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50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8-17 21:52:15
  我浑浑噩噩的走在一条幽深迷糊的道路上,四周围虚无缥缈般的起伏不定。
  奈何桥上道奈何,是非不渡忘川河。
  三生石前无对错,望乡台边会孟婆。
  天地间一片浑噩,分不清白天黑夜,沿途只让人觉得幽森,一片朦胧,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一般。

  青青死了,我也死了,也许我是承受不了那番揪心的离别之苦,所以咽下一口气随她而来,又或者正应验了我和她说的那一句,如果她死了,我也会随她而来,正所谓不愿同生,但求同死。
  黄泉路上话凄凉,左右灰蒙鬼茫茫。
  阴森寒冷的不知道前路在哪,回首时也没了退路,所有事物如幻影漂浮,没有半点真实的感觉,阴风不停的吹,吹不尽地上扬起的无尽尘埃。
  往来游荡的只有孤魂野鬼,或者四面八方而来的鬼差,从不同地方押解而来的新生亡魂。

  我左顾右盼,不停的喊着,青青,青青你在哪里,引来无数孤魂野鬼的凝视,可却早无惊恐之意,此刻我不正和它们一般,也是个鬼混罢了,只是我不知道,缘何没有鬼差来押解我。
  诶,这位兄台,你有没有见到鬼差押着一个女子走过。
  诶,鬼兄,那个女的长的高高瘦瘦,很漂亮。
  ….
  我不断反复的向四周的鬼魂打探,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随着它们朝着前路走去,彷徨无奈。
  日期:2017-08-17 22:11:24

  “你可以到前面不远处的思乡岭,望乡台看看,新生的亡魂多半都要到那里。”
  突然的旁边一个鬼魂好心提点我一番,我欣喜若狂,朝它道了声谢,然后大步流星的向前跑去。
  “青青,青青,你听到我在叫你了吗?”我依旧一边喊着,一边朝着前路奔跑,茫然间,灰雾飘荡,若隐若现的浮现出一座山岭,山岭上面有一出奇特的建筑,上宽下窄,面如弓背,背如弓弦平列,除了一条石阶小路外,其余尽是刀山剑树,十分险峻,难道那就是望乡台?
  都说人死后,魂至望乡台,望见亲人苦哀哀,鬼魂去地府报到前,对阳世亲人十分挂念,尽管鬼卒严催怒斥,还是强登望乡台,最后遥望家乡,大哭一声,才死心塌地前往酆都。

  所谓“望乡台上鬼仓皇,望眼睁睁泪两行。妻儿老小偎柩侧,亲朋济济聚灵堂。”
  沿着石阶小路,蜿蜒而上,烟雾弥漫时,果然上面聚满了刚死之魂,哭哭啼啼,旁边则是严斥怒斥,凶神恶煞的鬼差不断的骂骂咧咧。
  登上望向台人间四处尽收眼底,依稀而望,却是生死离别之地,正是上官青的房间之内。乃见我和上官青的尸体并排放在床上,旁边她的亲朋好友一脸呆滞,神色拘谨,人不多除了她父母至亲之外,还有风老,其中还有一个花和尚—叶军。
  整个房间此刻就剩下一张床,上头摆着我和青青的尸体,背摆放在房间正中,所有其他的衣柜之类都已经搬到其它地方,一时间房间额外空旷。
  床沿四周点满蜡烛,发出微微光亮,窗帘是拉着的,所以越发幽暗。

  再往外一层,那种农家的条椅,围了一圈,弯弯曲曲,每一张椅子一头放着三碗大米,堆积的很高,大米之上插着香火蜡烛,另一头放着一张佛牌,就是当初我父亲超度的时候,破地狱用的那种佛牌。
  叶军穿着袈裟,手持着禅杖,光着脚站在椅子上缓缓的向前,双眼被两张黄纸遮着,挡了视线,可是却能沿着长椅往前,他嘴里念着经文,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的冒出。
  也许是他在为我超度呢?我心里还是不甚感激。
  日期:2017-08-17 22:31:51
  “青青,你在哪里啊!”魂堆当中,我大喊一声,却引来了无数鬼卒。
  “哪里来的小鬼,望乡台不可大声喧哗”
  已经有不少鬼卒走上前来,把我团团围住,手上拿着锁魂链,准备拘我,可是随即它们脸色骤变,大吼一声道:“大胆,生人居然刚闯阴司路。”
  生人?难道我没死吗?

  “哇呀呀呀”一个鬼卒鱼贯而入,举着链子呼啸而至,一根锁链打在我的后背,顿时胸口翻滚,一股浊气喷出,那种滋味不是疼那么简单。
  我被它一链子直接打翻在地,其它的鬼卒也跃跃欲试,正这时又一队鬼卒押着亡魂上得望乡台。
  那几个鬼卒见了之后,稍微停顿了下,转而向刚来的那个鬼卒拱手道:“忠贤公,也是办差来了。”
  忠贤公,我一听,这不正是我父亲的名字吗?难道是他,我猛然的翻身,果然不是我父亲又是谁。
  哀嚎着吼道:“爸,是我啊!爸!我是金水啊!”
  脸上委屈无奈之感,顿时泪如雨下。
  父亲冷不丁的见我,脸上一股诧异,几个鬼卒正准备继续对我动粗,父亲忙道:“诸位同仁,这厮乃我阳世孩儿,却不知怎的会在这望乡台。”

  鬼卒闻言,收起架势道:“既然是忠贤公的故人,那我等且让他少受点罪吧!只不过他闯入幽冥之地,若被上差知晓,那可是大罪啊!”
  父亲皱着眉头,瞪着我,若有所思道:“孩儿,你怎会在此。”
  我心中说不尽的忧伤,爬到父亲的身边,抱着它的裤腿道:“爸,我心里苦啊!”
  这一刻似乎所有的委屈跃然而出,曾几何时父亲在世,所有的担子都有他挑着,哪怕天塌下来都有他在,可是自从他去世以后,这一切的包袱都在我的身上,有苦不能言,委屈心里去,此番见了他,总觉得自己还是那个小孩一般,见到父亲,就算天大的事它都能为你承担下来,我哭的一塌糊涂。
  父亲凌然说道:“你虽为我阳世孩儿,可是阳世缘分以尽,我们的缘分也到头了,你万不可觉得犯了规矩,我就能替你出头,这是万万使不得的,我与你阳世父子一场,自当念及一番情分,你和我说说,究竟何事。”
  日期:2017-08-17 22:54:20
  我哭哭啼啼的说起上官青的事情,它一番感叹道:“青青姑娘阳寿已尽,你又何苦这番执念,走吧!你阳寿未尽,念在你我曾为父子,我姑且送你还阳。”
  我收拾了心神,止住了哭泣,道:“那你能不能让我再见青青一面。”

  父亲叹了口气,看了看其它几个鬼卒道:“诸位同仁,可否卖我一个面子,若正巧拘了那亡魂,便让我这糊涂子,再见上一面,断了他的念想。”
  “忠贤公说了,我等也当给些许面子。”
  “方金水”青青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那声音恍如天籁一般,荡涤着我的心智,为了这一声呼喊,我早已心力憔悴,骤然间转身,那不正是我熟悉的倩影,她眼泪巴巴的看着我,双手捂着私处,身上却没有任何衣服。
  父亲瞅了一眼疑惑道:“怎么没有衣裳”
  一个鬼卒解释说,她死的时候身上就没有衣物,父亲瞧了瞧我道:“金水,我再卖一个情分给你,你走到前面望乡台,大吼一声,谁给青青烧点衣裳来,若它家属听到了,自然会烧些生前的衣裳下来,总不至于身在黄泉,却无衣物。”
  我再次走到那台前,依稀可筹建叶军它们,扯着嗓子大吼了一阵:“青青没衣服,谁给它烧点衣裳来。”
  这一阵喊,原本还在椅子上走动的叶军突然的停下脚步,朝旁边的人说道:“速速烧点青青身前穿过的衣服给它。”
  她的父母立马从外头取来衣服,就在房间内烧了起来,待得衣服烧尽,我再回头,青青身上已经穿上了衣服。

  她疯狂的朝我扑了过来,我也朝着她跑了过去,彼此相拥,她痛哭流涕,大骂道:“方金水,你怎么那么傻,方金水你这个混蛋”一边骂,一边捶着我的胸口,我说不尽的忧伤和心碎。
  她时而看我,时而用手捧着我的脸蛋,泪眼婆娑,时间最苦之事,怕此刻唯有我们彼此之间才能感受的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