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8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谷卓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高铁燕,也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跟在王家栋的后面,边走边和她拉着家常。
  王家栋带头走进了平素他经常来的长城厅,说道:“这间房子大,痛快。我们就在这里吧。”
  这间房子的确很大,也很豪华,休息区和就餐区是分开的,谷卓看了看说道:“咱们人少,用这个房间是不是太浪费了?”
  高铁燕拉了她一把,说道:“坐下吧,浪费就浪费吧,这是他们家开的,管他呐?”
  谷卓忽闪着大眼睛,看了王家栋一眼,目光里有了一丝淡淡的哀愁。
  尽管王家栋知道有一对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但他装作没看见,他也不敢看她,坐在那里,低头看着菜谱。

  谷卓扭捏着坐在了高铁燕的旁边,高铁燕赶紧站起,把她往王家栋身边让。见谷卓坚持不坐过去,高铁燕就站起来,一步跨到了王家栋另一边,说道:“咱俩也别争了,一人一边,把红花夹在中间。”
  服务员过来,把多余的椅子给他们撤掉。王圆这时进来,说道:“这桌子是不是太大了?”
  王家栋瞪了他一眼,说道:“你什么意思?这间屋子安排别人了吗?”
  “哪敢呀?”王圆咧嘴笑道。
  王家栋又瞪了他一眼,说道:“量你也不敢。”
  谷卓轻启朱唇,笑了一下,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说道:“为什么?难道这个房间您独占了?”

  “当然,他当初说是给我预备的,既然是给我预备的,我不来也得给我留着,接待了杂人后,再进来味都不对了。”王家栋低头说道。
  本来王家栋说这些是无心的,但是话说出后,自己都感到有些不对劲儿,似乎他是故意这样说给谷卓听的。既然话说出口了,再解释就更加的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对于不知情的人来说,这话听了后不会有什么联想,但是对于机敏聪慧的谷卓来说,不往别处想是不可能的。他似乎感觉到了谷卓的脸上有了难堪之色,却又不敢看她,也不好再解释什么,就低着头继续看着菜谱。
  谷卓的脸果然红了,她尴尬的笑了一下,便不说话了。
  高铁燕说道:“你也太霸道了,这个房间只许你用,你不来也得给你留着,哪有这样的道理?你呀,就会欺负儿子。”
  王家栋笑了,说:“那可不,不是老子哪儿有这样的特权,他当初说是给我留的……”王家栋停住不往下说了,他发现,在这个问题上,无论怎么说都不合适,就跟王圆说:“你看着给我们安排吧,两个阿姨的口味你都知道吗?”
  王圆毕恭毕敬的说道:“我知道,高阿姨喜欢浓香的,谷姨喜欢小甜品,对了,我们新请来一个专门做甜点的师傅,非常地道,我先去弄一盘来。”说着,就走了出去。
  王家栋又皱起眉头,眼神里就有了锐利之色,本来是调节气氛的一句话,居然发现了问题。谷卓喜欢甜品,而且不是一般的喜欢,这个人嗜甜如命,如果没猜错的话,她刚才挂在衣架上的包里,肯定有巧克力。只是,王圆怎么知道谷卓喜欢甜品?谷卓在亢州的时候,王圆已经当兵走了,即便复员回来见过,那也只是认识,他不可能知道的这么清楚,而且,你看他在谷卓面前毕恭毕敬的样子,难道王圆和谷卓有更深的交往?

  想到这里,他把目光投向谷卓,说道:“小卓,难道回来一趟,见你一面也挺不容易,喝点酒好吗?”
  谷卓听王家栋叫她小卓,刚才的尴尬和不快很快就消失了,她冲他灿然一笑,说道:“征求一下铁燕姐的意见吧?”
  高铁燕说:“别别别,今天,我的主要工作是陪你,把你陪好了,我就完成任务了,你喝什么我就喝什么。”
  谷卓说:“那就听王书记的吧。”

  王家栋说道:“听我的就是白酒。”
  高铁燕说:“还喝白酒?下午上班咱们就都成包公了!”
  谷卓笑了,说道:“包公就包公吧,又不是没当过。”
  高铁燕说:“现在不许中午喝酒,有纪律,新书记来了后定的规矩。”
  王家栋听她这么说有些不高兴,高铁燕知道这段时间以来,大家都比较反感钟鸣义的做派,尤其是王家栋这样的亢州老政客,对钟鸣义就更加有看法,就连忙改口说道:“要不您多喝点,我和小谷喝饮料,谁让我们是女同志呢?”
  “不行,领工资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是女同志少领那五块钱?”王家栋面无表情的说道。
  高铁燕笑了。
  谷卓说:“为什么少领五块钱?”

  “嗨,你怎么不明白,咱们工资表里,有一项补助他们男人没有。”
  “哦?是吗?我没注意。”
  “卫生费。每次说起喝酒,他都会矫情这五块钱,有一次连樊书记都看不过去了,一个劲的给我做工作,让我把那五块钱拨到他身上。”高铁燕说道。
  “呵呵呵。”谷卓捂着嘴笑了,她说:“什么时候部长变得这么幽默了?”
  王家栋也笑了,说:“这还真不是我幽默,我是听彭长宜说的。他刚参加工作时,有一个跟他一天分来的女教师,他的工资居然比那个女教师少了五块钱。他有些不理解,就找到校长,校长说因为她是女的,自然就会比你多几块钱。彭长宜说,凭什么她就比我多五块钱?植树造林的时候,她的树坑还是我给挖的哪?校长说,那是国家补给女同志的卫生费。彭长宜又说,国家的政策不平等,女同志讲卫生,男同志就不讲卫生了?校长急了,说道:你要是能来例假,也给你五块钱!”

  谷卓正在喝水,听到这里,一口水没咽下去,噗的一声就喷到了地毯上,然后一边咳嗽一边大笑。
  高铁燕也笑的趴在了桌上,就连旁边站着的服务员也都扭过身,用手捂着嘴,偷偷的笑。
  高铁燕笑着说道:“都说有什么师傅就有什么徒弟,看来你们是正好反过来了。小谷啊,你不知道这个彭长宜是谁吧?是他徒弟,一个脱了毛的孙猴子,猴精猴精的。”
  谷卓说道:“我知道。”
  王家栋心一动,以为她会说上次来的事。
  “你们去深圳考察时,我见过这个人。”
  “对,就是跟你搅酒的那个人,是个姓亏不吃、百味不绕的主儿。”高铁燕说道。
  王家栋说:“铁燕,你这话有毛病,不是我袒护彭长宜,我怎么听着你对他似乎有成见啊?”
  “哼,有没有成见你还不知道?”
  “哦?看来成见还很深的,你说说,你到底哪点看不上他?”
  “改天单独交流。”高铁燕说道。
  这时,王圆端过来一盘小甜点,各种形状、各种风味的都有,很漂亮,很精致,也很养眼。
  高铁燕说:“看看,就是待遇不一样,我来好几次都没给我上甜点,你谷姨一来,你这甜点也上了。”
  王圆笑了,说:“这个师傅刚来三四天,我哪敢慢待您呀?”
  高铁燕抓过一块宝塔形状的点心,咬了一口,不但酥脆,而且里面是甜甜的菠萝味的果酱,边吃边说:“嗯,这话我信,不然媳妇不给你说了。”
  谷卓拿起一块梅花形的小点心,里面是她爱吃的豆沙馅,她听了高铁燕的话,就说:“您给他说媳妇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