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房东阿姨同居的日子里,房东女儿才是美女尤物》
第957节

作者: 康宗宪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穆剑霖笑呵呵的样子,让我有些看不透。

  他到底想干什么?
  让人代替我去拍卖会。
  是,这样可以规避风险。可是这样又有什么意义?我是打算去和情歌一起去解救乌克兰名模和陆妍的。如果我不去,这又有什么意思?
  我承认,在这件事情上,我有些关心则乱,我看不到之后的布局。
  但我也知道,穆青不好对付,把他一手调教出来的穆剑霖,更是一只吃人的老虎。
  我被穆剑霖看得心里惊疑不定。
  看了狐狸一眼,狐狸面无表情,没有回应我。
  “相信我?”
  穆剑霖看着我,又问了一次。
  我皱着眉头:“你确定这样有用?你要知道你的侄子可没那么好糊弄呢。”

  穆剑霖淡淡一笑:“碧加侯爵的酒庄,离这个酒庄还是有一定距离的,不是吗?而且穆青一定也不会傻到把自己置身于那种危险的境地之中,对吗?”
  我浑身一震,被穆剑霖传递给我的消息吓了一跳:“你的意思是……”
  “这次,我和你是合作,我给你上一课,让你看看这个世间的冷暖。”
  ……
  “那边怎么样?”
  等我从客房中走出来的时候,狐狸也跟着我。我看着连亚光问道。
  连亚光摇了摇头:“一直在做着试探,国内股市也停盘了。冷霞说,到现在还没搞清楚他们的意图。但她估计,明天一开盘,他们会继续纠缠。”
  我有些头疼,但还是嘱咐道:“让冷霞先休息。”
  冷霞是我的弟媳妇,我可不想因为我的原因,影响了她的健康。这个时候哈市已经是冬天了,而且还是最冷的时候,坐月子的女人,在这个时候是连水都不能沾的。
  “一会儿来我房间一趟。”
  我走到苗淼的跟前,小声说了一句。
  然后就告诉大家先散了吧,明天就是戛纳电影展的最后一天了,还要赶紧把航母上的现场撤一下。明天要忙活的事情太多了。
  狐狸跟着我走进了保罗给我这个最大的庄主准备的房子,因为玛歌酒庄的城堡,还住着pierre家族的人。这也是法国方面对这次收购案的妥协和条件。你可以买酒庄,但是必须要允许皮埃尔终生居住在城堡里,还好那个家伙也已经行将就木了,城堡很快我们就可以回购回来。
  “他可信么?”
  我看着狐狸问道。
  毕竟穆剑霖是刘三卦的徒弟,刘三卦是一直想把穆剑霖这个劣徒给弄死的。可是现在又出了一个穆青,让刘三卦很是头疼。这个老头子也是很不容易,这次竟然默许了穆剑霖下山来和我合作。这也就说明刘三卦对穆剑霖的本事还是很放心的。

  狐狸笑道:“穆剑霖同样也有很多徒弟。”
  “噢?”
  我眼睛一亮。
  “而且大多都是亡命之徒。师父这次没有多说什么,只说可以让穆剑霖来,但要小心被他反咬一口。”

  狐狸认真说道。
  我深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狐狸告别离去,我看了一下表,这折腾来折腾去,已经是法国时间凌晨三点了。大概是中国的时间早上九点。
  我洗了个澡,让自己精神了一下,这才拿起手机,给苏娜打了一个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有些惊疑不定。总觉得这次的事情,大概会是和穆青斗争这么久来,自己掌控最为薄弱的一次。
  “嗯?和英国美女约完会了?”
  苏娜接了电话,呵呵一笑。
  “我想你了……”
  我有些疲惫,趴在了舒服的被子上。
  苏娜没想到我对于她的揶揄没有接茬,反而开口就是这么几个字。她明显顿了一下:“想我就回来吧。”
  “我怕我回不去了。”

  我自嘲一笑。
  “不吉利的话就不要多说了。咱妈每天给你烧香拜菩萨的,搞得我也跟着信佛了。就是不知道咱妈到底信观音菩萨,还是信吕洞宾。今天拜拜这个,明天拜拜那个。”
  苏娜轻声笑了一下。
  我听了也想笑:“这个都差不多,都是咱中国的东西。佛本是道嘛。”
  “累么?”
  苏娜那边孩子哭了一下,她大概是在喂奶,很快孩子就不哭了。

  “嗯,有点迷糊。”
  我有气无力说了一句。
  “累就对了,因为现在事情多了。所以累。”
  我嗯了一声。
  听着孩子在那边吧唧吧唧吃着奶,心里一股暖流流过。
  “累是因为自己扛的事情太多了。而且,有些事情,你不愿意去相信,不愿意去正视,也不愿意去面对。所以累,你懂吗?”
  苏娜突然说了一句。
  我一时语塞,知道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自己的还是她。
  “跟你说一件事儿。”
  苏娜突然说道。

  这个时候,房间门被轻轻打开了,我一手拿着手机,回头看了一眼,是苗淼过来了。苗淼冲着我挤了一下眼睛,示意我继续打我的电话,不用管她。
  “什么事儿?”
  我问苏娜。
  那边的手机,已经离开了苏娜的嘴边,而是放到了孩子的旁边,孩子动弹的声音我都能很清晰地听到。
  “爸爸,爸爸”
  苏娜的声音。
  我浑身一震,坐了起来。
  “叫,爸爸,爸爸!”
  苏娜一直在引导。
  我握着手机的力量都大了一些。

  果然。
  过了一会儿,手机那边传来一声不太清晰,奶声奶气的叫声。
  “爸,爸……”
  我仿佛一下子就被打了鸡血一般,从床上蹦了起来:“是谁?谁会叫爸爸了?是小秋千,还是小煜凡?”

  “爸爸……”
  又在苏娜的引导之下,叫了几声,苏娜才拿到耳边,咯咯笑道:“舒服吗?叫的第一声就是爸爸,连我这个妈妈都不认。是你最疼的小秋千。”
  “真好真好,我再听几声!”
  刚才还浑身无力的我,好像一下子就有了力气,激动不已。
  “好好的,我们等你回来。”
  苏娜终于挂了电话。
  我深深吸了口气,仿佛一下子心中就充满了斗志。
  特么的,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老子刘毅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什么阵仗没有见过。还能死在异国他乡不成?

  不行就干他丫的!
  就像我之前说过的,我必须要活着,好活赖活都要活着。因为我还有苏娜,还有父母,还有儿女。我不能那么容易就被击败,不能那么容易就意志消沉。我的钱给其他人花,我的孩子给其他男人揍,我的老婆给其他男人上?
  这个世界上,除了家人,还有谁?
  我终于鼓足勇气,回头看着眯着眼看着我的苗淼。

  “为什么你会说,李猛很奇怪?”
  我再一次问了出来。
  苗淼一愣,故意吐了吐香舌,靠在沙发上,笑道:“我还以为你会对我潜规则呢,吓我一跳……”
  我白眼一翻。
  能不能跟上节奏?
  我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这壮志凌云的气氛,就特么被你打破了。
  “李猛其实人不错,很体贴,很温柔,也有浪漫细胞。”
  苗淼取笑了我一下,笑着说道。
  我嗯了一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