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2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春雷虽对他有着很深的嫉恨,可也知道杨秀峰如今在领导面前不是他能够拦阻的,两人见后也客客气气地作出姿态来。进到钱维扬办公室里,钱维扬还在办公,杨秀峰也不急,给他将茶水续了后,自己也弄一杯茶喝着等。
  如今钱维扬也没有必要故意冷落杨秀峰的,等他将手里的工作处理好,也就从办公桌后站出来。杨秀峰当即站起来迎上前,这基本的礼貌他不会忘记的。等钱维扬才走出办公桌来,杨秀峰恰好就迎上,给他将茶杯端过来放到茶几上,等钱维扬坐下后才坐。
  钱维扬喝了口茶,看着杨秀峰,他在办公室里那是很严肃的,而且讲究工作绩效。杨秀峰知道他的意思,当下说,“老板,目前在柳河县里底子很薄,这对我们很不利啊。”李光洁出来事,还差点将杨秀峰、钱维扬都牵涉进去,虽说吴远方有意投奔过来,但换届之后吴远方也不可能再留在柳河县了。县委书记是谁,从目前看虽没有定下来,可对钱维扬说来是不利的。也就不说话,柳河县已经给李光洁将情况弄得够糟了的。

  杨秀峰平时参与全市布局的机会不多,可也知道一些内情,钱维扬也没有完全回避他,又说,“李光洁造成的被动局面不改变,今后将会有一段时间难以在柳河县有作为,我觉得有必要……”当然,有些话就不必要说透,而杨秀峰也还没有到达那种地位的。
  “哦。”钱维扬表示了下,杨秀峰自然也就理解他的意思。
  “王超这个人不知道老板了解多少……”杨秀峰就这样提一句,两人都知道是什么意思。钱维扬也不说话,在想着或许是对一些关于王超的信息进行判断。
  “他找你?”钱维扬说。

  “也不是,之前有过一些往来,我计划着将吴滔在教育局里升一升,就不能够绕过他,就想着要是王超在常务副县长的位子,是不是就能够将柳河县的局面稍有改观……”
  “我知道了,其他的事你看着办就是。”钱维扬说,却没有完全应下来。杨秀峰心里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将这事办成的,也算是他第一次办这样的事,对今后还是有较大的影响的。倒不是怕在王超那里不好交待,在体制里,这种事根本就不需要交待的。不会因为收了王超的辛苦费就一定会办成事。事情没有办成,但却有了基础,下一次要办什么事就容易多了,再说,王超拿出来的东西也就是活动费用,已经活动了,这费用也就消耗了,事后是无需要交待的。

  说了些其他的事,杨秀峰也就告辞,临走时,钱维扬却说一句,“柳河县那边暂缓一下,不急。”杨秀峰知道这事就有眉目了,不知道钱维扬是要顾及到自己第一次提出这样的事,还是也意味王超在常务的位子上对在柳河县的布局更为有利一些。
  “好的,老板。”杨秀峰说着和也就出来,走到过道里,杨秀峰真有冲动想去徐燕萍的办公室看看,汇报开发区那边的工作也是有着充足的借口的。的人,也不会担心徐燕萍将他从办公室里赶出来。犹豫一会,还是忍不住无法压下这念头的。
  走到徐燕萍办公室前,杨秀峰直接就去敲门,这样本来就不好。一般要汇报工作,都要先找陈静联络,请她安排汇报的时间。这种临时突然过来,会打破领导工作安排的。却没有想,敲门后却没有任何反应,徐燕萍和陈静都不在办公室里。
  算起来也快有一个月时间不见面了,徐燕萍忙而杨秀峰也不敢主动去打搅她。相对而言,徐燕萍身边有陈静在,也很难一个人脱身的,要与杨秀峰私会的机会就更少。离开市政大楼,杨秀峰心里就有些发狠,自己给纪委弄到柳水县一夜,她不会不知道吧?居然都没有一个问候,也没有丝毫表示。责怪一会,又想,或许这些事是纪委在作怪,徐燕萍不一定会知道这些细节上的事。
  梅霜这些天也没有音讯,前几天杨秀峰不时地给她打电话,都是关机或无法接通,这时也都忘记了。心里对梅霜是不是事后会想到那晚所喝咖啡有问题的事,心里上也没有多少压力,就算她想明白了更恨自己,那也就这样而已。但女人到这种时候,往往就没有这么强的理智。
  走到团结广场上,杨秀峰将车停在路旁,看着如今有些空寂的广场,心里也有些萧索。

  拿出手机来,没有任何目的地给梅霜再打电话去,两人之间的关系是彼此都绕不开的,拖得越久,情况或许就会更加复杂。杨秀峰明白这一点,要是将梅霜这边稳定下来,今后对他就是有着不错的处境。女人少有不为感情做出选择的,正义与感情之间,她总会有所表示。谁知道这次却将电话拨通了,杨秀峰心里也就有点紧张,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和梅霜也就那一夕的疯狂,而她在清晨离开给自己的**,是不是说明一些问题?

  电话不接,知道手机提示了后,杨秀峰才挂了,心里反倒不像前几天来那般安稳。不过,纪委的工作也说不准的,或许她正好不方便接电话?这种假设有骗自己的一面,杨秀峰也不知道与梅霜之间最恶劣的情况会是怎么样的。
  回到开发区里,还没有走进办公室,就看见何琳迎面走来,笑容灿烂着,杨秀峰心里还在等着梅霜的电话,也就有些怕给何琳缠住。何琳说,“又在忙呢,之前有过老总找你,却没有找到。”
  “哦,有什么是吗?”杨秀峰问得有些敷衍。对方既然没有打电话找自己,也就不会是什么急事的。“不肯说呢,我也不好多问。”何琳有跟杨秀峰进办公室的意思,杨秀峰也就走得慢,想这样让她感觉到。开发区里,从王晓治闹出事后,何琳也就小心不少,就算在杨秀峰办公室里,也不敢像以前那么疯了。
  等杨秀峰进办公室里,何琳或许是以为他会去找那老总,也就没有跟进去。果然,如杨秀峰所愿,才坐下就接到梅霜来的电话,在电话里梅霜的语气有些淡,说,“喂,哪位?”杨秀峰就说是开发区,却没有说自己的名字。梅霜在那边说,老同学啊,好好好,喝茶还是喝咖啡?都随便吧,我还有半小时呢。
  杨秀峰听到梅霜的说法,虽说莫名其妙却知道她身边有人在,有些话不好说,可她这样说出来,就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纪委是在市政大楼里办公,却又在其他地方也有办公点。杨秀峰不知道要到哪里等着她,从她的话里,知道她是想见一见面的。

  开车到市区里,还是到上次那家咖啡馆里等着。
  就算心里不发虚,杨秀峰见梅霜之前还是感觉到没有底气,在电话里也听不出什么来。总之要见面后才能够判断,最担心的就是她万一察觉之前那被咖啡里做了手脚,女人一旦狠心要报复,那也是很难防范的。对梅霜的个性,比较还没有真的就了解全面。当然,她也不至于为了查自己而舍身,这样的事只能是臆想。
  到咖啡馆里后,杨秀峰订好位子给梅霜发信息去,也就安心地等着。将怎么样处理两人之间的事又反复琢磨透,对于女人,杨秀峰觉得自己还是有一定方法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