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06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爷子立即感慨:“原来中华长这模样呀!这辈子还是头一回瞧见呢!”老爷子避而不答,梁健心里生出些不痛快。但也无奈,这仙门村虽然不大,但要真一家一户地去找,还不一定能找得着那马强。
  梁健只好忍耐着。
  这时,不远处有个老人似乎是瞧不过去,喊了一声:“年轻人,你要给我一包烟,我就告诉你那人在哪!”
  老爷子一听这话,动作无比迅捷地就将那包中华藏到了那条大裤衩里,神情紧张地盯着梁健,道:“这烟你既然送出手了,那就是我的了,可不能收回去!”
  “我不收回去,但你得告诉我,那个人在哪?”梁健站直了身体,已经没了之前的恭敬和和气。
  老爷子哼了一声,道:“我说了我不知道,你去问刚才那个人,他说他知道。”

  跟一个老头没啥好计较,就当是浪费了一包烟。梁健和小谷没跟他纠缠,转头去找了刚才说话的另一个老人,身上已经没烟了,之前下车的时候,忘了多拿几包,小谷掏出了两张毛爷爷,塞到了老人手里,老人一见那钱,顿时就紧张起来,一边摇头,一边拼命将那两张毛爷爷往外推。
  小谷跟他来来往往地推了好几回,才终于让那老人收了一张毛爷爷,另一张小谷拗不过,还是收了回去。
  老人收了钱,起身带着他们,顺着村里的小路,在村里绕了几圈,一直走到最角落的一家老房子的围墙外才站住。
  这老房子是村里唯一一家带围墙的。
  老人说,这房子原本是以前村里的祠堂,可是后来,这村里的人大多都搬出去了,这祠堂就废了,几年前,曾经有县上的人说要重建祠堂,搞文化追溯,所以又花钱重新修缮了一下,但村里已经没啥人了,没人愿意去搞这个东西,就一直空置着。前天的时候,有两个人来村里说要租个房子,转了一圈,要了这个房子,起先有几个人不同意,后来也不知怎么回事就同意了。至于后面怎么了,老人也不清楚。

  村里闭塞,除了镇上的人隔个一两个月会来之外,有时候一年也不见得来个外人。所以,梁健他们一说要找人,那基本就是这件事了。
  老人说完之后,就匆匆走了。
  围墙外,小谷看着梁健问:“怎么来?要不,我先去?”
  “好,你先过去看一看。”梁健点头。
  小谷往门口走去,梁健往后退了退,躲在了转角后面,竖起了耳朵。
  门是木门,门上前几年新漆的漆已经掉了不少,露出里面发黑的木色,斑驳的样子,透着一股腐朽的味道。
  砰砰地声音响了两声,围墙内寂静无声。
  过了一会,小谷又抬手敲了两下。
  围墙内依然安静,梁健皱起眉头,难道消息是假消息,马强真的不在这里?刚才老人说的,只是巧合?亦或许,马强还没来得及过来?
  小谷朝梁健这边看过来,梁健犹豫着。

  正在这时,屋内忽然传出了一些声音。梁健和小谷都听到了。小谷立即又抬手砰砰地敲了两下。
  “找谁?”院子里传出来一个男声。
  小谷看了梁健一眼,喊道:“找你!”
  “你是谁?”院子里的男人又喊。

  小谷看向梁健,梁健迟疑了一下,张口喊道:“董老板让我过来的。”
  院子里沉默了下来。
  梁健皱起眉头,等了一会,没见动静,梁健心里着急,担心里面的人跑了,朝小谷使了个眼色,小谷会意,往后退了一步,抬脚就是一脚。门背后的门栓,仿佛是个摆设,一下就开了。
  小谷进去没多久,马强就被小谷抓着肩膀带到了院子里的道场上。
  梁健走进门的时候,马强看到梁健,两只眼顿时瞪圆了,不敢置信地喊:“梁局长?”
  梁健朝他笑了笑:“很意外吧?”
  马强一脸吃惊地看着他,依然没办法回过神来。显然,他看到梁健,是十分的震惊。
  许是刚才小谷的那一脚的动静惊动了旁边的人家,几个老人往这边过来了,站在门口,朝着里面看。
  梁健觉得这样不好,但没已经被小谷踹坏了,关不上了。于是,就让小谷将马强带到房间里去,他也跟了进去。一进门,就将房门从里面关上了。
  老房子不比现在的房子,门一关,里面就黑黑的,又许是以前是祠堂的缘故,有些阴森。马强被小谷摁在一个椅子上,他已经缓过神来了。见梁健在他跟前坐下,立即惊慌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就是想问你一些事情。”梁健平静地看着他,回答。
  马强立即就显得慌乱起来:“你想问什么?”他这话刚问完,立即又跟着说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表现,几乎就等于不打自招。梁健心里一下子镇定下来,马强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的。他环顾了一下这个房间,昏暗的房间里,简陋至极,两个长凳架了三块二三十公分宽的木板,上面铺了一个席子,扔着一块薄棉被,这就是床了。
  床下,一个脸盆里扔着一块毛巾和牙刷、杯子。除此之外,就是一套野外用的炊具,还有一些吃的东西,杂乱地扔在旁边。
  梁健收回目光,看向他,问:“这里的生活,跟你之前的生活相差很大吧?”
  马强偏过脸,不回答。
  梁健也不介意,又问:“想过在这里会呆多久吗?”
  马强还是沉默。
  小谷有些恼火了,另一只手反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口中骂道:“耳聋了吗?问你话,听不到?”
  马强吃痛,但依然不开口,只是恨恨地盯了小谷一眼,又恨恨地看了梁健一眼。
  梁健也没料到小谷会动手,他看了小谷一眼,示意他暂时别动手。小谷低了头。
  梁健再次看向马强,问:“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件事沉不下去,你会是什么结局?”
  马强身体明显僵硬了。

  梁健毫不意外,马强都躲到了这里,心里就应该清楚,他既然背了这个锅,那么最坏的结果是什么!最坏的结果,不是他背着这个锅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最坏的结果是他背着这个锅再也没有给自己洗白的机会。什么样的结果是再也没有给自己洗白的机会,自然是死亡这条路。
  在梁健来之前,就已传出消息,马强已经死了,死在拉斯维加斯,死在那些追债的人手中。如果马强在这里死了,那么甚至他连死亡的真正原因都没法被人知道。
  梁健能想到这些,马强不会想不到。
  梁健不怕他不松口,正常人面对死亡,是不会那么义无反顾的。
  果然,梁健没等多久,马强就松口了。他看着梁健问:“我要是告诉你了,你得保证我的安全。”

  日期:2017-04-11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