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7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明白,王家栋所说的“我们都看好你”其中“我们”中包括的人,他很庆幸自己当初对樊文良和王家栋采取的合作共赢的策略,不过,无论是樊文良还是王家栋,他们都是官场中的明白人,是很豁达高明的人,眼下这个钟鸣义显然不是这样的人,王家栋的话里也有提醒江帆的意思,无论是忍让还是还击,都是本分,只是要视情况而定。想到这里,放下筷子,说道:“王书记,我想马上开始广场项目招标,现在找的人很多,您知道,这个项目从始至终我都在参与,我也是学建筑出身的,我不是怕别人插手,别的工作他愿意怎么插手就怎么插手,我不在乎,我怕这个项目弄砸了,我想听听您的意见。”

  王家栋感到今天江帆就像有心事,他也放下筷子,说道:“既然你这样说,就说明你信任我,我也不藏着掖着。这样说吧,既然你不想让他插手,唯一的办法就是做在他的前头,另外可以把他的注意力引到别处,比如,酒厂,比如,基金会。这些政府工作你都可以提前安排。当然了,凭你在亢州的实力,如果政府工作不想让他插手,他就插不了手,甚至完全可以强势的跟他对着干,他捞不到便宜。但是这样对你不利,这就是我刚才说的双输的意思。稳,对你有利,乱,对别人有利。”

  江帆感到王家栋说的很实在,的确是这样,如果跟他对着干,钟鸣义不会捞到便宜,他江帆也不会捞到什么便宜,再有,市长和书记毕竟是有差别,如果书记没有大错,一般被责罚的都会是市长,他钟鸣义可以胡来,而江帆则不能。由于自己刚出道,落下个不好合作的名声也不好。这也是樊文良和翟炳德反复告诫自己的。响鼓不用重锤,江帆即刻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他端起酒杯,说道:“王书记,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王家栋和他碰了一下,喝了一口,冲他笑笑。彭长宜赶紧给两位领导满上。
  “你看过钟书记的履历吧?”王家栋突然问道。
  “看过。”江帆答。
  彭长宜盯着王家栋,心想,书记市长的履历他也看过,他记的清清楚楚,他甚至记得市里每个干部的履历,包括锦安市主要领导的履历,也曾经用心研究过。由于在干部科工作,彭长宜具备过目不忘的功夫。

  王家栋又说:“研究一下他的履历,你能找出他对什么感兴趣。”
  彭长宜恍然大悟,钟鸣义是当年锦安金融专科学校毕业的学生。
  江帆也明白了王家栋的意思,他似乎知道了该怎么做,但是,基金会和广场建设,甚至所有的政府工作,他都不希望别人插手,他不是护权,而的的确确他想贯彻自己的执政理念,想把亢州政府工作夯实,打下一个好底子。看来,彭长宜说的对,自己有时难免过于理想,现实永远是现实。
  “有一点你仍然要注意,书记可以把插手政府具体工作,他可以把事情搞砸,但是你还要做好收拾烂摊子的准备,有些事不能全靠书记,你也不能因为这件事是书记主抓而你当甩手掌柜的,有些事情该干预也要干预,不然最后损失的还是政府的工作。”王家栋进一步说道。
  江帆点点头,他刚才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王家栋即刻就说了出来,他担心的说:“既然他管了,我在插手合适吗?”
  王家栋说:“我相信对一些政策的出台,他会在会上征求意见的,到时你只要出于公心,提出自己的意见,大家会支持你的,不会有大碍。”
  “有道理。”江帆若有所思的点头说道。

  不得不说王家栋的老道,他在彭长宜的成长过程中,的确扮演了园丁校长的角色,这些也无形中影响了江帆。
  这天,彭长宜刚刚上班,孙其就敲开了他的门,进来后说道:“彭主任,莲花村来了一个上丨访丨户,想见您。”
  彭长宜一皱眉,说道:“怎么回事?”
  “他执意不跟我说,一定见到您才说。”孙其说道。
  彭长宜想了想说:“带他过来吧。”
  彭长宜始终还包着莲花村,他并没有像任小亮当初那样,把所包的村子转给自己的下任,而是继续由他包着。另外,彭长宜跟莲花村的村民也是不打不成交,村民对他也很信任,经常因为一些家务事和邻里纠纷直接找到他,他也的确解决了多起这样的事件,化解了许多矛盾,只要是莲花村的人来找他,他都会直接接待。
  不一会,孙其就带进一个五十多岁的人,彭长宜没见过他,示意让他坐下,和颜悦色的说道:“是您找我。”
  那个人见彭长宜说话客气,扑通一下,就给彭长宜跪下了。
  彭长宜一愣。
  孙其一步上前,就去拉他,哪知这个人执意不起来,声泪俱下的说道:“彭主任,你今天不给我做主,我就不起来。”

  彭长宜最反感动不动就给他跪下的人,脸上立刻有了怒色,厉声说道:“你这是在威胁我,你如果不起来,我什么主都不给你坐,我数三下,你要是不起来,我就让孙科长把那抻出去,你信不信!”
  孙其也呵斥道:“起来,有什么事说什么事,你跪在这里影响领导办公!”
  那个人一听,吓的立刻就起来了,他坐在刚才的椅子上,弯下腰,双手捧住脸就痛哭了起来。
  彭长宜看了一眼孙其,孙其说道:“别哭了,彭主任还要工作,你抓紧时间说吧。”
  那个人抬起头,接过彭长宜递给他的纸巾,擦了擦了眼泪,这才跟彭长宜诉说了自己的冤情。
  原来,这个人叫陈二喜,三十六七岁,是陈乐的远房堂叔,老实巴交的一个庄稼人。陈二喜年轻的时候,多次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积极报名参加根治海河的行动,成了远近闻名的劳动模范,并且成家立业。成家后的陈二喜,又连续五年去了海河工地,后来,妻子怀孕后,他才不去海河工地。妻子产下一个儿子,陈二喜很高兴,等孩子长到四五岁的时候,他发现儿子越来越不像自己,就对孩子的身世产生了怀疑,他就想起乡亲们的议论,说妻子在他去海河期间,和村里一个男人也是他的去海河工地的弟兄来往过密,他儿子有可能就是那个人的种。

  他这才想起自己结婚第五年妻子才怀上孩子的事实,于是自己就悄悄的到医院进行了检查,医生告诉他患有先天疾病,生育的可能性不大,但也不排除例外。这个消息如当头一棒,几乎把他打蒙。那天,老实的陈二喜一人在小饭馆喝了酒,回到家后,把媳妇暴打了一顿,但是媳妇死活不承认自己有出轨行为,一口咬定孩子就是他的,那个时候,亲子鉴定的知识远没有普及到当今的程度。陈二喜没敢把自己有病的事告诉媳妇,因为他也有私心,一旦告诉媳妇自己不能生育这个事实,就会把媳妇逼走,到时他就会鸡飞蛋打。

  中国人有句名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农村,没有后,好像就是祖上没有积德,是辱没门庭的事,既然媳妇不承认跟别人有关系,那么他就不敢声张了,就默认了,一家人仍然和睦相处。日子久了,陈二喜并没有发现媳妇有什么不轨的地方,儿子长到十多岁,越来越像媳妇,一点都不像传说的那个男人。他甚至就认为这个孩子就是自己亲生的,可能自己在有生育疾病的前提下,瞎猫碰上死耗子,再放了无数空枪之后,就有一次命中了目标,种下了自己的种。如今,庸医太多,大夫的话也不能全信,渐渐他也就把这事忘记了。

  直到有一天,一个声称自己就是孩子父亲的人找上门来,又把陈二喜拖进了屈辱的深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