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0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即那人出去叫饭,之前或许就有了准备的,晚餐来得很快。是送来盒饭,其他三人都在外面一间吃着,就那人进到房间里陪着杨秀峰一起吃,不知道是不是有监视的意思。杨秀峰的工作包已经给他们暂时保存,而手机在上车之后就给收走关机了的,要有什么想法这时也是不能,再说,杨秀峰也不想自己有什么动作,只要对他们所说的事都拒绝回应就成了。当然,要是对方给自己上手段确实有些难捱,但也不是就有着自己的。

  吃过饭后,那个女干部收拾,其他三个人也就进房间里来。对方摆明了阵势,杨秀峰也不会没将这些看在眼里。当下坐到那张办公桌前,做出很配合的样子。那个负责人就坐到杨秀峰对面,而另一个做好笔录的准备,将手提笔记本开了机静等着。
  “杨主任,今天请你过来是市纪委安排我们来和你落实一些工作上的问题,请你配合我们,同时,给你带来一些不便也请你理解。这些都是纪委工作的特色,我们也是有规定的。”那人说得很慢,仿佛要让杨秀峰听明白每一个字,也让他从此受到一些压力。对于干部说来,纪委找你喝茶,那就是对方已经找到了关于你的一些事由,才会对你采取行动的。至于知道多少,他们自然不会透露出来,很可能只知道一些细小的事,但要从这里找到大事件的突破口,也是有可能的。心态不好的人,在对方一些暗示或讯问技巧之下,说出来的话就可能将一些关键的东西无意中泄露出来。

  杨秀峰没有说话,只是显得平静地看着,那人又重复了一遍,杨秀峰还是不做什么表示的。随后那人说,“那我们就开始吧。”
  例行地问过杨秀峰的基本资料之后,那人说,“……柳河县的李光洁你是不是认识?”
  “认识。”杨秀峰说。
  “你们是朋友关系?还是其他什么关系?”那人说。
  “也就认识而已,朋友关系还谈不上。”
  “认识多久了?是怎么认识的?”
  “记不清了。”杨秀峰说,当然,李光洁怎么样找上他,心里自然知道,可这样的事却不能够说出来,说出来必然涉及到那笔三十万的钱。这一笔钱是一个核心问题吧,也是对方想要的东西吧。对于李光洁,目前还不能够就完全放弃了的,当然,不知道他是不是将那些往来的事都说出去,两人之间也必然不会在说法上对得了,只有少说一些才行。
  “时间不会太长吧,记不清了?”那人问,对杨秀峰的说法自然不肯就相信的。
  “记不请了,开发区里的工作多,平时往来的人也不少。”杨秀峰说,这样解释自然是说得过的,至于对方信与不信他不会去考虑。只是要做出一种配合的态度就可以了,杨秀峰知道怎么样做对自己最有利。

  这样反复地问,杨秀峰也都用最简短的话来回答,而说得最多的也就是“记不清”。那人也没有办法,没有想到杨秀峰会这样难缠。将杨秀峰带出柳市,也是有一定的风险的,杨秀峰在李光洁之间的关系上,主要就涉及到两笔具体的钱,但李钟达就想从这两笔钱里打开更大的一扇门来。理出市里核心与外面连线的脉络,从而将钱维扬的那些关系网给撕破,得到更有价值的东西来。可杨秀峰却不肯沾边,目前算是毫无进展,要将杨秀峰就这样拘押起来长时间审讯,条件也不成熟,弄不好会引发更猛烈的反击。

  “……那好,请你解释下这一笔钱吧。柳河县高斗镇赵云海在市里开发区集资了二十三万元,这笔钱是通过柳河县副县长李光洁转到开发区的,而李光洁总计在开发区里集资金额达到一百万之巨。你怎么解释?”
  “这有必要解释吗?如果要解释,我能不能用商业秘密来解释?”杨秀峰说,这一笔钱是在他的预料之中,也必须在这一笔钱上多纠缠一些时间和精力,才对自己更为有利。陈静已经在自己这里了解到情况来,市里的两大领导对雄健斌公司的集资收款,都没有什么说法,纪委里就算想要在这上面找出什么来,那是不可能的。
  “杨秀峰,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你认为涉及到一百万的金额都没有必要说明清楚?”那人虽说问了不少时间,几乎毫无进展,以为这一笔钱上,杨秀峰总会说出些问题来,从而能够在其中找到些什么,可他却一句话将这路给堵死。做笔录的那年轻人和另一个也都有些起火的样子来,倒是问他的人脸色平静,而那女子也看了杨秀峰一眼,可能是觉得这样的人有些好奇吧。
  “请问,你们是对这一笔钱认为是我贪墨了,还是对这笔钱的去向感兴趣?如果认为是我贪墨吞下,请尽管查账,不论是赵云海还是李光洁又或是谁,对这笔钱我也不是很清楚,你们说有一百万那就有一百万,说有五百万那就有五百万吧。要是对这笔钱的去向感兴趣,说句心里话,我是不能够解释的。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涉及过经济隐秘,经济泄密同样是违法的,我不能够明知而去做这样的事。”

  “胡搅蛮缠。”一旁的年轻人终于忍不住了,大声说“在党和国家面前,什么经济隐秘?找这样的托词来就能够将所做的事瞒下来?”
  杨秀峰没有说话,甚至看都不看那年轻人。那年轻人见他这样,虎地站起来,就像冲动了要动手一般。坐在杨秀峰对面的人伸手将他抓住,让他坐下去。看着杨秀峰说,“李光洁和赵云海已经将事情说明白了,就算你不说,那也不可能再瞒下去。”
  “我没有必要隐瞒,但却是不能够说的,你们想知道详情,完全可到开发区里去跟企业了解,对方给出什么样的资料或说法,也与我无关。不过,我要申明一点的是,我在其中要是有违法行为,我甘愿接受党纪国法处理的。”杨秀峰这句话说的硬气,也就让那些人觉得像从这里突破而无从下手之感。
  那三十多岁那人和女子低声商讨两句,女子出去一会,回来后点了点头。那人说,“李光洁曾将三十万元交到你手里,用来跑关系的,你怎么说?”
  “我有什么必要隐瞒?事实上是不能够说的,你们想知道详情,完全可到开发区里去跟企业了解,对方给出什么样的资料或说法,也与我无关。不过,我要申明一点的是,我在其中要是有违法行为,我甘愿接受党纪国法处理的。”杨秀峰这句话说的硬气,也就让那些人觉得想从他这里突破,找到意想中的东西,产生无从下手之感。

  那三十多岁那人和女子低声商讨两句,女子出去一会,回来后对那男人点了点头。杨秀峰见了,估计女子到外面做什么请示之类的。那人见到女子后,看着杨秀峰说,“李光洁曾将三十万元交到你手里,用来到市里跑关系的,你怎么说?”
  杨秀峰没有想到李光洁将这样的事,都说了出来,这人也真不知道死活,枉他还在体制里厮混这么久,脸基本的规则都领悟不出来。这也难怪,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性子,对事情的看法偏偏就有些少数人和大家都不太,他们还自以为是最好的。其实,在每一个单位也都能够遇上这样的人,而李光洁就是其中之一,在平时没有表现出来,显得沉稳而敏捷,但只要在有外在压力时,就完全失去了分寸和一般的理智认识,走进那种性格里的偏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