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51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片刻过后,父亲催促说差不多了,反倒是我,突然的心下怅然,握着青青的手,向父亲说道:“我曾答应青青,她若走了,自不独活,爸,我不回去了。”
  父亲瞪了我一眼,气急败坏的说道:“胡闹,诸位同仁,给我打,将他打会阳世。”
  鬼卒闻声,纷纷朝我挥舞起了链子,接二连三的朝我身上抽来,父亲手中的链子也毫不留情。

  我隐忍着疼痛,心里却一片坦然,不哭反笑,看着旁边被押解着早已崩溃的青青道:“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心相许,青青,我爱你,此生难为连理枝,只求来世能成比翼鸟。”
  青青使劲的和我点头。
  我无力的瘫倒在地,眼睁睁的看着鬼卒以及我的父亲一同用链子抽我,我知道父亲打我是为我好,希望借此把我打回阳世,可是我心意已决,任凭如何,但求一死。
  日期:2017-08-17 23:10:01
  “缘何这番热闹啊”一阵浩然之声传入耳中。

  与此同时,抽打着我的鬼卒们也放下了手中的链子,和父亲一起纷纷跪倒在地口喊见过上差。
  只见来人身穿绿袍,笑容可掬,左手执生死簿,右手拿勾魂笔,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正笑呵呵的看着我。
  突兀间觉得尤为眼熟,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青青,随后招呼着鬼卒以及父亲道:“尔等且先退去,此间之事便交给我了。”
  父亲心有忐忑的和那些鬼卒一起离开,这时就剩下我和他,青青也走了。
  那人哈哈大笑,看着我道:“你情根深种,执念很重啊!”
  “青青去哪里了,青青去哪里了,告诉我她去哪里了。我不怕死,我愿意和她一起死。”我跪爬到他面前。
  他道:“就是刚刚那新死女魂。”
  “对对对,就是她,她去哪里了。”
  我有些语无伦次,仿佛我这么说,他就能帮我一般。
  只见他手握判官笔,执掌生死簿,难道,他就是传言中的阴司判官。
  看着他的造型,他的模样,我敢肯定,他就是判官了,免不得在他面前磕头一番。

  他翻了翻生死簿道:“上官青,阳寿二十五,方金水,阳寿三十三。”
  我听他说完,心思青青确实25岁死了,而我今年29,也就是说,也活不了几年了。
  他忽的诡异一笑道:“你当真不认识我!”
  我诧异一番,我又如何能认识他呢!脑袋翻转,怎么也想不到哪里见过他,不过又总觉得确实见过他一般。
  日期:2017-08-17 23:22:00
  他忽的又是仰天大笑,随后看着我道:“我受你香火有些年头,还倒你认识我,想不到你这愣头青居然不知道家中供奉的是谁。”
  他这一说,我突然想起,原来他就是我出租屋里头常年供奉的那个佛像,如梦初醒一般,潜意识有了一丝欣喜。
  “想起来啦”他弯着腰问我,我使劲点头。
  他继续说道:“阳世之人皆有私心,阴世之人自然一样,阳世很少有人供奉我,不曾想你这家伙居然每日给我上得清香一株,也是让我尤为感慨。所以于私而言,我总要感激你一番。”
  我木讷的看着他,他低头翻了翻生死簿,手中大笔一番划拉,欣然笑道:“你阳寿33,我便再送你五十年,让你长寿而死,不过你却要记得,还阳之后,那供奉少不得,每日里清香一株,逢年过节祭礼不可马虎。”
  话说,我本该开心,本该雀跃,可是此刻却高兴不起来,他见我这番沉眉,反倒问我是不是不满意。

  我壮了壮胆道:“我本无意求生,青青死了,我独活着又有什么一死,莫说给我五十年阳寿,即便再给我一百年,对我而言,只不过是让我再遭上一番折磨。”
  日期:2017-08-17 23:47:31
  “真是冥顽不灵”他气道。
  我无奈一笑,他长叹一声道:“罢了罢了,擅改生死簿,我已经罪无可赦,哪日若被阎君知晓,怕是免不得下无间地狱,今次为了私心。”

  他瞄了我一眼,继而又道:“我便再送你一笔阳寿,权当感激之礼。”
  说话间只见他在生死簿上一勾一画,此刻我正站在他的旁边,他落笔之时,我心花怒放,但见他在上官青的阳寿标注上,一涂一抹,二十五变成了八十五。
  他笑道:“满意了”
  我猛然间跪了下来,使劲的磕头,心中千恩万谢,他兀自轻叹道:“走吧走吧!所谓天地因果,你我这番不知道算不算的上,若算的上,还能保我不受磨难,若算不上,自当是命中注定,你且沿着来路往回,切记遇上任何东西都莫要回头,待得道路尽头,你自会看到离魂前的道路,你阳世有法师招魂,随着他的旨意而为,即可还阳。”
  他说完这话便消失不见,我雀跃万分,可是一想青青,心下里又阴霾不散,不过想到他既然送了青青阳寿,自当也会有法子还阳。
  于是沿着来时的道路折返而去,灰蒙蒙的黄泉路,本没有退路,可我却能一直往回,自然能遇的上一些对面而来的魂魄,却也没有那心思好奇,只求早日还阳。
  走了很久,总觉得前头有光亮指引,本来有鬼物欺凌我,却都能被路旁三碗大米,三株清香所迷糊,继而不再理会于我。但凡遇上厉鬼唬我,旁边道路便有更加厉害的鬼物恐吓于它,一路战战兢兢。也算相安无事。
  这时迎面一辆马车,呼啸而来,那马车好生熟悉,那车夫好生眼熟,马车从我旁边过去的时候,里头有人挑起帘子看了看我。
  等我反映过来的时候,马车已经在我身后,马车里头的是—候青青,我激动不已,正要转身,可是突然想起判官跟我说,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莫要回头,我犹豫了,一时间心神不宁,候青青,上官青,两个同样的模样在我脑海中来回游走。
  两段不同的情感,两份让人难以释怀的心结,我到底该怎么做,我想青青,我无比的思念于它,曾经的海誓山盟,我迷离了,迷茫了,停下了脚步,脑子里头特别的矛盾,想回追候青青,可是….

  许久过后,我释然了,也许候青青已经是过去,而真正让我已经无法放下的只有上官青,于是乎,我微微一笑,长叹一声,大吼道:“候青青,方金水辜负你了。”
  继续往回走,有了光线,一切的山水都是那么的熟悉,而我的身子随着一阵召唤,逐步向前,飘过大山,飘过溪涧,村子的灯火灿然如繁星点缀,那是上官青的家,我随着叶军的呼唤,悠悠然的走了进去。
  看到了我的尸体,可是旁边却没有上官青的,正当我疑惑不解的时候,叶军双目圆睁,大吼一声,“归来兮”
  我只觉得身子一晃,和床上的尸体叠在一起,便失去了知觉。
  日期:2017-08-18 00:15:01
  阳世真好,因为有太阳,有太阳真好,因为光鲜夺目,有光线真好,因为我可以看到青青,有青青真好,因为我可以乘这一刻,看到她趴在我床头睡着的样子,静静的看着,静静的看着。
  青青真美,连睡着的样子都可以那么动人,我不想吵醒她,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就够了,我想伸手,可是我发现被她握的很紧,我窃喜的笑了笑。
  “方金水,方金水”青青突然从噩梦中惊醒过来,我反过来握着她的手,安抚的把她抱在怀里,轻声安慰道:“我在,我在。我一直都在。”
  青青在我怀里苦了好一会才反应古来,抬起头,眼角布满泪水,娇滴滴的抑制着心中的激动说道:“你回来了,你回来了。”
  我点了点头,她不禁再一次痛哭流涕扑到我怀里,哭的身子一颤一颤。
  过了会,叶军进来了,风老进来了,青青的父母亲人也进来了。
  除了好奇,除了惊讶,更多的是欣慰。
  叶军跟我说,那天他坐车过来,路上睡着的时候,梦到我和他说,说我要去救青青,还说让他等我,于是到了青青家里,发现我和青青都死了,本来家属伤心归伤心,总要把事情公布出去,既然事情发生了,总要去应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