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国术传记——老一辈武学宗师们传奇的一生,武术被尊称国术的黄金岁月!》
第151节

作者: 作者白鹿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3-31 11:33:49
  168 五毒灵草
  就见姑娘走近丁氏,把她的下巴抬起,用一只手在她的眼前晃动,见她神智麻木,双眼呆板,说道:“你用针分别扎头部的上星、当阳、头维,几个穴位。”
  王子平见他说的仔细分明,就叫根生把银针拿来了。他这几针下去,就见姑娘在丁氏的脑门上一敲击,叫了一声,娘!
  丁氏的眼睛里突然闪出了一丝光亮。她又叫道:“娘,我是玉亭,我来看你了。”
  真是奇迹出现了,丁氏突然抓出了她的手,说道:“玉亭,你去哪里了,让娘好担心啊!”
  她说道:“娘,我没事,我这不是回来看您了,我现在身体好了,在跟爹学着做事,不能长在您身边,您不用担心我,我有空就会回来看您的。”
  丁氏哭着说道:“你不要怨你爹,这一些都是娘的过错,是娘当初不想把你生出来的·”丁氏越说越激动。
  站在外面的孙燕云越听越觉得不可思议。
  过了一会儿,丁氏昏过去了。孙燕云跑进了,看着她,问道:“这是怎么了?”
  姑娘说道:“我只有用了一种催眠的手法,把她大脑中的记忆从新唤醒而已,以后她的睡眠会好一点的,不用再扎针了。”

  王子平现在对她与桂老板的神秘医术,产生了好奇。这种医治手法,他在师傅的病理笔记看到过。
  但是,马云亭只是一笔带过,说是此种手法来自一些少数游牧民族部落,失传已久,现在知道的人已经不多了,并没有清晰的注释说明。
  看来他也不知道的太清楚。
  孙燕云送她走时,才好奇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姑娘一笑,脸上露出两个小酒窝。孙燕云刹那间,对她产生了好感,真好看啊!
  她说道:“我叫桑兰,我还知道你的名字,你叫孙燕云,师叔还告诉我,你与他的一些机缘之事。”说完,也不让她送,自己走了。
  孙燕云看着她小巧的背景,心里叽咕道,真是跟他一样是个古怪之人!
  李云天回来后,孙燕云告诉他舅娘有救了。听她这么一说,他真的很想见见这位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的桂老板了。
  疏通一个人的任督二脉,谈何容易啊。
  这对一个常年习武之人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命题,有人经起一生的努力,也未见能达到这种修为。

  任脉,以人体的下身会阴穴,走身体的正面沿着正中央往上到唇下承浆穴;督脉,是从背面走人体的脊椎往上走,到达头顶在往前穿过两眼之间,到达口腔上鄂的梗交穴。
  任脉主血,动脉主气,为人体的经络主脉。二脉若通,则八脉通,百脉通,进而能改善体质,强劲健骨,改善循环。
  王子平也在翻阅师傅留下的笔记,查找资料,对此他是这样记载的:
  任督二脉为人体之魂魄,主气血之精神;自古乃医家之大争大论之事,不可轻易动之·
  就没有下文了!

  孙燕云问他还有没有别的法子,王子平说道:“我们还得去找桂老板,他既然说了,就应该还有破解的法子。”
  转来转去,又回到他的身上了。孙燕云现在也开始怀疑打从自己来到这里,就好像与他有着扯不断的关系。
  这天,孙燕云带着李云天亲自来到了大明堂拜会他。桂老板将他们请到一侧的小厅等候,过了一会儿,他才过来。
  李云天主动说道:“早就想来拜会您了,却屡屡擦肩而过。今天,特来拜访,叨扰了。”
  桂老板等他把场面话说完了,请他们坐下,说道:“府上的事情,我已经听桑兰告知了,夫人的病,病在心里,郁气堵住了心窍,一时迷失了精神而已。你们放宽心才好。”
  李云天心里藏不住事儿,直接问道:“桂老板,您可有办法疏通任督二脉吗?”桂老板却笑而不语。
  孙燕云急了,问道:“你既然说了有办法救人,现在有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这是一个大夫该干的事吗?”

  桂老板说道:“李师傅是习武之人,应该知道这两大穴脉对人体的重要性,我也不是很有把握能做到。”
  他又看着李云天,说道:“李师傅,万一出现什么意外情况,你能接受的了吗?”
  李云天问道:“会发生什么情况?”
  他说道:“中风,半死不活,活死人等都有可能出现。”
  李云天又问道:“那有多大把握能恢复?”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一半吧,另一半就要看天意了!”说完,出去了。
  孙燕云看着舅舅一副深思的样子,安慰道:“我们一定会想出办法来的,舅舅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啊!”
  回来后,李云天把自己一人关在房间里。
  孙燕云将事情告诉给了王子平,他想了想说道:“看来还是有办法的,他之所以没有说出口,是在等你舅舅下最后的决心。”
  孙燕云疑惑地问道:“还能有什么办法?”
  王子平说道:“我这几日翻阅了许多以前师傅留下的病理记录,发现在一宗病例中,师傅提到过一点。”
  王子平把卷宗拿给她,孙燕云见是一个孕妇因为胎位不正,导致难产,孩子迟迟生不出来。
  马云亭怕孕妇一口气上不来,死掉了!就在她的肚脐盲育穴和双手的合谷穴,还有鼻下的兑端穴,分别扎下了针。后来,孩子才能顺利生下来了。
  孙燕云反复看了,怎么也不懂,就叫他讲解一下。
  王子平讲道:在鼻下用针,首先是要保证孕妇气息顺畅,不至于在疼痛中昏厥;在手上用针,是为了刺激人的大脑神经,在生产过程中需要集中全身气力循环往复;
  在肚脐上用针,是为了怕胎儿在里面游动。
  孙燕云问道:“这与我舅娘有什么关系?”
  王子平说道:“你舅娘现在就属于气息不稳,五脏不合,郁气就像胎儿一样在身体里游动,释放不出来。”
  孙燕云问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王子平说道:“等,只有等你舅舅下了最后的决心。”
  李云天看着丁氏傻傻地看着自己,心里感觉很对不起她。自从跟了他,丁氏没有一天不是在担心害怕中度过的。
  看着她一天天想儿子都疯了,自己却一点忙都帮不上,前前后后都是孙燕云在张罗。现在有希望可能恢复过来,他却犹豫不决了。
  晚上,他没有心思练功,而是一人坐在庭院里,一直坐着,一动不动。

  王子平看着他渐渐消瘦的身躯,走了过去,说道:“前辈,我能说一句话吗?”
  李云天看着他,静静地说道:“想说什么,就说吧。”现在也就只有他能与自己说说了。
  王子平小心翼翼地说道:“我问过桂老板给人看病的方式方法,手法很是独到,不像是一般医家相传而来的。”说到这里,王子平看了一眼他。
  李云天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又见他说道:“向桂老板这样一个行走江湖的人,您以前就没有听说过吗?”
  李云天知道他想说什么了。他想起了一点,就是孙燕云被点住穴位之事,他当时怀疑过。
  现在再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也揣摩起来,像他那样诡异的身手,不可能江湖武林没有一点名气。
  那只有一点,就是他想故意掩藏什么不为人知的一面。

  王子平又说道:“他明知任督为人体大穴,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不像是个一般医家寻常治病救人的法子,有些像修身习武之人的路数。”
  李云天的心里这会才算是掌握了一些情况,说道:“她的病也不是一般医家所能治得了的,姑且试一试,能不能好就看天意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