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1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开发区,两年来毛达和都没有多少利益,而目前的形势就更加明朗了。杨秀峰对于钱维扬说来是怎么样的存在,在市里几乎都知道的,不用挑明,毛达和也知道他要将杨秀峰推到开发区主任的位子上,今后才能更进一步地掌控着,这一块市里经济发展的尖峰阵地。
  “全市各区县,开发区对市里说来有着用人的标榜性,对于换届也有着导向性意义,我看也得从开发区先做起。不过,目前开发区却听说出了点小状况呐。”毛达和说,在不损及自身利益的前提下,钱维扬这边的情绪也要照顾着,才不至于让市里的情况更显得复杂,从而损及到自己的步子。
  “是啊,开发区是市里的最前沿的窗口,要先稳定下来,不单是对换届工作有导向性,使得各县都知道市里在换届中要选拔人才,也是对省里、对已经到我们开发区里来参与我们建设的老板,和即将到柳市来投资建设的人一种导向性。就因为开发区有一点小问题,反而促使我们该尽快下决心了。”钱维扬侃侃而谈,也不在意毛达和会怎么去想。如今他不可能再伸手出来捞了,只是要他配合着,等毛达和有什么要求时,也会给他以最大可能地配合。钱维扬在市里这方面的信誉不错,相信毛达和也是知道的。

  “杨秀峰虽说到开发区才两年,但在工作上表现却很突出,组织部对区县主要领导的考察中,他算得上是排在最前列的档次之一了。”毛达和见钱维扬要将这事挑明,也就主动先说出来,这样对他是有好处的。他虽说要走了的人,自己捞不到多少东西,但却要给下面的人创造出一定的条件来,免得自己真正完全退下来后,身边都没有一个人,那就真是失败,弄得晚景凄凉了。这样的例子很多,毛达和心里有数。

  “我也有这样的看法,开发区在这两年的变化最大,而到开发区里的老板们也亲近杨秀峰,那也是他平时做的工作。综合各方面因素,由杨秀峰出任开发区主任对我市未来经济建设工作是有利的。”钱维扬说着看向一直都不说话的周贤民,周贤民是专职副书记,市里的人事工作由他负责,只是他在市里说话的分量却明显不足,要看钱维扬的脸色,也要附和毛达和的意思。
  “组织部对开发区现有领导进行全面的考察,综合得分最高的就是杨秀峰这位同志,群众基础也扎实,特别是开发区里的老板们,对他的评价很高,也对我们组织部门提出过这方面的人事请求,他们的一员与两位领导非常合拍啊。”组织部长石湘杰这时候说,见两位主要领导都有这意向了,也就再添一把火。至于市政府那边会怎么来对待这一人事任命,会不会来争夺开发区主任一职,那也是今后毛达和统筹调配。今天这一关石湘杰却像更主动一些,今后要是留在市里,也好找机会靠向钱维扬的阵营里,谋求更好的对自己更有利的立足点。

  将这一事定下来,钱维扬也就不再多说,对于毛达和或周贤民、石湘杰等提出的一些名单也都粗略进行讨论了,先在心里有了草案,让每一个涉及到权力核心的人都将这一块看重的职位分下来,也会考虑到徐燕萍今后可能要提出什么样的职位需求,不会将她的利益挤压得太小,这种瓜分蛋糕的做法,在体制里自然会有一定的规则。
  这些人平时也都不会聚在一起让人多想,何况这种聚集也容易让省里的领导猜疑,讨论了事情后,有了暂时的统一,毛达和等人也都先离开,连周贤民也都先走了。严文联在这一次换届中,可能也要下来了,只是往哪里去却还没有明确的走向。严文联自己的人更想再任一届,反正所抓的文教卫工作也不用他太费心。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了,就想着是不是到政协或人大里谋求一个职位,级别上也往前挪一挪才是最理想的结局。

  严文联不能够参与市里主要领导的讨论,等领导们离开后,才过来和钱维扬坐。两人不需要多讨论,钱维扬也知道他的用意,喝着茶,钱维扬也不好就给严文联做出什么承诺来。在市委书记的争夺战中,才算是开始,最后的结果是怎么样的,钱维扬心里确实没有底,不过,要先将市里布局好,除非省里将他调离柳市,要不然这样的工作都必须先做好才是最稳当的。开发区那边暂定下来后,严文联的事确实也是一个显得分量重的问题,要是将他安排到最好的结果来,对今后钱维扬在市里的核心作用,更是有着导向性的影响力。

  两人默默地喝着茶,对严文联的去向问题不是讨论就能够达成的,是省里做什么决定的问题。当然,市里的争取也有几位重要的作用。抽完一支烟,钱维扬说,“老严,这些年内也是兢兢业业,市里的文教卫方面的工作业绩有着明显的改观,省里也会看到这些的。”
  “我是懒散惯了的人,今后只要有一碗饭吃,有一个地方领工资,就满足了的。”严文联说着有些自嘲,平时他对争权夺利之事确实很少主动参与,他的性子也是这样,但真正面临职位变化时,这些话都只是面子上的言辞,心头早就守不住了的。
  两人就说了些省里有哪些方面有利的因素,钱维扬也要借此将话说透,才能够让严文联在文教卫这一系统里稳住阵脚,将自己的安排完全贯彻下去。全市里的经营,总的说来文教卫虽不算主要,可方方面面的事都体现出自己的经营理念,不可能出现懈怠的。
  讨论一阵,钱维扬说,“把杨秀峰叫过来吧,让他这段时间抽空帮你做一些事,你看怎么样?”

  “就怕他忙啊,开发区太重要了。”严文联说,对杨秀峰的印象不错,如今虽说离开自己快两年了,但平时的礼节却是一次都不差,不是看中什么东西,而是他这种用心。换其他人到开发区混得风生水起的,哪会再想到之前的领导?
  “他做事有分寸,对教育战线又熟悉,暗地里交给他却做一些事,也不会推辞的。”钱维扬说,知道严文联的性子,具体的事不想过多去参合,而身边又缺少大局把握的人,这样就不利于在全市教育系统班子的调配。
  “那好,他能够答应下来,我也就少一些事。”严文联说。钱维扬也就给杨秀峰打电话,打通后却要严文联来说,要杨秀峰过去。
  杨秀峰很快也就到了,严文联相招用的又是钱维扬的手机,可想而知,两人都在那里,他怎么会懈怠?对严文联这个老领导,从内心里说来也有着更多一些的尊重,跟他那些时间里,可说是得到不少的实惠,也得到他想钱维扬进行推荐。这份情,杨秀峰一直都记在心里的。
  杨秀峰到包间后,见情况和自己预料的一致,就是不知道将自己叫过来有什么事,是不是要自己过来给他们买单?这种事平时也见多了,不过杨秀峰从没有将主要的事放在心上,如今自己的灰色收入之多,都是领导们给予的,做一些开**也是一种回馈而已,是理所当然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