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9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国庆说:“我知道,其他工作让唐宝祥自己去做吧。”朱国庆说:“您今晚要是没约出去的话,叫着长宜,咱们坐坐?”
  王家栋揉了揉太阳穴,说道:“你们聚吧,我不参加了,中午喝了很多,头疼的很。”
  朱国庆说道:“这样,等您头不疼了,我在请您。”说着,站起身告辞。
  基金会的领导权在基层,北城作为亢州试点单位,对基金会有绝对的领导权,按理说,基金会主任应该有政府一把手兼任,朱国庆来找王家栋,很大程度上是想取得彭长宜的支持。参照别处基金会的领导形式,基层政府一把手兼任基金会主任,然后配备一个常务副主任和一名副主任,还有办公室其他成员组成。唐宝祥到基金会兼职,肯定不会当副主任,但是主任似乎又不大可能,彭长宜当仁不让他什么脾气都没有。想到这里,他给彭长宜打了一个电话,半天没有人接,于是就呼了他,出乎意料,半天都不见彭长宜回话,他想到可能他们正在组织学习。

  过了半个多小时,彭长宜打回了电话,王家栋没好气的说:“彭大主任,好忙啊。”
  彭长宜笑笑说道:“呼机响的时候正在念报纸,念完报纸才看是您的,说了几句就散会了。您有什么吩咐?”
  “基金会将来会是你管吧。”王家栋单刀直入。
  “部长,我还是想跟您探讨一下哪,我不想管,今天跟市长去北京,见了一个专家,了解了基金会许多内幕,害怕了,我不想挑这个头。”

  “呵呵,你小子够超脱的,人家都在钻营这个位置,你偏偏看不上?这个位置会有很大权力的,跟银行行长一样。那么多贷款,想给谁就给谁,难道你就不动心?”
  彭长宜说:“呵呵,我记得您跟我说过:香饵之下,必有死鱼。基金会主任权力会很大,也可能会有很大的实惠,我怕我自己经不住香饵的诱惑,做了吊钩下的死鱼,我不想就这么快的完蛋。”
  王家栋听了,心里很是欣慰,彭长宜能记住他的话,已经让他满足了。一切诱惑,只能满足你当前的需要,却在未来妨碍你取得更大的成功或享受长久幸福,彭长宜果然孺子可教,他高兴的说道:“长宜啊,当诱惑来临的时候,你能感到恐惧,这很难得,说明我没看走眼。”
  “呵呵,可能在这个问题上,受了市长的影响,我就也越来越不看好基金会了。”
  “嗯,跟什么人学什么人。你能这样想也不错,但是你知道吗,这是一块很大的蛋糕。”王家栋说道。
  “再大再甜我也不想吃。”
  “如果,这个主任非你莫属你怎么办?”
  “呵呵,我这样跟您说吧,即便我想兼任,人家也未必让我兼,您比我看得更透。刚才您还说已经有人在钻营了,这么可口的蛋糕,还能没人惦记?”
  王家栋说:“你是不准备兼这个职了?”
  彭长宜说:“您想想,这么重要的岗位,能是兼任干得好的吗?兼任,本身就不科学,再说,市委对成立基金会比政府还感兴趣,到我们北城,也应该是这个套数吧。”
  在其他地方,农村基金会工作开展的早已经如火如荼,经济发达的亢州,居然落了后,市委已经着急了,钟书记在最近一次列席市长办公会时,已经明确必须在国庆节前完成基金会组建工作,并准备近期到北城召开一次调研会。政府工作的被动,造成了市委钟鸣义的主动,这就不能怪人家插手政府工作了,这一点,不知江帆到底是怎么考虑的,要说他不是不清楚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听了彭长宜的话,王家栋开心的哈哈大笑起来,说:“小子,行啊!知道进退取舍了,不错,冲你今天这个态度,改天我请你。”
  彭长宜在里面说道:“部长,今晚吧。”
  “今晚不行。”王家栋还想要说什么,就见范卫东推门进来了,他说:“好吧,就这样。”说着放下电话看着范卫东。
  范卫东见他放下电话,就说道:“钟书记叫你过去。”
  王家栋一听,习惯的拿起笔记本。
  范卫东说:“不用拿本,又不是开会。”
  王家栋听了就想放下本,想了想又拿起来,说道:“我干嘛听你的?”说着,就白了他一眼。
  范卫东笑了,说道:“通常情况下,我没那么坏。”

  王家栋说:“通常情况下,我不相信你的任何话,就像你不相信我一样。”
  范卫东说:“我早就甘拜下风了,而且现在老了,斗不动你了。”
  “呵呵,你明显就是不服输,斗不过就是斗不过,什么叫斗不动?”
  “好了,咱俩老东西别练贫了,赶快去吧。”范卫东说。

  王家栋进来后,狄贵和也在,他和范卫东坐下,钟鸣义满脸带笑兴奋的说:“今晚都别安排事儿了,翟书记来了,在金盾等咱们,江市长已经去了。”
  王家栋一听,似乎和他的某种猜测比较吻合,只是不知翟炳德为什么又从外招移驾到了金盾。
  金盾有一个顶级豪华包间,专门是为了接待贵宾的,名字是香山厅,原先樊文良的客人一般都安排在这个厅,钟鸣义也喜欢把客人安排在这个房间,这个房间比王家栋经常去的长城厅还要大,而且服务设施一应俱全。
  钟鸣义进来时,只有江帆坐在沙发上,并没看见翟书记,他本来对江帆先他一步过来见翟书记就有些不快,也不知道为什么钟书记没有告诉他,而是告诉了江帆,他就一皱眉头说道:“老板呢?”
  江帆见大家进来,就从沙发站了起来,他微笑着用手指了指卫生间。
  众人就明白了翟书记在里面方便。
  范卫东马屁似的拉出一把椅子,请钟鸣义就近坐下来,钟鸣义看了一眼卫生间,没有坐。

  翟书记不出来,众人谁也不好坐下,几个人就杵在房间里,王家栋站在外围,看着墙上的那幅香山风景画。
  狄贵和倒是显的比较随意,他走到江帆面前,小声说:“什么时候到的?”
  江帆看了一眼钟鸣义,发现钟鸣义也看向他,目光和神态就有了些异样。江帆笑笑说:“刚到。”
  江帆说刚到也对,他们的确是刚到金盾酒店。江帆感觉翟炳德到中铁外招不合适,因为亢州市委市政府接待基地就是亢州宾馆,翟书记住进中铁容易让人产生联想,也会让王家栋心里不舒服,作为江帆,他要权衡这里面方方面面的关系,他知道翟书记是老家是江苏的,就说道:“晚上去金盾酒店用餐吧?”

  “就是王家栋小子那个酒店?”翟炳德说道。
  “嘿嘿,也是市政府接待中心。”江帆笑着说。
  “你什么意思,难道不在金盾你就不管我饭吃了吗?”翟炳德口气里有了怒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