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56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话刚说完,一阵轰鸣的雷声,再之后雨水下的越发大了,他欣然一笑,走出屋檐,伸出双手接受着雨水的洗礼,片刻过后,走进屋子里头,替外婆接生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随着外婆的一阵绵长的吼声之后,屋子里头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这一哭声与云层中的龙吟遥相呼应,此起彼伏,霎那间,雨水骤然停止,乌云散去,一道金光直落,笼罩在茅屋之上,整个狗头岭万丈光芒,那场面实在是令人惊讶,而屋檐下的那只鸟雀儿也是欢腾的格外雀跃,那金光洒下时,正好一道光打在它身上,手中捧着小舅舅的术士笑容可掬的看着窗外的鸟雀道:“鸟雀儿,你的福泽不浅啊,这光芒自你身上打过,也算是一种造化吧!”

  日期:2017-08-18 15:20:17
  外公带着产婆回来的时候,术士已经走了,而小舅舅则被一张麻布包裹着躺在奄奄一息的外婆旁边。
  外公诧异的看着外婆说道:“生了”
  外婆点点头,那产婆也有些疑惑,最后我舅舅说,有一个要饭的过来帮忙接生的,外公一听要饭的,不禁有些悍然,产婆白跑一趟,也是难为她,外公心中有愧,从鸡笼里头抓了只鸡递给她,还说麻烦她了。
  产婆也不客气,收下那只鸡,准备离开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她说,她接生的娃娃不说百个已经有几十个了,今天这光景从来没有遇过,所谓见的多了总归有些门道,她跟外公说,说我小舅舅一定不是常人,长大了定然是了不得的人物,还说今天收了这只鸡,不是贪图什么,就是分享个喜悦,说完之后,沿着泥泞的道路,下了山。
  我外公姓郑,给小舅舅取了个名字叫郑生,我也是佩服他,这名字简单实在,生怕别人不晓得是你生的一般。
  时间过的很快,小舅舅郑生五岁那年的一个傍晚,外公在山里砍柴,结果脚底打滑,摔的很重,被同行的人给背了回来,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差不多缓不过来,当天晚上就有很多人过来帮忙准备后事,外婆也是无奈,搂着舅舅和小舅舅,她心里清楚,外公怕是眨眼就该走了。

  晚上9点来钟,帮忙的乡亲都在屋子外头坐着,抽烟的抽烟,闲谈的闲谈,都是在等着外公咽气,外婆和两个舅舅跪在外公的床沿,这时一阵阴风飘荡,吹的人寒毛都竖立起来,小舅舅郑生,转过头,就看到屋子外头走进来两个凶神恶煞,手握链条的家伙,他悄然说了一句:“你俩是谁”
  外婆被看了看门口,哪里有什么人,拍了一下小舅舅的脑袋说,你这孩子胡说八道什么。
  小舅舅不理她,只见那两个锁魂的家伙见了小舅舅,跪了一下,旋即消失,回到阴司和上差说起,它说不敢拘魂。
  就这样,外公又熬了一天,那些个本来准备帮忙的乡亲也是一番诧异,不过也是觉得也就熬一天而已,迟早还是要走,第二天他们依旧念着交情,在屋子外头等待,也是怕咽气的瞬间没人帮忙料理。

  当天晚上,同一时间,又来了两个拘魂的鬼卒,一个穿白衣服,笑颜常开,头戴一顶长帽,上有“一见生财”四字,一个穿黑衣服,一脸凶相,长帽上有“天下太平”四字。
  两者见了小舅舅,恭敬行李,小舅舅依旧是一番天真的问道:“你俩是谁。”
  这会儿外婆和大舅舅都在屋子外头,屋子里只有他一人。
  鬼卒拘谨的说道:“在下阴司鬼卒,汝父阳寿尽了,阎君命我拘魂而来。”
  小舅舅眉头一皱,看了看床上的外公,手一指两个鬼卒道:“不行,我不答应。”
  黑白两者面面相觑,却也不敢放肆,苦口婆心的说道:“天地有道,规矩不可破,星君莫要刁难我等。”

  小舅舅不以为然道:“你说我爹爹阳寿尽了,那好,把我的阳寿给他,我不能让他死,他死了,我和哥哥就没爹爹了。”
  黑白无奈,拱手消散而去,再入地府上报情形,阎君也是无可奈何,翻开小舅舅生死簿,乃见人君阳寿,六十有二,他虽言把自己的阳寿给父亲,可谁又胆敢胡来,只好上报天庭,天庭斟酌,慰之阎君道:“紫微星君亦不可违了天道,你且再派人去拘他父亲魂魄,若说用自己的阳寿兑换,那便问他要给父亲续上多少阳寿,若续一年,则将他的阳寿抹去一年,以此类推。”
  果然黑白再次来拘魂时,小舅舅依旧说道不可以,要把自己阳寿给外公,黑白问小舅舅,希望外公再活多少年,小舅舅眨巴着眼道:“我要父亲再活50年。”
  黑白领命躬身离去,这之后我外公果然身体好转,一直继续活了五十年。

  外公活过来的事情被传的很玄乎,有一天晚上外婆开玩笑的和小舅舅说,外公福大命大,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好起来的,小舅舅则说,他们不敢抓外公,还说自己命令他们不可以抓,外婆也是笑的一愣一愣的,只当他是小孩子胡说八道。
  日期:2017-08-18 15:40:14
  小舅舅郑生七岁那年,去读了私塾,所谓的私塾其实就是山脚下村子里头一个教书先生,在村子的佛庙里头放着些桌子,教村子里头小孩识字,赚点小钱,当时解放战争刚结束,可以说整个国家都处于一种百废待兴的场面,虽然对于读书的事情很注重,可是对于偏远农村来说,总归还是没有普及到。
  虽说是小钱,对于当时的人来说已经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很多人都付不起那个钱,我外公同样拮据,但是他却说,人不能没有文化,一定要读书,所以想尽办法送小舅舅去念书。
  小舅舅去读书的当天,当初给他接生的那个术士再一次来到这里,外公一听他就是当初接生小舅舅的那人之后,异常的感动,杀了鸡,又去村里换了小酒,准备好好感激他。他也乐得其中。
  当天晚上小舅舅回来,淌着毛毛虫般的鼻涕,垂到嘴边,鼻子依吸又缩了回去,那样子别提多熊。
  术士见了他拍着他脑袋,笑盈盈的说道:“眨眼长那么大了。”
  小舅舅灰溜溜的眼睛瞪着他看,外公让小舅舅给他行跪拜礼,这一说可吓坏了术士慌忙起身,说不敢当,不敢当。
  过了会,术士问小舅舅,今天去学堂学了些什么,小舅舅一番思虑道:“我去庙里读书,墙上的菩萨都站起来了,不敢坐下。”
  外公一巴掌拍了过去,横着脸道:“你个小畜生,乱说话。”
  小舅舅被外公一巴掌,疼的哇哇的哭了起来,可是却不依不饶,一本正经的哭着说道:“我没乱说话,就是,就是,他们看到我进去,都站起来了,我让他们坐下,他们才坐下的。”
  外公举起手,骂咧咧的说道:“你还胡说,看我揍你不死。”
  反倒是术士拉着外公笑呵呵的说道:“莫怪他,莫怪他,小孩子吗?谁没有个瞎说话的年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