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0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这一笔钱,杨秀峰之前也曾想过的,知道要怎么样来应对。先在对那一百万集资款的较量中,不仅争取到时间,也完全将对方的步骤打乱了,才会将这一信息直接说出来的吧。杨秀峰心里明白,只要挨过这一夜,或许对方无法在自己身上找到所要的东西和突破口,就会放开自己的。毕竟他们最先的接口是配合工作,就算此时,都还是以配合工作来对杨秀峰进行要求。
  杨秀峰像是在回忆,可他的表情里却像没有记起似的,过一会说,“记不起来了。”
  “哦,这一笔钱应该是很特别的……”那人说,这自然不比吃饭娱乐,也不比过年过节的礼品往来,次数多了就容易忘记。杨秀峰感觉得到对面那人看着自己,也感觉得到他有一种自信和期待。对这一笔钱要是总以记不起了进行推脱,显然是不可能的。只有解释清楚,对方才能够放手,要不然,单凭这一笔钱就可以对自己进行拘押起来。
  “真的记不起来了……”杨秀峰说,但很坚定,像是真的一般。
  那几个人见杨秀峰这时是这样的态度,显然不肯进行配合了的,对视一下,那年轻人就有些不能够接受。只是杨秀峰对面那人却依旧沉着地看着杨秀峰,只有涉及到核心的东西,才是最难啃出来的。杨秀峰虽说走进体制里时间不长,但从接触到现在,也摸清了他的一些性格,只有将他磨去那种理性的坚持,才有可能真正地配合。而要是上手段,如今却是不能的,开发区那边的工作是市里谁都不想受到影响的。

  就算这次没有成功,杨秀峰不肯说话,这三十多万的款子还是落在他头上,要他背负着回开发区继续工作,显然也不是杨秀峰所愿意的。在离开之前,相信杨秀峰会有一种说法或解释。
  杨秀峰见对面的人心里笃定,也知道他在这个问题上将自己压得死死的,只是心里好笑,但事情总要向前推进。不是对方主动,就是自己主动。也就说,“能不能给一点提示……”
  几个人听杨秀峰这样说,就有种要将他暴打一顿的冲动,相互看着脸上都表露出神态来。倒是那女子嘴角带着一点笑容,这笑容有些讥讽之意,而杨秀峰对面坐的那人嘴角牵动了下,也就平静下来。这些年里在纪委遇到的人多了,什么样的都见过,也就有这样的心里承受,静一会,说,“你要是没有的提示,才能够记起来?”
  “我怎么知道?”杨秀峰立即说,也显示出他的心态来。“我要知道了,也就不会记不起的。”这样的心态是有足够的自信,那人知道杨秀峰在市里的角色定位,但还是觉得此时对背后的人还有这样足的信心?要么就是他的性格使然,遇上这种人又是在这一事件不够、不能上手段的情况下,估计这一夜是白辛苦了。
  那人站起来往外走,不说什么,但却给那个女干部一个暗示,不知道暗示意味着什么。杨秀峰也就有些担心那人离开一阵,两个年轻人会给他来一出“躲猫猫”的游戏,那真是有苦说不出的事,就算今后有机会见到领导,也难以找回这样的折磨。好在那女子坐到杨秀峰对面来,大家相持了大半夜,杨秀峰也不知道此时到底是什么时间,不过才熬一夜,都还很有精神的。
  到办公桌上将拿一支烟,在手里拿着,就像是才觉得自己对面是女人一样,杨秀峰将烟拿在手里就没有点,故意放在鼻头下闻一闻又再放下。女子也很玩味地看着杨秀峰,两人的眼神倒是没有交锋,各自都有意地回避着。房间里也就静下来,但各人的心思也都在转着,谁都想更多地占据主动,得到更多的东西。
  过意会那个三十多岁的回到房间里来,女子也就站起来让他过来坐,那人坐下后说,“怎么样,都记起一点了?”
  “到开发区后,工作上的事忙,迎来送往的,更多的时候要陪那些老板,不陪好他们就不肯掏腰包来支持我们的建设,开发区也就不能够完成市里交给的工作任务……”杨秀峰说。这些也都是借口,也是拖延时间的一种手段。
  那人冷哼一声,自然知道杨秀峰故意在找这样的借口,虽说也都是一般人所固有的反应,可在他们眼里看来就是很浅白的表演。冷哼之后,那人说,“据我们所知,涉及到这一笔钱的时间是在你到开发区之前的。”也算是一种明显的提示了,毕竟杨秀峰有了些反应,不打算咬紧牙关不说话的。
  没有进开发区之前,杨秀峰在市里的地位低微,就算跟在副市长严文联身边时,也没有什么地位。那段时间交结的朋友不少,主要都是教育方面的和在下面县里的一些领导。他们要找严文联要一些建设项目或投资项目,通过杨秀峰后才能见到领导,也就使得县里的领导就算级别比杨秀峰高,也肯诚心地交往巴结的。
  “嗯……”杨秀峰像是在努力回忆着,随后将之前拿出来的那支烟再拿起来,这个动作让纪委的几个人都有些心动起来,这样的动作弄不好就是杨秀峰肯开口的前兆。等杨秀峰点了烟,吸几口后,将那烟就灭掉,看着对面那人像是要说出来,却又转而再取了支烟来吸上。纪委的人倒是没有催,但却更加关注着杨秀峰了,同时,看他的时候也就有了更多一些的施压感。
  “李光洁的那三十万元,我记起来了,确实是有这样一回事。”杨秀峰说,随即就看见纪委的几个人脸上都有惊喜之色,他们也没有想到杨秀峰会这样说出来。那负责记录的干部更是坐直了身子,要将最快的速度发挥出来,将杨秀峰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准确记录下来。
  “请你具体说说当时的情况。”那个负责人说。
  “我记起来了,自然会对这笔钱是怎么回事说明白的,我也不想给纪委那里留下什么不好记录。”杨秀峰说着笑了笑。接着却再拿出一支烟来,但没有点着,玩味地闻了闻。
  “那是两年了吧,具体时间为也回忆不准确了。当时,我从市教育局借调到市政府里工作,在市政府办里工作上小心翼翼地,就怕出什么错,给送回原单位去,不说工作能力和自己的进步给耽误了,单是让熟悉的人得知也会受不了的,脸没有地方放了不是?”说着看了看纪委的几个人,见这些人都在等自己往下说,而没有应景地点头,只有继续说,“当时,也不认识李光洁,好像是他在市政大楼外等着,说是要给领导汇报工作汇报思想,要请我给传一句话去。

  这样的事物哪里肯做?自己都保不住,自己都见不到市里的领导也不敢主动去见领导的。李光洁这样的要求,自然尽力推掉。可李光洁那人真是说不清的,我尽力推,他却以为我有这样的能力,当真不知道他怎么想或听到谁给他说的什么话。就这样缠着我不肯罢休,缠几次后,一次就走到我家外等着,我怕他到家里去更影响我平时的生活,也就将他带给我的一个礼盒收了,也表示会对他的事尽力。先让他离开再说,谁知道他离开后我打开礼盒,就见到一张银行卡,后来按照所给的密码看了,见里面居然有三十万元,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放在手里三天,就给我家乡的贫困学校作为支助给捐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