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8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也不能光喝酒,我叫你来也是让你宏观的了解一下目前基金存在的问题,这是正事。”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就放心吧,我一边知识入脑,一边烧酒入肚。”
  彭长宜说完这话,就在心里琢磨刚才自己打给王家栋的电话。他搞不准,如果是谷卓来了,她是冲着王家栋来的还是冲着王圆来的?去年在深圳,王圆秘密约见谷卓,从他们熟络的迹象看,王圆跟谷卓肯定有生意上的来往,如果真是那样,他忽然想到了那一批被合法化了的汽车,是不是与谷卓有关系?如果王圆在生意上真的和谷卓有往来,那么彭长宜敢打赌,王家栋肯定不知情。
  想到谷卓的海关干部身份,彭长宜有了一些担心,他不知道是否要提醒一下王家栋,但是怎么提醒?也可能有些事情王家栋不知道更好。但是,他总感到王圆之所以和谷卓往来神秘,是为了避免王家栋知道。尽管他现在做了亢州宾馆的生意,但是在亢州,几乎见不到他。据说王圆的北京总公司,也是这种经贸性质的,既然是经贸性质,肯定离不开海关。
  但愿王圆别出什么差错,如果出了差错,首先连累的就是王家栋,那么就会有一串人跟着受连累。彭长宜又想到,部长曾经让他暗自留意王圆公司的情况,还让他暗自调查王圆在税收上是否有违法的地方,那么一切都说明,王家栋对儿子是不放心的,在承包亢州宾馆这件事上,就是王家栋力主王圆拿下承包权,他的用意显而易见,希望儿子能在自己掌控范围内做生意,他不希望儿子出什么闪失,想到这里,彭长宜居然后背冒出了冷汗。

  下车的时候,江帆望着他苍白的脸,说道:“长宜,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白?不舒服吗?”
  彭长宜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说:“没有,可能是早上没吃饭,也可能有点晕车。”
  江帆一听,就跟小许说:“你一会安排一下,看有什么吃的,先给彭主任垫补点,不能空腹喝酒。”
  亢州,王家栋得知彭长宜跟江帆去了北京后,他就给高铁燕打了电话,说:“铁燕,没事的话上来一下。”
  高铁燕说:“老兄有事?”
  “嗯,上来说吧。”王家栋就挂了电话。
  在高铁燕的印象中,王家栋这样私自找她的电话很少,她觉得可能是王家栋要跟她谈王圆和雯雯的事,就放下手里的文件,腾腾腾几步上了楼梯,推开了王家栋办公室的门。
  王家栋见高铁燕风风火火的进来了,反而不急于说事了,笑了笑,“你还是这个风风火火的性格,也就是两分钟就上来了。”
  高铁燕笑笑,说:“那是啊,老兄招呼能不麻利吗?”
  王家栋给她倒了一杯水,在琢磨着措词,说道:“我昨天晚上跟你嫂子看了个动画片,里面有一句话,是什么豹的速度,狼的眼睛什么的,你这速度快赶上豹了。”
  高铁燕咧开嘴也哈哈大笑起来,说道:“看起来真是老了,开动看动画片了,嫂子是不是着急抱孙子了?”
  王家栋笑着说:“孙子问题她早就急了。”
  高铁燕一听,果然跟亲事有关,就说道:“要不把小圆他们的事定下来,早点结婚,孙子不就有了?”
  “呵呵,我说了哪儿算数啊?这要看他们自己的意见。”

  高铁燕想了想说:“嗯,回头我催催他们,如果他们自己没什么意见,您这边也没有意见的话,就先把亲定了,然后在结婚。”
  王家栋见她扯到了这上面,就说道:“这事,我不搀和,你回头跟你嫂子商量,我今天叫你来,想让你中午陪个人。”
  “陪谁?”
  “唉,小谷回来了,是路过,中午我想招待她一下。”
  高铁燕笑了,说道:“我陪合适吗?”
  王家栋说:“那有什么不合适的?”
  “呵呵,我陪没问题,关健是人家要是想单独跟老兄呆会儿呢?我不是碍事吗……”高铁燕还想说什么,见王家栋慢慢收起笑容,就咽回了后面的话。

  王家栋耷拉着眼皮,平静的说道:“别拿你老兄开涮了,啥事都没有。”
  高铁燕有些尴尬,王家栋就是王家栋,那种威严都是藏而不露的。尽管眼下钟鸣义不如原来樊文良那样器重他,但是他在亢州的影响和眼下的位置仍然不能让人小视。想到这里,她也收起玩笑,说道:“小谷什么时候来的?她,是回北京还是回深圳?”
  王家栋说:“我也没见着她哪,是听小圆说她来了,刚才又接到了她的电话,才知道她已经到了。”王家栋没有说谷卓什么时候回来的,目前住哪儿。他没有见到谷卓,也不想在亢州单独见她,但是他非常清楚,她肯定住在了金盾宾馆。
  “嗯,行,咱们什么时候走?”高铁燕爽快的说道。
  “下班吧,我走时叫你。”说着,就站起身,准备送客。
  高铁燕只好站了起来,说道:“行,我回办公室等,小圆的事您也琢磨琢磨,回头我问问他们再说。”

  “你多费心吧。”王家栋客气的说道。
  这么长时间以来,这是王家栋第一次在这个问题上,跟高铁燕说了一句客气话,高铁燕明白,王家栋这么说,就等于表了态,对卢雯雯是没有意见的。她也很高兴,就下楼去了。
  高铁燕走后,王家栋陷入了沉思,他也在琢磨谷卓干嘛来了,上次,她也是路过亢州,要他去车站接她,王家栋没有去,而是以出差的名义躲了,让彭长宜代为接待。但是今天他是推辞不掉了,因为今天打电话的时候,谷卓已经在金盾宾馆了,他是无论如何撒不了谎了。再有,上次跟樊书记一起见秦书记,多亏谷卓帮忙,就是她事先给樊书记透露的信息,才有了帮秦书记买玉佩的事,尽管秦书记后来坚持还给他们的拍卖款项,但是樊文良只是象征性的收了一万块钱。秦书记很是高兴,这次樊文良能出任关岛市市长,除去樊文良北京的老关系支持外,与秦书记在省委力挺不无关系,捎带着王家栋也跟着沾光。官场上就是这样,要不怎么有句古话叫朝里有人好做官呢?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在这件事上,谷卓还是有功之臣,如果王家栋再不见她,就显得自己太过小气了。但是,在亢州,自己又不能单独见她,他就想到了彭长宜,知道彭长宜指不上的时候,才想起高铁燕。
  王家栋送走高铁燕后,反锁上了门,拨掉了电话线,他躺在了沙发上,闭上了眼睛,眼里就出现了当年那个青春美丽,充满灵气的姑娘。记得张怀第一次带她来见他的时候,张怀说:“这是咱们亢州的大官,能办你想办的任何事,你把他哄乐了,你的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哪知,那个姑娘捂着嘴嘻嘻笑个不停,张怀莫名其妙的问道:“你认识他?”
  姑娘说道:“当然认识了,他做过我们厂领导。”
  王家栋这才知道谷卓的父母都是机床厂的职工,而且是中层干部,只是不知道他的老工友还有这么一个漂亮机灵的女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