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7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新月旅这支没有政治倾向做事无底线的极端武装,也许从开始攻城掠地,就已经悄然在进行转变。这背后究竟纠葛了多少势力,是李牧不敢大胆想象的。
  徐岩匆忙赶过来,进入了装甲指挥车,这台装甲指挥车就是战场上的所有维和部队的移动指挥部。不断有指令从李牧口中出来,然后由通讯参谋或者作战参谋飞快地通过联合指挥频道分发到各个作战单元,包括巴基斯坦装甲营。
  看见李牧居然在纸质的维和区地图上,在用红蓝两色铅笔凝重地划着线条,徐岩一开始不明白李牧为什么放着实时的无人机监控画面和卫星地图不用,当他看清楚了李牧勾勒的线条之后,惊得目瞪口呆。
  “预备队准备好了,按照你的指示,放在战地医院那里,随时待命。另外,工兵营出动了两百多人,但是他们没有重武器。”徐岩稳了稳心绪,汇报道。
  李牧微微点头,最终放下铅笔,深深呼吸了一口,拳头在桌面上重重地砸了砸,下定了决心。
  “你来看看。”李牧转身指着无人机传送回来的实时监控画面。
  徐岩凝神看去,惊讶道,“这是?”
  “新月旅的预备队,应该是一个标准的机步营,一直隐藏在他们后方的十字路口东北侧山坳里。如果不是扩大了战场侦察范围,我们还不知道他们留有这么一支强大的装甲突击力量。”李牧凝重地说。
  徐岩终于明白李牧为什么给工兵营下达要求增援了,手里没有足够的预备队,一旦新月旅这支装甲突击力量投入战场,维和部队将会遭受灭顶之灾,而油田矿区毁于一旦就是完全可以想象的场面了。
  “他们为什么按兵不动?”徐岩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李牧冷笑着说,“据我所知,新月旅的参谋长叫威克斯,曾经是英国军方的资深军官,有情报工作经历,战术指挥素养可见一斑。”
  说着,他指了指当前的战场态势图。
  眼下是惨烈而尴尬的情况,双方正在形成胶着状态。巴基斯坦装甲营在向西突击了一公里多之后,便在新月旅猛烈的炮火中停止了突击,已经开始呈现出疲态。
  “新月旅在这里有一个炮兵阵地,足足十八门105毫米火炮。”李牧指着无人机拍摄的画面说,画面上,那个炮兵阵地在猛烈开火,他说,“但我们没有任何的能够攻击这个炮兵阵地的手段。”
  知道并且可以锁定敌人的炮兵阵地,却没有可以攻击那里的武器装备,个中无奈何其令人难受!
  无人机的广角镜头拍摄的实时画面中,整个战场被笼罩在夕阳的黄金之光当中,从维和部队倚为支撑线的南北向公路开始,向西沿着东西向的公路平推,是一片广阔的平原,可以提供隐蔽的地方非常的少。而新月旅则是依托东西向的公路,沿着公路向东以及向东北方向进行攻击。
  油田矿区就在东北方向。
  枪炮声震天,不时有一阵炮弹落在维和部队的阵营当中,连续地爆炸,扬起浓浓的硝烟和弥漫空中的尘土。
  事实上,当新月旅的坦克部队挡住了巴基斯坦的装甲营之后,维和部队这边已经失去了最后的突击手段。在拥有炮兵和众多重火力的情况之下,连迫击炮都没有的维和部队没有丝毫的办法维持攻势。
  仿佛新月旅的指挥官早早的就预料到了这个局面,因此他们的炮兵部队甚至连预备阵地都没有设立。
  他们根本不用担心遭到维和部队的空中打击,因为维和部队没有空中火力!维和部队甚至连曲射火力都没有!
  单靠步战车突击用三十毫米口径机关炮,无疑是困难的,要知道,新月旅最不缺的就是大量的RPG火箭弹!
  因此,当巴基斯坦装甲营在徐岩到来之前显出了疲态,李牧就果断给胡塞尔下令,命令他们向北移动,向油田矿区的边缘,也就是东西向的公路运动,在那里寻找合适的地形,由攻击逐步转入主动防御。
  巴基斯坦装甲营装备的毕竟是二十余辆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哈利德主战坦克,虽然攻击乏力,但如果构建起一道防御阵线,新月旅也很难啃得下来。

  因此战场态势就形成了胶着的局面。
  “南朝鲜步兵营呢?他们应该在新月旅的东北面的,让他们向西迂回,从侧翼攻击新月旅,完全可以打破局面。”徐岩果断地指了指地图说。
  李牧道,“咱们到现在还有十几名工人被困在油田矿区里,撤离的路线已经被新月旅截断,原因就是因为南朝鲜的宰桶部队,不但没有按照预案迂回拱卫油田矿区的右翼,反而向后撤了五公里,留下了一道口子,新月旅大概有一个连的部队已经从那道口子攻入了油田矿区,切断了撤离的路线,也就是封锁了这段公路。”
  徐岩不敢置信地看着李牧,慢慢的,他了然了,那个国家不是一直如此的吗,充斥着无耻之徒的国家,想来也是不会有多少的胆气。
  这个时候,徐岩结合刚才看到的李牧在纸质地图上的勾勒,于是就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他问,“李牧,你真的打算这么做?”
  “唯一打破僵局甚至歼灭新月旅的办法。”李牧看了徐岩一眼,沉声说,随即指着地图,道,“你看,新月旅后方的十字路口,巴基斯坦装甲营占据的十字路口,构成一个工字形的区域。现在双方的重点以及南朝鲜步兵营留下的缺口,都在工字的右侧里面。”
  说完,他看着徐岩说,“我把能派的人都派过去营救工人了,但依然有十几名工人被困,以及李凤翔带的一个排。为了把他们救出来,我愿意承担任何的后果。”
  “一个南朝鲜步兵营,乃至粮食计划署上万吨的救济粮,在我眼里,没有十几名同胞和二十多名战士的性命重要。”
  徐岩盯着李牧,从来没有地严肃地说,“你知道会产生什么后果吗?你极有可能被送上军事法庭。”
  深深呼吸着,李牧拿起一张电文纸递给徐岩,“这是十分钟前的伤亡情况统计。”
  看到上面的数字,徐岩的牙齿已经咬得咯嘣作响,脖子上的青筋冒了出来,双目几乎要喷出火来。他预想过部队的伤亡情况,但是根本想不到会这么的严重!已经大大的出乎的预料,完全的超出了他的想象!
  “新月旅的那支预备装甲突击力量没有动作,我感觉到,新月旅的指挥官和我一样,也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然后投入。”
  李牧终究还是最冷静的人,哪怕流了再多的血,在战斗结束之前,指挥官都不能让情绪影响了思考能力,必须要时刻保持着清醒。
  “那么,我就来创造这个时机。只要他把预备队投入进去,我就有把握歼灭他们!”李牧的目光像利箭,要射穿屏幕一直看到对手的指挥部里去。
  “他们不是要那上万吨救济粮吗?我给他!”

  李牧一拳头砸在桌面上。
  他要干什么?
  下令巴基斯坦装甲营后撤,让出十字路口,如此,新月旅的装甲突击部队就可以沿着公路攻击,在十字路口处向东北转向,随即沿着公路一路几乎无阻碍的向东北方向突击!
  日期:2017-04-12 07: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