叫自己叔叔都嫌小了点,不是一辈的人,也给他们当面说着绰号还满口的不尊之意。
  张羽今天来找吴敏,就想要将一笔预算外但是市里钱维扬已经答应了的经费给弄会去,有这一笔钱,才能够将他自己惹出的事遮掩住一二,至少可以拖一阵子,也好给自己想法子掩饰这个窟窿。
  随即向到自己的来意,张羽值得将这些怒气压下来。好在吴敏这时也开门出来,知道来人已经明知她在办公室里,真要躲着不见,也会将人往死里得罪的。开门后,吴敏说,“吆喝,我当是谁呢,这么大的脾气,张局啊,是不是想将我们财政大楼都拆了才满意啊。”
  “原来吴主任还真在啊,他们告诉我说要大力拍门你才会听到的,喏,就是那个人说的。”张羽将心头的火气压下来后,手指着之前那个说他的人,吴敏就算再有什么也会想到这些事的。张羽也不管吴敏和那人怎么想。

  “张大局长有何贵干?请指示。”吴敏说着就往自己办公室里退回去,免得在手下人面前与张羽斗嘴,有失自己威信。张羽也就跟进去,办公室那些职员见吴敏出来后也都会自己不办公室去,不再多事。
  张羽从财政局出来后,上了车,忍不住骂一句:贱货。将车门关得很重,和吴敏说不通,那笔钱就算有领导点头,却没有正规的签字,给吴敏用有账无钱给支出来了。张羽虽没有办法,但今天所受到的气却不这么都无法平静下来。
  司机跟着张羽好几年了,也知道财政局对公丨安丨局的不满,而导致自己领导在财政局面前多次受气。之前,领导也就偶尔说一句怪话,但却都没有今天这样表现出来。将车开出了财政局,司机才说,“张局,财政局那帮子人在市里嚣张得很,平时做什么都毫无忌惮,不知天高地厚。”
  “那些都是小人得志,不值当我们去计较,啊。”张羽还是要将自己的架子端出来。
  “还是张局涵养好,领导境界高。照我说对这些人就得该点颜色看看,平时也不知道做过多少违法乱纪的事,只是兄弟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方过了。要是真正执法,也不知道财政局里会有多少人给关在笼子里呢。”
  “不要乱说。”张羽说。
  “张局,哪是乱说?他们聚会那一次不是吸丨毒丨嫖娼的?要我说,就得将他们的这些事先拿住了,看今后财政局敢在我们面前人模鬼样的?就是太放任他们,主要是我们大老板那性子,像个娘们似的,才给人将全局都捏拿住,张局您也是代人受气啊。”
  “别乱说。”张羽和公丨安丨局局长严薪关系不算好,对严薪那种老好人的做派也是看不惯。按说公丨安丨局有枪在手,有执法权,谁不尊敬几分?但领头的窝囊,下面的人又怎么强硬得起来?司机的话,却是让张羽心动起来。
  不能够直接指示什么,张羽很策略地暗示了要下面的人给财政局一些颜色看,不过行动要隐秘,要抓准。司机在领导身边,自然在系统里有不少朋友,知道公丨安丨局要做这样的事该怎么来操作才更有利。
  两天后的夜里,在老城区的一家酒吧里,派出所的人突然检查,冲进酒吧包间里,将财政局预算科副科长一人,其他干部两人给当场抓获在吸丨毒丨,而在同一晚上,财政局办公室主任吴敏和财政局副局长任远给堵在酒店房间里,虽没有更多的证据表示出两人的奸情,却是派出所的人汇报上去后,公丨安丨局给出指令,不对吴敏进行进一步核查证据,要是对吴敏进行取样鉴别,也就会将证据完全落实。

  吴敏等人当晚虽给放出去,但任远遇到这样的窝囊事,也明白给公丨安丨局的人摆了一道,虽不好直接到公丨安丨局里问罪,也不好将这些事给上面领导反应。可消息还是泄露出去,杨秀峰很快就知道市财政局的那些事情。
  市财政局是怎么样的存在,杨秀峰自然明白。公丨安丨局和财政局两方掐斗起来,按说开发区也是乐意看到的事。换届正在进行当中,这样的掐斗对双方都没有一点好处,但争斗却又是一种必然。没有争斗,也就不会有意外的更替,那也不符合规律。只是,双方背后的人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意愿?是不是得到什么暗示后,公丨安丨局才敢动财政局的人?
  和两边的人都算熟悉又都隔着一层,杨秀峰到市里的时间毕竟太短,算起来也才两年多,而他进市府办里一开始就是跟严文联跑,和四周没有多少交往的时间和能力,之后到开发区里,更多的时间都放在开发区工作的进展上。和公丨安丨局、财政局也都有不少工作上的往来,私交上并不太多。
  私谊上杨秀峰在公丨安丨口有蒋继成、李力量人也就没有多去结交,而财政局那边一直都还没有交情较深的人。这一次,将财政局的人给抓了,有将副局长和办公室主任堵在房间里,这种隐秘的事听说后也就笑一笑。琢磨下背后应该有什么新的斗争与运作,却是有必要的,在市里,这些位子要是争一争对自己今后的人脉就有着不小的帮助。

  本来是一件意气之争的事,但真做下来后却不会简单地了结的。任远给堵住后,就算没有给当场出丑弄出什么证据,但财政局里的核心领导对这一事件也都知道了。吴敏所在地位子很敏感,办公室主任负责全局的内务,给这一事件挑明了一些高校后,局里的其他领导对吴敏和任远也就有着看法。两人自己也心知肚明,就算还死赖在位子上,也不会再像之前那般滋味了。
  任远却是毛达和提拔起来的,虽说在财政局里不是一把手,但在距离也有着不小的权势,自然不会就这样甘心。这一次是不是局里有谁要借机整他,联合公丨安丨局的人做出这事,都是有可能的。在任远看来,公丨安丨局按说不可能会动他的,这会导致两大局之间的冲突。不仅是两大局长会慎重对待这事,背后的人更会控制着允许发生这种事情的。
  唯一解释就是有人看到在即将到来的换届里,毛达和将会失势,也就对他动手,将毛达和的一些势力给尽量挤压,占据更多的优势资源。任远想通这一事原因后,虽说自己也怕见领导,但这样的事件不单是自己私事了,而是要提醒领导在这些方面上有准备,免得给人一个个地蚕食干净。
  任远细心地准备一番,就去拜见领导。毛达和对他一直都不错,也是毛达和在市里一个比较得力的一个人。毛达和平时有些什么私下的费用,大多都是任远帮着解决的。就算这一次的事让毛达和得知后,在心里还是下将任远给保下来。毕竟,和吴敏在房间里虽给堵住了,但却没有实证,完全可用在讨论工作来进行解释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