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8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家栋的心剧烈跳动了起来,这句话唤起了他和她无数次的美好回忆。每当王家栋不顺心的时候,谷卓保证都会说这句话,而且神情庄重、严肃、认真。记得有一次王家栋和范卫东在常委会上吵了起来,散会后,他见了谷卓,当谷卓看出王家栋不高兴的时候,就说了这句话:部长,小卓有个请求,万望部长批准。谷卓还是第一次这么郑重其事的跟他说话,语气、言辞十分恳切,王家栋当时还真的被她的样子唬住了,以为她真的有什么重要的请求,就说了一句:请讲。谷卓的大眼睛灵闪着,仍然认真的说:小卓请求拥抱!随后,她脸上便笑靥如花,灿烂的就像早上的朝阳一样,张着两只胳膊,等待着王家栋的批准。王家栋烦躁的心,立刻就像沐浴了春风一样神清气爽,他看着谷卓,语气也同样认真的说:请求被批准。谷卓立刻就像鸟儿一样,扑进他的怀抱。他激动的吻过她之后,说道:如果请求不被批准呢?谷卓摸着他的脸,盯着他说:那就强迫你批准。所以,每次王家栋不顺心的时候,谷卓都会说这句话,逗他开心,也有赶上王家栋说“请求被驳回”的时候,那种时候很少很少,是在王家栋非常烦的时候。请求被驳回的时候,谷卓就会像被遗弃的孩子那样,一点点往他跟前凑,直到“请求”被批准、被接纳。

  多么美好的记忆,人的一生能有几次这样的美好和欢乐?此时,想必是谷卓见他半晌不说话,情动之际,说出了这句他们熟悉的话语。
  怎奈,王家栋已经说不出“请求被批准”或者“请求被驳回”的话了,他绝不容许自己再去冲动再去激情,谷卓已经不是过去他那个谷卓了,既然心不再相属,就没有重温旧梦的必要了。
  他慢慢的坐下,不去看谷卓,他知道那眼泪会让他刚硬的心变软。默默的拿过酒瓶,给她和自己的空杯倒满酒,然后看也不看她,端起酒杯,跟她的酒杯轻轻碰了一下,说道:“小卓,我们这酒还可以吧?”说完,一口干了。
  谷卓泪流满面,转过身抽泣。

  王家栋站起来,走到她的面前,双手轻轻搭在她的肩上,说道:“小卓,部长祝你幸福。这样吧,我让小圆给你找个房间休息一下,我下午还有个会。”说着就往出走。
  “家栋......”谷卓叫了一声,声音颤抖而柔软。
  王家栋的身子僵了一下,走了出去,是在谷卓盈盈泪光的注视下,走了出去。
  谷卓走了,她没有在亢州停留,走的时候也没有和王家栋告别,只是让王圆代她向他妈妈问好。
  王圆当然不会代她向妈妈问好,他也知道谷卓只是礼仪上的问候。想当年,他遇到难题,有一单贸易无法通过海关,他第一次找到谷卓的时候,就是妈妈无意跟他说起爸爸的事,提到了谷卓,他才知道谷卓居然在海关工作,所以才冒昧的找了去。商人,追求利益最大化,他深知这句话的含义。没想到,谷卓还是个有情有义的女人,她帮助他做了许多人无法做到的事,他公司实力的壮大,离不开这个女人的帮助,所以,王圆对她也由开始的利用,变成真心的尊重,他知道谷卓对爸爸的情谊,也知道谷卓想见爸爸,这才告诉了爸爸谷卓来亢州的消息,但是万万不能告诉妈妈的,更不能转达谷卓对妈妈的问候。

  这个多情的女子,满怀伤感离开了亢州,也许,有些人和事,该忘却就忘却,生活,毕竟是要继续的。
  彭长宜和江帆下午就赶了回来,因为江帆接到翟炳德秘书的电话,说是翟炳德要去北京,路过亢州,准备在亢州小憩后在进京。
  如果江帆没记错的话,这是他来亢州后,翟炳德第一次来亢州。所以,他不敢怠慢,送走了毕格金和薛阳后,没有进驻京办安排的房间休息,就抓紧时间赶了回来。他直接去了中铁外招宾馆,翟炳德已经到了那里。
  江帆下车后,彭长宜就坐车回到了单位,他很纳闷,钟鸣义居然没把锦安市委书记安排在金盾宾馆,是不是有何用意?
  彭长宜冤枉了钟鸣义,翟炳德来亢州,他目前仍不知情,是翟炳德自己到的中铁宾馆休息。他头来的时候,通知了江帆,没有通知钟鸣义,因为中午在锦安,他是接待完省委领导后才赶来的,自然喝了酒,他想先休息一会在通知钟鸣义。

  江帆进了走廊,秘书赶紧迎了出来,告诉他翟书记正在休息,江帆便走进了秘书的房间,说道:“钟书记知道了吗?”
  秘书说:“老板只说让通知您。”
  江帆点点头,他不知道翟书记的意思,也不好自作主张的告诉钟鸣义老板来了,就和秘书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话,等待着翟书记醒来。
  彭长宜回到单位后,就给王家栋办公室打了个电话,王家栋果然在办公室,他就笑着说道:“您怎么在办公室?”
  王家栋心里乱糟糟的,就没好气的说道:“我不在办公室在什么地方?”
  彭长宜笑了,说道:“不可思议。”
  “你小子想说什么,别气我,我正烦着呢。”
  彭长宜说:“好啊,我去给您解解烦去?”
  “算了,你能按什么好心?”
  彭长宜嘿嘿笑了笑,说:“您太压抑自己了,这样会出毛病的。”
  “少来这套。”

  “部长,中午……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你跑北京去了,我只好让铁燕坐陪了。”王家栋没好气的说道。
  彭长宜一愣,想了想,不能再和他开玩笑了,就说道:“我太佩服您了,坐怀不乱,这么好的机会都放过了,再一次冷落了温柔。”
  “混蛋,别给我添堵了。”王家栋骂道。

  彭长宜不再跟部长开玩笑了,他说道:“部长,您知道吗?老板来了?”
  “哪个老板。”王家栋警觉的问道。
  “锦安的。”
  “哦?你们就因为这个回来的?”
  “住哪儿了?”
  “中铁外招。”
  “都谁在哪儿?”

  “我知道的就是市长去了,没见到钟书记的车。”
  王家栋想了想说:“明白了,别跟江帆说我知道。”
  “那是自然。”
  王家栋挂了彭长宜的电话,想了想,他走出门去,来到了副书记狄贵和的办公室,推开门后,见人大主任孙玉龙坐在沙发上和狄贵和聊着天。见王家栋进来就站起身,和王家栋握手。人大没在市委大楼里办公,他们在外面有独立的办公楼,孙玉龙来肯定是有事。王家栋说道:
  “孙主任什么时候过来的?”

  孙玉龙说道:“过来会儿了,找钟书记有点事,他屋里有人,我就在狄书记这里等他。你们有事就说,我到别处等。”
  王家栋赶忙说道:“哪儿的话?我们有事什么时候都可以说,再说也没有背你的话,我是来跟狄书记磨叨一下今年军转退人员安置的事,什么时候说都行,又不是着急的事。”
  孙玉龙一听,的确不是背着他的事,就又坐了下来,问道:“今年多少人?压力大吗?”
  “压力大啊,现在企业都不景气,对这些人企业不愿意要,这些人也不愿意去,都想进中直单位,中直单位接受的名额又有限,每年这事都很挠头。”

  狄贵和说道:“的确很挠头,这样,咱们还是跟钟书记磨叨磨叨,看看他有什么具体的要求。”
  还想说什么,这时,秘书进来告诉他有电话,王家栋就赶紧出来,回到自己办公室,他担心是谷卓的电话,就低声问道,“谁的?”
  秘书说:“您的儿子。”
  王家栋这才拿起听筒,“喂”了一声。

  王圆说:“爸,谷阿姨走了。”
  “哦。”王家栋答了一声,问道:“她走时说什么了?”
  “没提您,就说让我问妈妈好。”
  “嗯,别跟你妈说。”

  王家栋刚要挂电话,就听王圆又说:“爸,谷阿姨走的时候流眼泪了。”
  “那就是眼睛进沙子了,小圆,今天你早点回家,我跟你有话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