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乱顺序重读中国历史——(模块和立体化的角度&严谨的八卦精神)》
第153节

作者: 唐岛渔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26 04:03:33
  打工者心态(九)
  公元1639年,也就是崇祯十二年,张献忠复叛,李自成率领数千人马杀出商洛山。崇祯十四年,张献忠攻下了襄阳,获取了数十万两的兵马钱粮,杀掉了襄王朱翊铭;而李自成则攻入河南,杀掉了当年万历皇帝最喜欢的小儿子福王朱常洵,并且把朱常洵的肉同鹿肉一起煮熟,做成了“福禄宴”分着吃了。消息很快传到杨嗣昌处,这位一生致力于为国分忧的病重卧床的睿智老臣,忧惧交加而死。

  安内安不了,攘外就更是没法安了。
  自从崇祯二年的己巳之变从燕山长城防线入塞之后,皇太极算是尝到了甜头,在长达十三年的时间里,后金军队连续五次入塞。帝都军队畏战而不敢出城,小城市明军躲在城郭内又不能自保。赶来平乱的明军犹如抱薪救火,在野战与运动战中的劣势尽显。结果,每一次都让后金军队火中取栗,满载金银布帛,人畜马匹北归。后金最猖獗的一次是崇祯十一年,这一年,后金军队绕开北京,一口气杀到了山东腹地,攻克了济南府。生擒德王朱由枢、郡王朱慈颖、奉国将军朱后金,共掳掠人畜46万多,黄金4000多两,白银97万多两。

  而更加令人痛心的是,老臣孙承宗的老家,也在后金入塞期间被包围,孙家祖孙三代一十八口男丁,全部战死。值得一提的是,同样遭遇后金包围的老臣高第,则举家南逃,最后活到了八十多岁。
  日期:2017-09-26 04:12:00
  李自成把福王朱常洵做成了“福禄宴”
  福王朱常洵,自从出生那天开始,就被卷入了政治漩涡。即便是成年了离开是非之地,依然没有得到善终
  日期:2017-09-26 04:16:46
  孙承宗想象图
  公元1638年,清军再次毁长城边墙入塞,包围了孙承宗的老家—河北保定高阳。
  孙承宗为国尽忠,死后被南明追谥为“文忠”…。
  日期:2017-09-27 03:49:44

  打工者心态(十)
  整个帝国北方,西部几乎是年年大旱,农民军遍地烽火,天天都有新节目;东部的华北平原,每隔几年就要被后金洗劫一次,每一次都是惨不忍睹,这也是固定戏码。家住河南的前兵部尚书吕维祺上书朝廷,描述了当时北方的凄凉景象,“野无青草,十室九空。…黄埃赤地,乡乡几断人烟;白骨青磷,夜夜似闻鬼哭。”
  而几年之后,皇帝召见直隶巡抚徐标入宫觐见。徐标也不无感伤地说:“臣自淮江来,数千里见城陷处,荡然一空,即有完城,仅余四壁,蓬蒿满路,鸡犬无声,曾不见一耕者,土地人民,如今有几?皇上亦何以致治乎?”(《明季北略.卷十九》)徐标一路所到之处,无不十室九空,人烟断绝。而徐标把这个话题递给了崇祯皇帝—问皇帝,在这样的局面下,究竟还如何治理天下?皇帝居然没有任何的有建设性的意见,也没有哪怕是象征性的信心传递。

  你徐大人多此一举跟皇帝聊这些,其实皇帝也烦着呢。而且你说了也不顶用,只能是让皇帝陪着你哭一场了事。(“上欷歔泣下”《明季北略.卷十九》)
  说句直白点的,当时整个北方除了首都北京还在正常运转之外,其实其他地方早就不足以支撑大量人口经济的存在。
  这就是毫无疑问的亡国之相。
  日期:2017-09-27 03:57:27
  十室九空
  上文短短十几行字,渔夫用到了两次“十室九空”,这就是当时北方的真实写照
  农村和小城市,有能力的,能跑的都跑了;没有能力的,当然跑不了,但是也已经无力承担徭役,赋税
  徐标其实说的一点都没错—
  土地人民,如今有几?皇上亦何以致治乎?
  日期:2017-09-28 05:06:22
  带路党的前世今生(一)
  公元1643年,大明崇祯十六年,冬天。

  紫禁城。
  三十二岁的朱由检就坐在那里,深情的目光望过去,都是自己二十二岁的影子(刘嘉.《天下足球》)。那个时候年纪尚轻的皇帝,踌躇满志,意气风发,他想做又一个的朱元璋,做帝国两百年来最有作为的中兴之主。然而,折腾十年了,形势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急转直下,他夜以继日,不知疲倦地操劳,效果反而不如多年以前自己哥哥朱由校,放权给阉党的无为而治。
  这一年的春天,京城开始流行鼠疫,听太监们的疫情汇报,整个京城都弥漫在死亡气氛之中,四成多的死亡率,即便是抬死人,都快凑不够劳力了。士兵们也被波及,整个城市不仅仅是失去了活人的味道,而且也失去了基本的城防与战斗能力。除了北京之外,天津乃至于整个华北处处瘟疫。这一年的正月,李自成改襄阳为“襄京”,并自称为“新顺王”,而这一年的五月,张献忠攻克武昌,自称“大西王”。北方千里无鸡鸣,路有冻死骨,但两路民贼却在南方逍遥快活。

  再往江南那边看,那里依然莺歌燕舞,灯红酒绿,南京城的富商大贾,官宦子弟们,甚至开始为秦淮河上的娼妓们搞选秀。经过层层海选,最后由各路文人骚客评选出的,红灯区的八位优秀工作者,并称“秦淮八艳”。
  很显然,帝国的银子并不少,问题是完全没在帝国国库里。
  想来想去,崇祯皇帝朱由检都觉得这事太过讽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