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7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想了想说道:“好,您什么时候去,通知我一声就行。”

  翟炳德点点头,说道:“好多年不见了,不敢想象他变成什么样子了。”
  江帆笑了一下,说道:“还行吧。”
  “如今离任了,更应该去看看他了,你岳母恢复的怎么样?”翟炳德问道。
  江帆说:“应该不错,前阶段我听说疗养去了。”
  “对了,我记得老首长有个儿子在国土局工作吧?”

  “是的。”江帆答着。
  “我记得是个副处长吧?”
  江帆笑笑,说道:“现在是处长了。”
  翟炳德问了一圈,就没问妻子袁小姶,估计他是故意遗漏下这个人吧,过了一会,他说:“小江,现在你的事业刚起步,许多事都需要你谨慎处理,包括个人问题。年轻人容易犯冲动的毛病,许多事一旦做了,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我这话你懂吗?”
  江帆点点头,没有说话。
  翟炳德知道他没有说服江帆,就笑笑说:“许多人都是这么过来的,智者,不光要善于保护自己的政治羽毛的,还要善于让自己飞的更高,利用可以利用的一切力量,为自己所用,我这话你能明白吗?”

  江帆点点头,说:“谢谢您的提醒,我明白。”
  江帆不想跟他探讨自己的个人问题,他相信,只要自己认准了,他会得到解脱的,他在等时间,等到了法律上认可的分居时间,那样的话他就可以起诉离婚。
  尽管翟炳德说的有道理,但是,自己也不能因为官位而将就一段本来已经死亡了的婚姻,何况,死亡婚姻在前,官位在后,他之所以离开北京,到基层挂职,为的就是离婚,何况自己有了小鹿,他是要她一辈子的那个人,他不能辜负了丁一。所以,翟炳德的话他只是礼貌的听着。
  这时,已经升至锦安市政府秘书长的戴隽茹进来,江帆连忙站起,说道:“戴秘书长好。”

  戴秘书长一看江帆在这里,就冲他点头微笑,并伸手示意他坐下,然后站在翟炳德桌子的旁边,说道:“翟书记,客人们都到了,您看……”
  翟炳德看了一下手表,跟江帆说道:“我去会见一下乌兹别克斯坦的客人,他们想跟咱们搞皮毛贸易合作,你自便吧,我没事了。”
  江帆说道:“有事您随时召唤我,我去董市长那里看看,看他有什么事没有?”
  翟炳德皱了一下眉,没言语。
  戴秘书长说:“董市长也参加会见仪式。”
  江帆站起来,笑笑,说道:“那我去趟金融学院。”
  已经走到门口的翟炳德,听他说去金融学院,就回过头说:“去哪儿干嘛?”
  “我想咨询一下农村基金会的事,有些政策方面的界定比较模糊,我想听听专家们的意见。”

  翟炳德站在走廊里,说道:“成立农村金融基金会,是国务院、省政府的下发的文件通知,不是咱们锦安市的主意,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明不明白也得遵照执行,董市长跟我说,他以为亢州动作最快,因为你们经济基础好,没想到你们到现在都没有动作,怎么回事?”
  江帆笑了,说:“执行是肯定的,我只想搞清楚一些有可能出现的情况,以便以后在实际操作中,能够提前规避风险,尽量少出差错。”
  尽管翟炳德从内心里很赞赏江帆工作的科学性和严谨性,但嘴上却说:“什么事都听那些专家的就什么都干不成了,再说,那个学校是刚刚由专科学校改的金融学院,能有什么专家?”
  江帆笑笑,没有说什么,看了一眼翟炳德的背影,江帆就下了楼,坐上自己的车,直接向锦安金融学院驶去。
  果然如翟炳德所说,那个金融系的教授知道的还不如自己多。但是这个教授是曹南给他介绍的,并且曹南在他头来锦安前已经跟教授打好招呼,出于礼貌,他也要去拜会一下。教授对眼下农村基金会这个新生事物,知道的并不多,而且没有研究,简单的聊了几句后,江帆就起身告辞。
  出来的时候他就想,一个搞经济和金融的教授,不和社会发展同步,怎么能教出适应形势需要的学生?想到这里,他给同学薛阳打了电话,让他帮忙找个这方面的专家,了解一下眼下农村基金会的情况,特别嘱咐他一定要找了解当今经济形势的人,要和现实社会接轨的人。
  薛阳笑了,说道:“你的要求还蛮高的,好,我想想,有消息告诉你。”
  江帆刚回到单位,曹南就过来告诉他,锦安市长董兴要他回来后给他打电话。江帆一愣,心想,自己刚回来呀,而且本来想去请示工作,因为他也要接待外宾,才没去找他。想到这里,他赶紧给董市长办公室打了电话。
  秘书接的,秘书说,董市长刚出去,一会回来转告。
  江帆放下了电话,他在想,是不是自己没有去市长那里,市长挑理了?江帆心里有了一丝不安,最近,他也听到一些消息,说翟书记和董市长出现一些摩擦,自己刚才去了翟书记那里而没去市长那里,市长会不会有其他想法?看来,以后自己要在这些细微处注意了,尽管知道市长也要会见国际友人,自己就不能等吗?或者哪怕在他面前露一面,表示一下诚意也好,再说了,来一趟锦安不容易,连市长都没见一面就回来了,的确自己有点那个了。

  江帆坐在办公室正在反省着,电话响了,他接过一听,是董市长,赶紧解释到:“市长,从翟书记屋里出来后,本想去您那里,后来听说您也参加会见仪式,我就回来了,您有什么指示?”
  董市长说:“我也是听翟书记说你来了,我们会见仪式二十多分钟就结束了,我想说的是,成立农村基金会的事,已经有六个地方要在这几天挂牌营业,亢州可是落后了。”
  江帆不知道翟书记是否和他说了自己去金融学院的事,就说:“我们也正在积极筹备,我想把工作做细一点,做扎实一点。”
  董兴市长说:“你们可以先在北城搞试点,北城经济实力好,融资应该不成问题。”
  江帆说:“是这样想的,这项工作我们抓紧进行。市长,还有一事,就是上次我跟您汇报的酒厂改制的事……”

  “有时间过来说吧,电话说不清。”
  江帆赶紧打住,说道:“好好,我尽快过去找您汇报。”
  挂了市长电话,江帆的心稍稍放下一点,似乎从市长的语气中,没有听出什么不满之处,但这次也给他敲了警钟。
  酒厂改制和城市中心广场建设这两个项目,按照年初的政府工作报告,都应该是在今年进行的项目,就是因为钟鸣义插手,速度慢了下来。酒厂还好,慢也不耽误什么,但是广场建设就不一样了,涉及到工期和投资问题,目前,这项工作进行到招标阶段,想到这里,他打电话把主抓这两项工作的副市长魏国才叫了进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