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8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啊,很不错的姑娘。”
  “哪个单位的?”
  王家栋刚要说什么,王圆抢先说道:“谷姨,您别问了,我结婚那天一定请你回来喝喜酒,爸,你们商量好喝什么酒了吗?”
  谷卓显然对这个话题比对酒感兴趣,就说:“铁燕姐,您这媒是不是已经做成了?”
  “成了,俩人都谈了快一年了。”
  “哦?那要祝贺小圆了,把女朋友叫来,让谷姨认识一下?”
  王家栋赶紧说道:“别起哄了,年轻人的事,不到入洞房那天都说不好。小圆,你把我上次放你这里的酒拿过来,让你谷姨尝尝咱们家乡的酒。”
  “您是说咱们酒厂的酒?”王圆有些怀疑的问道。

  “当然,你谷姨身处全国经济最前沿的城市,什么国酒洋酒都喝过,咱们拿什么好酒她都不觉得新鲜,还是用咱们本地酒招待她吧。”
  王圆显然有些犹疑。
  谷卓到很善解人意,我笑笑说道:“听你爸的吧。”
  王圆就示意服务员去拿酒,不大一会,服务员就拿来一瓶酒,谷卓一看,说道:“市长酒,还有叫这个名字的?”
  王家栋说:“呵呵,这种酒市面上买不到,是我们酒厂一个白酒勾兑师的心血来潮之作,品质的确不错,错就错在不该迎合官员的口味,刚一出来,就被我们市长叫停了。”

  “哦?为什么?”谷卓扑闪着两只大眼睛说道。
  “说来话长,有时间让铁燕告诉你吧。”说着,就把面前的酒杯放在转盘上,让服务员倒酒。
  “哦?看来还有故事?”
  “是啊。”高铁燕应和说道,就把那块点心吃完了,然后把嘴角沾着的芝麻抹掉。
  王圆说:“高姨,再来一块?”
  王家栋说:“别吃了,端走,再吃的话就真的成了你樊伯伯说的那个亲家的白薯了。”
  “哈哈。”高铁燕和王圆都笑了。
  “你们,不要当着我打哑谜好不好,怎么每句话我都感觉到有故事,而且还是非常有趣的故事,我很想听,在深圳,很少有这么开心的时候。”谷卓幽幽的说道,眼睛就在王家栋的脸上扑闪着。
  这时,六道地道的淮阳菜被端了上来,王家栋一看,都是很符合谷卓的口味。他见谷卓有些伤感,就赶忙说道:“我们这些笑话都是下里巴人,上不得台面,来,端杯,为谷处长接风洗尘,有时间常回来看看。”
  谷卓也端起酒杯,说道:“我倒是经常回北京,每次都想回亢州看看,我是个恋旧之人。”说着,和王家栋高铁燕王圆碰杯,干了杯里的酒。
  高铁燕发现谷卓的眼睛有些湿润,就说道:“我们也都想你,说起你,我们都很佩服,一个人在深圳打拼,二五眼的男人也没你这两下子。来,姐敬你,什么时候路过,就来亢州看看,毕竟这里也是你的第二故乡哪。”

  谷卓站起来,眨巴着大眼睛,说道:“谢谢铁燕姐没有忘记我。”
  高铁燕喝了酒坐下,说道:“哪能忘呀?我们都没忘,是不是王书记?”
  王家栋板着面孔,没有接她的话茬。王圆觉得自己呆在这里不合适,就站起来,端起酒杯说道:“我敬两位阿姨,我干了这杯,就不打扰你们叙旧了,那边还有几桌客人,我要去照应一下,姨们随意。”说着,喝干,然后从服务员手里接过酒瓶,给谷卓和高铁燕满上酒后,又说了几句客气话,就走了出去。
  王家栋感觉出谷卓内心的不平静,如果不是碍于高铁燕在场,估计谷卓的眼泪就会毫无顾忌的掉下来,他暗自庆幸叫来了高铁燕,才使谷卓没有机会宣泄情感。
  毕竟,他们曾经有过一段很难忘的过去,他的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但是,旧梦是不能重温的,他极力说着一些谷卓无法参与的话题,以便不勾起她对往事的回忆,徒增彼此的伤感。他出乎意外的和高铁燕说着目前亢州的形势,还和高铁燕议论起钟鸣义,这些话题,对谷卓都是陌生的,倒是高铁燕觉得说这些冷落了谷卓,时不时的和谷卓聊上一两句。
  王家栋想尽快结束这顿饭,哪知,高铁燕的呼机响了,她从腰里掏出一看,赶忙说道:“书记,对不起,老牛回来了,他没带钥匙,我得回家给他开门,这个死东西,总是这样,把家当成旅馆了。”
  王家栋一听,就说:“我们杯中酒吧,一块结束。”
  “别呀,还没吃主食哪,我给他开了门马上回来。”
  王家栋说:“那你把钥匙给司机不就得了?”
  “不行,他要的就是这个劲,得我亲自回去给他开门。”
  谷卓笑了,说:“姐夫很有意思,那就快去吧,别让他在门口等太久。”
  “是啊,是啊,你们先慢慢喝,我去去就来,小谷,等着我,我不回来你们不许散。”说着,又把呼机别回腰里。
  王家栋看到她这个动作很滑稽,就说道:“女同志的呼机不能往腰里别。”
  高铁燕笑了,说道:“怎么跟樊书记一个腔调,他总说我掏手机的动作像女特务掏手枪,我这样习惯了。”说着,拍了一下腰部,拎起包就风风火火的出去了。

  屋里只剩下王家栋和谷卓两人了,这对曾经的有情人,突然单独相处,都感到有些不自在。
  他们谁也不说话,王家栋低头摆弄着酒杯,谷卓看看他,又看看别处,也不知如何是好。
  还是王家栋打破了沉默,他看着谷卓说:“你,挺好吧?”
  “你说呢?”谷卓秋水般的大眼睛幽幽的看着他。

  王家栋摇摇头,笑了,说:“来,我敬你。”说着,端起酒杯,象征性的举了一下,就喝干了。
  谷卓没有端杯,王家栋看了一眼她面前的酒杯,没有说话,而是伸手去够酒瓶。
  谷卓抢先拿起酒瓶,站起身,就要给王家栋满酒。王家栋刚要站起,被谷卓按在了座位上,双手握住酒瓶,给王家栋的杯里倒酒。
  王家栋见她双手颤抖,无法握稳酒瓶,本来四钱量的小酒杯,倒在外面的酒就够一杯的了。

  谷卓放下杯子,拿起餐巾纸,沾着倒在餐布上的酒,王家栋说道:“不用管了,没事的。”
  谷卓放慢了动作,王家栋看见她白皙的手背上,居然落下一滴滴泪珠,他有些心软了,说道:“呵呵,好了,咱们喝酒。”说着,也不管谷卓是否同意,就端起那倒的满满的酒杯,去碰向谷卓桌上的那杯酒,然后又一口喝干了,拿起筷子就去夹菜,嘴里正说着“这酒的确不错……”不想,去夹菜的手就被谷卓握住了……
  王家栋的手一哆嗦,心里骤然跳了一下,他毫不犹豫的抽回了手,他放下筷子,半天,才故作平静的说道:“小卓,你看……”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谷卓用手堵住了嘴。
  此时,谷卓的眼里满是泪水,她冲着王家栋摇摇头,意思是什么也不要说。

  王家栋点点头,果真什么也不说了,他掏出烟,点上了一支,站起身,走到窗前,慢慢的吸着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