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9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多年养成的工作习惯就是今天能办完的事,绝不能拖到明天。于是他决定立刻解决这件事,否则夜长梦多。他叫来了莲花村支书陈有囤,把刘成从浴池请到了司法科,当律师以陈二喜请来的律师的名义,把提前商量好的几条意见一摆出来,刘成显然就没了底,语气也软了许多,不过他坚持说他没有强X,是陈家媳妇同意才和其发生性关系,并说没有要他家那麻袋粮食。
  彭长宜说:“你说陈家媳妇是自愿的,男女之事谁说的清楚,人家就诬告你是强X,你能找出证人?”
  刘成说:“我有证人。”

  “他们家老太太。”说完这话,刘成自己也低下了头。
  陈二喜的媳妇来了,她手里捏着一张发黄的字条,原来,老太太临死的时候,把这个字条交给了媳妇,并嘱咐媳妇,别让二喜看见,还说保存好这个字条,免得有一天刘成反悔。
  这是当时刘成和老太太签订的协议,写这个协议的是村里一位老秀才,兼做证人,如今也作古了。
  看到这张摁有自己手印的字条,刘成双手捧着脑袋低下了头。
  彭长宜暗示陈乐,让陈二喜做东请刘成吃顿饭,然后各奔东西。没想到,他们二人几杯酒下肚后,居然诉说起过去的情谊,刘成提议看望孩子,陈家媳妇坚决不同意。事情又陷入了僵局。
  彭长宜就让孙其和陈乐进去,以免局面失控。
  他正在外面徘徊,就看见了江帆他们在院里,这才用服务台的电话,给江帆呼机留言。
  江帆说道:“长宜,看来你很了解乡情民情啊,这可能是我的缺陷。”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不用了解这些,当大官的,懂得决策就行了。”
  正说着,陈乐进来了,他一看市长在这里,赶紧给市长打招呼,竟然不知该怎么说了。
  彭长宜笑笑,说道:“市长,这就是陈乐,北城派出所的,目前是个小头目。”
  江帆冲他点点头,陈乐显得很拘谨。

  彭长宜说:“说吧,情况怎么样?”
  陈乐连忙说:“他被我二婶骂的狗血喷头,认头了,表示明天一早就走。”
  彭长宜说:“别一早了,马上送他走,让你二叔破费点,打个车,送他离开。”
  “好,我去办。”说着,就要往出走。
  “等等,让孙其把现场的录音给他听听,告诉他,这份录音将作为证据,在派出所备案,以后陈二喜全家和孩子有什么闪失,他将被作为第一怀疑人被传讯。”
  “知道了。”陈乐走了出去。
  江帆笑了,说道:“长宜,有你的。”
  彭长宜自豪的笑笑,“真真假假把事解决就完成任务了,白睡了人家媳妇还想要孩子,哪有这样的美事?”

  江帆笑不出来,他想起了翟书记说他的话,他现在也不知自己该如何找到解决自己问题的最佳办法,今天听了翟书记的话,似乎比原来预想的还有难度……
  彭长宜把江帆送到宾馆,回到家后,见妻子沈芳和女儿娜娜都没有睡觉,他就说:“你们今天怎么都没睡,娜娜,明天不上幼儿园了吗?”
  娜娜撅着嘴,一副伤心的样子。
  彭长宜说:“呦,怎么了?什么事让我闺女不高兴了?”
  女儿扎在妈妈怀里,要哭的样子。
  沈芳说:“春雪刚走,等了你半夜。”
  “春雪姐姐被幼儿园开除了……”女儿说完,就咧嘴要哭。
  彭长宜听女儿说姐姐被开除了,就问道:“怎么回事?园长没跟我说呀?”
  沈芳说:“唉,也怪春雪自己,今天中午,有个孩子不睡觉,可能是捣蛋来着,她就打了这个孩子一巴掌,正赶上这个孩子的奶奶偷偷来幼儿园看孙子,老太太一看,冲进教室,二话不说,就给了她一个嘴巴,两人就打了起来,把园长气的够呛,立刻就开除了他。”
  彭长宜说道:“太不像话了!我早就看她不像那么回事。”彭长宜说完,不解的问道:“幼儿园午休的时候,怎么还容许家长进来看孩子?”

  沈芳说:“不是刚入园吗?许多孩子都会哭闹,家长也不放心,这段时间是容许家长探园的,但是不能让孩子知道,只能在外面偷偷看,你没管过娜娜,你当然不知道了?”
  彭长宜瞪了她一眼,他很反感妻子见缝插针的指责自己,就说:“她等我干嘛?让我给她说情是吗?告诉她,在这件事上,她别想,早知这样,真不该管她这等闲事!”
  沈芳说:“你说这些我能理解,但是你需要做通你女儿的工作。”
  彭长宜看了一眼女儿,见她正撅着小嘴,偷偷的白他。他扑哧一笑,说道:“娜娜,来,爸爸抱。”
  女儿躲进妈妈的怀里,不理他。

  沈芳笑了,说:“看到了吧,你女儿已经和春雪建立起深厚的友谊了。”
  彭长宜说:“你别起哄了,小孩子知道什么是深厚友谊?”
  “我知道,春雪姐姐走了,就没人接我了,你们都忙。”女儿撅着小嘴仰着头冲他嚷道。
  彭长宜说:“爸爸忙,妈妈接你呀,再说还有姥爷。”

  “我谁都不用,就用春雪姐姐。”女儿眼里有了泪花。
  彭长宜蹲下身,抱过女儿,说:“春雪姐姐犯了错误,她不该打小朋友,还和小朋友的奶奶打起来,这是不对的,你想想,如果老师因为娜娜不睡觉,打了娜娜,还打了娜娜的奶奶,你说这个老师对吗?”
  娜娜趴在爸爸的肩上,不说话。
  彭长宜继续说:“娜娜说,对吗?”
  “不对——”
  “做了错事,就该受到惩罚,不然,谁的爸爸妈妈都不敢把孩子送到幼儿园了,你说对吗?”
  “那让姐姐给小朋友还有奶奶道歉,就说对不起,园长就能原谅她了吧?”
  “好孩子,你真懂事,道歉也不行,家长们都会把孩子领走,怕他们的孩子挨打,你说园长怎么办,幼儿园还开得下去吗?”彭长宜耐心的跟女儿讲着道理。
  娜娜再次趴在爸爸肩上,说道:“妈妈让姐姐买东西去园长家送礼,说这样园长就可以原谅她不开除她了。”

  彭长宜看了一眼沈芳,沈芳说道:“我是这么说的,让她买点东西,给园长认个错,写个保证书什么的。”
  彭长宜瞪了她一眼,就跟娜娜说:“娜娜,你要是园长,老师打小朋友,你会原谅她吗?”
  娜娜摇摇头。
  “看,我闺女多有正义感!好了,睡觉去吧,姐姐不接娜娜,娜娜也有人接。”
  “姐姐经常带我玩,带我逛商场,给我买好吃的。”娜娜撅着嘴说道。
  “以后妈妈也可以带你玩,爸爸也可以带你玩。”彭长宜语气坚定的跟女儿说。
  “骗人,爸爸从没带我逛过商场。”女儿白了他一眼。
  沈芳抱过女儿,说道:“爸爸都没带妈妈逛过商场,你算老几?”说着,就把孩子抱进里屋睡觉去了。
  彭长宜想,今天一天都没在单位,学习完后就处理陈二喜这码事,园长就是想跟他说也找不着他的。按说,园长这样做也无可指摘,如果不开除她,可能也无法平息家人们的愤怒,但是彭长宜总觉得园长该和他通个气,电话打不通还有呼机哪?
  彭长宜不是浑人,在这件事上,他肯定会支持园长做出的任何决定。他知道园长是个有严格治园理念的人,对教职员工要求很高。她们整天面对的幼儿都是独生子女,是家长的心头肉,管理不严也不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