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0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就这样让这件事过去,也不是钱维扬的性格。周贤民是专职副书记,抓的是全市的人事。周贤民和毛达和之间虽不在同一阵线上,可一直以来在工作上还是相互支持着,在利益上也都保持着那种密切合作之态,在这关键时机,周贤民要是对下面的根本任命或考察时说几句话,份量就很不清。
  另外还有一个人,也是钱维扬做出反击的最好人选,那就是市公丨安丨局的唐祖德。唐祖德没有太明显的阵营迹象,但深层次的他还是有所倾向的,要让他动用公丨安丨口的人和力,来做点什么让刘君茂、李钟达、甚至徐燕萍都尴尬一番,搅乱他们的阵脚也没有什么难度的。
  要怎么选从哪一个角度才最有利,钱维扬有这一段时间慢慢琢磨,也就完全考虑透了的。对方在开发区动手,钱维扬也想从开发区来动手。王晓治虽说手里没有多少实权,但心性里却不会太平衡,在开发区未来权力争夺中,他处于什么样的地位是有自知的,所以,这临近开发区换领导时机,他能够以副手的心态来安慰自己,但安慰之余,还是有着很大的不甘。让他无奈的是,这样的不甘只能藏在心里,连刘君茂如今对他都没有什么安抚之意了,不甘中王晓治就会在一些场合里喝酒,喝得没有节制的醉。

  其他人或许不会注意到王晓治这些事,但何琳却是注意这些的,她在开发区里有着独特的位置,对杨秀峰和王晓治之间的关系很清楚。王晓治在开发区里是居于第二位子,今后还是有一点竞争力的,可能影响到杨秀峰的顺利进步,何琳也就将这些事都反馈到钱维扬那里去。
  周贤民这时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和毛达和之间的一致协议也是有限的,用多少对自己这边和毛达和阵营的利益都是有一个总和问题。放到换届时进行利益交换,才是利益最大化的运作。
  钱维扬将这些事想好了后,也就将周贤民和唐祖德都叫在一起,聚一聚将事情定下来。唐祖德知道自己今后要想在柳市里站好,也不能再像之前那般对谁都遮遮掩掩,毛达和将要离局里,他这个市公丨安丨局长也就不能再用毛达和来掩饰自己的政治利益,对钱维扬这一边进行选择,也是近两三年来就已经有这样倾向了的,如今要重新选择或离开钱维扬阵营的利益,都没有什么可能的。
  进到茶楼里,见钱维扬很闲适地坐着,可他却知道钱维扬找他来一定是有什么事要做好,这一点他是清楚的。当下也就要了杯茶,很尊敬地对钱维扬表示了自己的意思。两人各自喝茶抽烟,说着一些市里的闲事,唐祖德自然是听多说少,只是在紧要处配合一下钱维扬,让两人的闲话显得很融洽而密切。
  周贤民也很快到来,三个人招呼后都坐下来聊天。酝酿好后,钱维扬说,“贤民书记,你对开发区主任一职有什么想法?”这个事情对周贤民说来也是近期要做到工作,对开发区主任一职的竞争虽说激烈,但落入市里领导眼中的人却少,周贤民自然知道。
  “开发区是市里的一个最前端的窗口,是让外界直接了解我们柳市的前沿,也是我市经济发展最强劲的动力。对于开发区的重要性,市里领导人人都知道的,开发区主任让谁来主持也就很明显的选择。”周贤民说,“杨秀峰这个同志虽说年轻、资料也稍嫌浅些,可要说工作能力和工作业绩,还有谁能够相比?下面的人考察干部时,也有这样的结论。”
  钱维扬面带笑容地看着周贤民,等他说完了后,看看唐祖德。唐祖德不沾人事这一块的,自然不好搭话。钱维扬说,“市里对干部的考察,那也要按政策来做,可以将考虑面放宽一些才能够服众嘛,也才是党的组织原则的体现。”

  “开发区里还有另一个,那就是副主任王晓治。”周贤民说。
  “王晓治这个干部怎么样?”钱维扬没有看着周贤民,却看着唐祖德。
  唐祖德回到公丨安丨局里,关在办公室里在想自己的事,这些年来一直都不肯完全表态,主要就是有毛达和在缓冲,钱维扬也就不太着痕迹地将他收归阵营里,怕与毛达和之间出现太明显的冲突与隔膜。但如今毛达和已经走到气数的尽头,钱维扬也不再太顾忌,或者这一切也是毛达和暗地默许的事,在他离开之前让钱维扬尽多地收编一些紧要实权部门的一把手,才能更有利于主导市里的阵营力量。

  对于这些在市里之高的存在,唐祖德还无法接触过深也无法完全理解,他所知所想,也完全是在自己的认识范围中来进行推测,这种推测自然是很难和实际相吻合的。钱维扬和毛达和之间是不是有什么默契,还是钱维扬见时机成熟了要将政法系统完全收在手里,才能够更好地应对接下来的斗争?
  唐祖德知道自己的一些事都落在钱维扬手里,当然,对钱维扬在市里的威信和能力,心里也有投靠过去,才会在新一轮的机会里得到更好的位置。换届中,如果能够顺利保住局长一职并顺而接手政法委书记职位,才是唐祖德的心愿。
  以前市公丨安丨局长和政法委书记本就一个人来肩负的,只是在袁君之前,两职就分开了。而在唐祖德出任公丨安丨局局长之位时,袁君也在毛达和的力挺之下出任政法委书记,从而掌控政法系统,唐祖德在市里也才有这样模糊的立场。
  如今确实是一个机会,对他唐祖德说来如此,对钱维扬说来也给他创造一个拥立的机会。有拥立大功,今后等钱维扬坐上市委书记之位后,自然会对唐祖德论功行赏,政法委书记一职由他兼任也就顺利得多,使得市里政法委书记和公丨安丨局局长之位再重合为一人。
  接下来要怎么样配合钱维扬进行做工作,也就是公丨安丨口这边怎么样体现出对钱维扬的支持了。要怎么样去做?很明显,不能够有什么大动作,换届之前和换届过程中,维系社会各方面的稳定是公丨安丨系统的重责,否则,第一个给问责的就将是他唐祖德这个局长了。但却要弄些小波浪,让这些小事影响到市里的某一些人,但却又不会影响到大局。

  想到在办公室里钱维扬曾说起开发区的王晓治,就算没有明确说出来,但唐祖德也知道其用意的。开发区主任之争,就算他没有多接触开发区那边,但也知道开发区里几位主要领导之间有着猫腻,而这些就是市里的代言者而已。
  在公丨安丨局里唐祖德已经经营了几年,下面那些人可做什么事,心里早就有一本册。像高标就得让他去负责刑侦大案,给公丨安丨系统争光,但却不能够让他接触这些东西。两年前那总特大凶杀案至今都没有突破性进展,也让唐祖德和高标等人脸上失色得多,也让省里对他们有不少质疑的声音,只是近一年来各方面对此案似乎都不怎么关注了,让市局压力减少不少的同时,唐祖德也在暗中揣测,是不是高标触及到了什么,上面才会有这样的反响?

  这想法千万不能透露出来,要不然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