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8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谷卓望着他的的背影,这是一个坚刚的男人,是任何人都不能夺其志的男人,她也不能,这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男人,她爱这个男人,直到现在都爱,而且从来都没有后悔过。白天,当她周旋在这个以男人为主导的世界里,游刃在各色男人中间,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会经常想起这个他,想起他的一切。张怀比他猥琐,而且见了女人走不动道,她不喜欢;提拔她的那个省领导比他欠缺的就是男人的责任和担当。那个人的老婆发现了他们的私情之后,把他们约到了一起,拿出他们俩秘密约会的照片,放在桌上,公开问他俩,谁追求的谁?那个领导为了保全自己,居然说是她主动勾引他,他是经不住诱惑才和她好的。那个人老婆显然比他有水平,说道:既然这样,我什么都不追究了,只要你们从此一刀两断,我们三人相安无事。然后,那个鼎鼎大名的省领导,被老婆牵着手从她面前骄傲的走过,消失在她的视线中了。她现在都很感谢那个人的老婆,没有说一句有伤体面和身份的话,尤其是她说“谁追求的谁”,而没有用“勾引”两个字,这一点很令谷卓感动。她认为,自己不对在先,可是人家老婆还给自己保全了面子,想比之下,那个男人倒显得不足为重了。尽管事后那个省领导多次和她联系,都被她拒绝了。

  后来,她在深圳办事处举办的新春联谊会上,遇到了省委的秦副书记,尽管秦副书记也对她发起了攻势,但是她不想再跟这些官员有什么感情上的纠葛了,便很巧妙的认了秦夫人为干妈,这样,每当秦书记欲火焚身的时候,都能较好的控制住自己,使自己从而不失干爹的身份,并且,她也很会利用秦书记,办一些不违背省委副书记原则的事,从而达到自己的某些小目的。秦书记原则性很强,即使对她有非分之想,也能保持住底线和原则。后来,由秦夫人做媒,她嫁给了秦夫人一个在北京某部委工作的远房内侄,但是,新婚之夜,她才发现这个男人是一个对女人没有任何兴趣的人……

  从此,她的婚姻生活可想而知,她的感情世界一片荒芜,但是她不能离婚,她知道离婚意味着什么,她的丈夫公开对他说:我们不要离婚,你的一切我不过问,我的一切你也不过问,我会满足你一切要求,除去性。
  这就是这个美丽女人是故事,这也是她之所以迟迟不能忘了王家栋的原因所在,但是,王家栋显然不会再接受他,她太了解这个男人了,就像刚才他比喻的那样,他的房间即便他不来也不能接待别人,尽管王家栋没有所指,但他就是这个霸气的性格。开始,王圆是把他们安排在了这个大房间,谷卓看了一眼,觉得两三个人太浪费了,主动要求坐西湖厅,西湖,寄托了她的全部,她想和他在这个房间共饮,但是,梦想却被王家栋粉碎了,他不但带来了陪客,也拒绝进西湖厅。从他的表情中,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用意,在深圳,她就想和他重修于好,但是这个坚刚的男人只跟她坐了半个小时都不到,就回宾馆了。

  她知道他们可能无法再续情缘,她努力帮助王圆做事,她知道今天的一切都离不开王家栋当初的提携,唯有以这种形式,来寄托她对王家栋的感情。但是,王圆怕父亲为他担心,也怕父亲唠叨,始终都不敢把他们的交往告诉父亲。她理解王圆这样的做的用心,也就给他保守着这个秘密。今天不但是路过亢州,也赶巧王圆想飞到深圳去找她,这样她下了飞机,没有回家,直接从机场就来亢州了,她的确想来这里了,想见见这个人,但是她只能对他说是路过。

  其实包括上一次谷卓“路过”,王家栋也从不认为她是路过,因为去北京,无论是坐飞机还是坐火车,都会是直达,只有她刻意所为,才能说是“路过”。王家栋岂不知她的心思,但是,王家栋的确不想再去撩动早已经平复的水面,谷卓早已不是亢州时期的谷卓了,他们已经无法再回到过去了。
  王家栋已经连续吸了两只烟了,这个过程他们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沉默着,王家栋掐灭了烟,说道:“小卓……”
  谷卓抬起头,望着他的背影,盼着他能说点什么。
  “你告诉我,小圆是不是跟有生意上的往来?”王家栋的语气深沉凝重。
  谷卓没想到他半天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擦了一下眼泪,赌气的说道:“我又没做生意,他能跟我有什么生意往来?”
  王家栋转过身,坐回原处,看着谷卓说道:“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我是说他是不是有些要经过海关的事,求你帮忙?”

  谷卓苦笑了一下,说道:“这很正常。”
  王家栋一听,往前坐了坐,说道:“小卓,我不知道你帮他干了什么,但是有一条,你一定记住,如果他的生意有违法的地方,你不但不能帮忙,还要加以提醒,明白吗?你要替我把好这一关。”
  谷卓不敢正视他的目光,低下头,说道:“不明白,我给谁帮忙都是帮忙,何况是你的儿子。”
  “小卓。”王家栋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说道:“你必须听我的,不能帮助他做违法的事,不能毁了他,也毁了你自己。”
  谷卓看着王家栋那只握着自己手的手,那种温厚的力度,是那么的熟悉,那一刻,她竟然有些忘情,刚要伸手握住他,他却及时的抽回了自己的手。她一阵心酸,说道:“部长,我想帮助他做大。”
  王家栋又往前凑了凑,说道:“做大可以,但绝不能做违法的事,小卓,你的心思我懂,你想报答我,但是,如果要是你帮了不该帮他的,就是毁我,你懂吗?”

  谷卓看着王家栋,说道:“你是怕小圆威胁到你的官位吗?”
  王家栋一愣,随后严肃的说道:“我怕失去我的儿子。”
  谷卓点点头,说道:“我懂了,就知道你心里没有我。”
  “小卓,你是个好女人,我给不了你什么,也不想我的儿子将来连累了你,所以,听我的话,你帮他我感激你,但是一定要按你们海关的规章制度办事,千万别做违背原则的事。”
  谷卓看着他,说道:“您该知道,在中国办事,如果按照原则什么事都办不了的,我目前不但是在帮他,也是在帮自己。您放心,我也不会拿自己的前程开玩笑。”
  王家栋端起酒杯,郑重其事的说道:“小卓,小圆是我的儿子,我太了解他了,这个小子的野心很大,再次请求替我把好这一关,好吗?拜托你了。”
  谷卓心里震动了一下,她迟疑的端起酒杯,心情复杂的和他轻轻碰了一下杯,一饮而尽。

  从王家栋那严峻的目光和低沉的语气中,谷卓看到了他平静的表情中,有一种陌生的东西,这是她不曾熟悉的,她似乎感到,他们有可能永远也走不到一起了,想到这里,她有些悲伤,重新给他和自己的杯里斟满酒,哽咽着说道:“部长,小卓祝福您……”
  “嗯,谢谢。”王家栋有些生硬的说道,端起酒杯,也不和她碰杯,就一口干了。
  “部长,小卓有个请求,万望部长批准。”谷卓已经有些泣不成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