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9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仍然嘿嘿的笑着说:“看您说的,我哪敢呀,我是想让您尝尝您老家的菜,那里主营淮扬菜,非常地道,厨师、面点师都是专做淮扬风味的,我不是看不起锦安,锦安全城都没有一家正宗的淮扬饭店,这里的蟹粉狮子头、大煮干丝、文思豆腐汤、淮安笼包,绝对正宗,口味鲜美,对了,还有您的家乡之家乡菜,平桥豆腐,嘿嘿,怎么样?是不是已经……”

  翟炳德听着听着,脸上的怒色渐渐消失,他说道:“你是不是在给王家栋做广告?”
  “嘿嘿,您吃了满意才是王道。”
  翟炳德没好气的说:“一个小小的亢州城,不做北方菜,做什么淮扬菜,分明是取悦樊文良,我不去。”
  江帆一听事儿有点不好,就壮着胆子小声的说:“樊文良是四川人,按您的说法应该做川菜。”
  翟炳德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随后说道:“我算看出来了,我如果不去金盾吃家乡菜,估计今晚会成为亢州不受欢迎的人啦,兴许要饿着肚子进京喽。”说着,就往出走。
  江帆赶紧说道:“您来钟书记知道吗?”
  “我只跟你说了。”翟炳德没好气的说道。
  江帆说:“您来应该让他知道啊。”
  “那是你的事。”

  江帆笑了一下,心说还是大官好,怎么说怎么有理,他赶紧掏出手机给钟鸣义打电话。
  翟炳德说:“让他叫上贵和,王家栋。”
  “人大孙主任哪?”江帆小心的问道。
  翟炳德想了想,说:“让他安排吧。我是路过,到你们这里讨个便饭,别搞那么复杂,不喜欢前呼后拥那一套。”
  江帆从来都不认为领导只是简单的路过。上级领导做任何事任何举动都是有一定用意的,从来都不是天马行空的。翟书记到亢州,能先通知自己,甚至自己不回来他宁愿躺在宾馆的床上也不去通知钟鸣义,显而易见就是想让江帆知道他的心思,尽管给他派来了一个钟鸣义,但是在翟炳德心里,他江帆是有一定位置的,如果这时江帆不知好歹蹬鼻子上脸,甚至独享“皇恩”,估计翟炳德就会是另一种态度了。

  他到了宾馆后,发现钟鸣义不在场,刚要给钟鸣义打电话,翟炳德就醒了,把他叫了过去。于是,他询问了亢州目前的工作现状,最后说:“基金会要快速成立,不能再拖了,广场建设和旧城改造项目,钟鸣义不懂,你是行家,别让他搀和了。你能顾大局识大体我很欣慰,我进京有时间见到老首长也好有个交代。记住我的话,无论谁当领导,无论这个领导有多大私心,他在提拔干部的时候,也希望提拔那些有大局意识,有合作意识的干部,那些心胸狭隘,私心重的人是不易被提拔上来的。”

  江帆听到他提起岳父,就不做声了。
  翟炳德说:“怎么,跟小姶还没和好吗?”
  江帆笑笑没言声。
  “八一建军节那天,我正在北京开会,晚上拜访了老首长,见着了小姶,买了一辆私家车,打扮的花枝招展,老首长很生气,当着我的面就批评了她,我劝他说,年轻人都是爱美的,何况小姶又长的漂亮,她有展现美的自由和权力,真到老了那天,想美都没有资本了,劝了半天,老首长才消了气。小江,你岳父对你还是很器重的,别意气用事了,常言道,小两口吵架,床头吵床尾和,你总不回家,不利于和解啊。对于官员来说,有一个稳固的家庭做后盾,是很幸运的事。”

  江帆想,可能到现在翟炳德也认为他们只是单纯的“小两口吵架”,岳父是不可能把女儿出轨的事告诉他的,也可能岳父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他没有跟岳父谈起过这事,倒是大舅子袁小民找过他,他比较含蓄的跟袁小民说过,袁小民应该跟岳父说明真相的。他不希望组织搀和他的私生活,就说:“翟书记,关于我个人的事,等忙过这一段,我会单独向您汇报。”
  翟炳德笑笑,说道:“以大局为重,家庭也是大局的一部分,当然了,我也只是替老首长关心一下你,毕竟是你们的私事,只要不影响工作组织上是不搀和的。”
  江帆感到翟炳德的话给自己留了余地,他笑笑说:“不会的,您放心。”
  好半天,卫生间才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又过了一会,门才开开,翟炳德搓着刚洗的手,从里面出来了,打头的钟鸣义刚想跟他握手,他装作没看见,就转过身,打量了一眼大家,说道:“你们怎不坐下?唉,自从到北方工作后,就落下这个毛病了,每次时间都很长,让你们久等了。”
  江帆注意到,他跟谁都没握手。
  钟鸣义赶紧说:“可能是北方气候干燥的过。”

  “是啊,听江市长说,这里主营家乡菜,而且非常地道,就勾上馋虫了,来,坐,大家都坐下。”翟炳德尽管没跟大家握手,但却很随和、热情的招呼着大家,并且率先坐了下来。
  钟鸣义坐在翟炳德右边,江帆坐在左边,狄贵和坐在钟鸣义旁边,王家栋坐在江帆旁边,范卫东坐在了狄贵和的旁边。
  坐定之后,钟鸣义说道:“翟书记,按照您的指示,没有叫过多的人,在座的您都认识吧?”
  翟炳德看了看,点点头,目光却落在了范卫东身上。
  钟鸣义连忙说:“这是市委办主任范卫东。”
  范卫东急忙站起,双手放在身前,点头哈腰的笑了一下,说:“范卫东。”

  翟炳德冲他点点头,又把目光落在了狄贵和身上,他说:“贵和,最近身体怎么样?”
  狄贵和有老寒腿和风湿的毛病,他见翟书记问自己,就往前欠了欠身子,说道:“谢谢翟书记惦记,眼下没事,最难过的是冬天。”
  “注意保暖,你这毛病冬天睡火坑最合适。”
  “是啊,楼房弄不了火坑。”
  “可以搞,把床下弄成水暖,电加热。”翟炳德说道。
  “那跟电褥子有什么区别?”江帆说道。
  翟炳德说:“有区别,电褥子一是不安全,二是容易上火。搞成水暖,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狄贵和说:“我现在就是用电褥子,提前预热,上床的时候拔掉电源,就像您说的,插电的时候不能离人。”
  钟鸣义见翟书记隔着自己,总和狄贵和说话,他夹在中间,极为不自然。好不容易等到他们不说老寒腿的话题了,钟鸣义身子往翟书记这边扭了扭,说:“翟书记,我跟您汇报一下我们整顿作风、提高效率的工作吧……”
  翟炳德挥了一下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看了大家一眼,说道:“我今天是路过,亢州的工作我向来是放心的,今晚咱们就想吃家乡菜,不想谈工作。”
  钟鸣义一听,有些尴尬,赶忙说道:“江市长,安排好了吗?”
  江帆说道:“安排好了。”
  这时,服务员端上茅台酒,刚要给翟炳德满上,翟炳德突然说:“听出你们亢州出了一种名酒,叫什么市长酒、帆树酒,咱们今天就喝你们亢州生产的酒吧。”
  江帆赶紧双手握拳,冲翟书记作揖,说道:“求求您了,您就别寒碜我了。”
  翟炳德认真的说:“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难道市长指的是你?”
  江帆不解释,只是一个劲的作揖。
  钟鸣义说:“翟书记,这事我知道,自从这酒出来后,江市长立刻就叫停了,一瓶都没有上市,完全是商家的行为。那个酒厂的勾兑师是古树人家的儿子,他也是出于感激之情,把这酒命名为市长酒、帆树酒,也是想炒作一下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