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43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明显,几乎静止不动、雷达失灵、通讯陷入瘫痪、编队指挥所到处“云雾缭绕”的“约克城”号作为舰队指挥舰的功能已完全丧失。此时弗莱彻面临两种选择。第一是选择“大黄蜂”号作为自己的新旗舰。尽管稍显麻烦,但并非完全不具可操作性。两舰之间的距离速度快的驱逐舰一小时就能跑完。战前尼米兹上将曾明确指出,由弗莱彻负责整个战场的战术指挥,登上航母继续指挥全局对他来说名正言顺,毫无争议。况且此时的战局正朝着有利于美军的方向发展,弗莱彻心里清楚得很,谁作为第一指挥官赢得了这场至关重要的战役,谁就将成为众望所归的国民英雄,并以海战的伟大胜利名垂青史,为世人永远铭记。但是根据战场形势,弗莱彻认为那样做并非上策,势必造成指挥上的混乱。何况斯普鲁恩斯之前指挥得是那么好,他的身边又有以勃朗宁为首的精明强干的第十六特混舰队参谋班子辅佐,当意识到自己已不可能最有效地指挥空中打击力量时,他就毅然决定把指挥权交给斯普鲁恩斯。这是一种无私、真诚、爱国主义的行为。顾全大局的弗莱彻迅速做出决定,将司令部就近搬到一艘重巡洋舰上去。

  日期:2018-03-30 22:25:13
  (正文)
  相比南云的犹抱琵琶半遮面,弗莱彻的举动显得自然、简捷、落落大方,根本无需刘易斯和巴克马斯特的规劝,这就是美国人的特有思维,也是弗莱彻一贯务实的工作作风。他希望斯普鲁恩斯的第十六特混舰队能继续战斗,自己则集中精力拯救“约克城”号。离开航母无疑十分明智,也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第十七特混舰队司令部与巴克马斯特和他的水兵们彼此各司其职、互不干扰,这对于双方无疑都是有利的。

  新旗舰选择了重巡洋舰“阿斯托利亚”号,不仅在于之前弗莱彻曾长期在该舰服役,还因为他的同学兼“闺蜜”史密斯少将此时就在这艘舰上。12时38分,他向史密斯发出信号,尽快派小艇来把自己接走,还有司令部的参谋、通讯值班军官和无线电情报小组。当时英国皇家海军的联络官麦克尔兰恩中校—他曾经担任功勋卓著的“暴怒”号航空母舰副舰长—也在现场观摩战斗,这位“客人”后来如此形容当时的弗莱彻和参谋长刘易斯,“两人均镇定自若,处乱不惊”。

  巡洋舰的二号机动救生艇到达之后,参谋们一个个攀绳而下。轮到弗莱彻时,这位已经57岁的少将拉住绳子试了试,却无力攀爬。“干这玩意儿,我他妈的是有点老啦,”少将自嘲道,“你们最好是用绳把我吊下去。”于是两名水手把一根揽绳套在他的腋下,把他像条大鱼似地拴在单套结绳子的一端,小心翼翼地放了下去。13时23分,司令部成员全部登上了重巡洋舰。随军记者福斯特黑利风趣地说,“这些满面烟火色的人看上去就像被铁链拴在一起的难民”。在信号平台上,弗莱彻看到了自己的亲密战友史密斯少将。当小艇接完第二船人时,两架俯冲轰炸机几乎挨着舷梯迫降下来。那正是攻击“苍龙”号后油料耗尽的莱斯利少校和霍姆伯格少尉。两名飞行员和他们的机枪手敏捷熟练地从橡皮筏跨上了救生艇,然后顺绳梯再爬上巡洋舰。他们选择的时机极佳,动作娴热得好像攀岩队员一样。

  在巡洋舰上,弗莱彻的第一条命令发给了“波特兰”号舰长劳伦斯杜博斯上校,让他用重巡洋舰拖曳受伤的航母。很快,利科尔上校率领的4艘支援舰只也赶到了现场。因为“彭萨科拉”号的CXAM雷达优于其它舰上的SC雷达,该舰接管了整支舰队的雷达警戒任务。为避免日军无线电测向人员通过电报探知几乎静止的“约克城”号的具体方位,弗莱彻让“阿斯托利亚”号派出两架寇蒂斯水上飞机前往中途岛,向珍珠港发出关于现场情况的详细报告。弗莱彻告诉尼米兹,“约克城”号中弹3颗后无法航行,但“显然仍具有适航性”,同时由斯普鲁恩斯的第十六特混舰队继续与日军交战。若无其它指示,第十七特混舰队将“保护并抢救受伤的航母”。

  13时35分,当“波特兰”号正准备向航母上传递两条牵引索时,奇迹出现了。之前几乎静止不动的“约克城”号依靠自身的动力开始慢慢移动了,烟囱里突然冒出一团又一团的白色蒸汽。在珊瑚海历经磨砺的“约克城”号的确不同反响。在轮机官约翰德拉尼少校的指挥下,轮机兵和锅炉工创造了奇迹。一等武器军士查尔斯克兰史密斯和他一号锅炉的人员冒着令人窒息的炽热、呛人的烟雾以及随时可能被炸得粉身碎骨的危险,迅速烧出了足够的蒸汽,带动了辅助动力系统。技术娴熟的轮机兵通过艰辛努力修复了排烟通道,三台锅炉得以恢复运转,这意味着“约克城”号的速度很快就能提高到20节以上。

  航母上爆发出一阵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所有护航舰船将受伤的“约克城”号团团围住,每艘舰上都爆发出兴奋与亲切的呼喊声。与航母上的欢呼声遥相呼应,此起彼伏。经久不息的欢呼声温暖着巴克马斯特的心田,眼含热泪的上校不仅将原来的“求救”旗换成了“我舰速度5节”的信号旗,同时下令在桅杆最高处升起了一面崭新的战旗。见此情景,弗莱彻立即取消了拖曳命令,重整队形向东南方向缓缓退却。

  14时09分,东方天幕下爆出了一团火花。已经跟踪美军长达三小时之久的“筑摩”号五号侦察机在两架野猫的夹击下被击成碎片。美军飞行员看到有一名机组成员跳伞,但岳琦正孝和飞行员原屋尚、电报员田口博也无一幸存。
  到14时20分,“约克城”号的航速已达到15节,14时37分更上升至19节。那10架执行搜索任务的侦察轰炸机已接到命令,完成任务后不必返回航母直接飞往中途岛。当弗莱彻将航向调整为正东时,航母上的水兵们顿时欣喜若狂,“布雷默顿,我们来了!”尼米兹上将亲口许诺的“绝对不止两个星期”的归国度假仿佛就在眼前。但英勇的“约克城”号注定再也看不到任何陆地了。14时27分,“彭萨科拉”号的雷达已经发出预警,西北方向80公里处另一批不明目标正在快速逼近—那正是不屈不挠的山口少将派出的“飞龙”号的第三攻击机队。

  在放飞了小林大尉的第二攻击机队之后,“飞龙”号一直到12时45分才收到前线发回的消息:“敌军一艘航母起火,在视线范围内看不到任何友机,我正在返航。”发来电报的不是小林、山下或近藤武宪三位大尉,而是第二小队小队长中山俊松海军少尉。这封电报让山口和加来喜忧参半。喜的是攻击取得了显赫战果,成功瘫痪敌军航空母舰一艘。忧的是通常情况下中山是不会越过上级直接汇报的,他的电报预示着那几位大尉很可能已全部阵亡。

  山口终于在13时整得到了更为确切的消息,它是从木村少将的“长良”号上发过来的。曾经为美军俯冲轰炸机充任向导的“岚”号驱逐舰从距离机动部队不远的海面上抓获了一名美军俘虏,他是“约克城”号的一名鱼雷机飞行员—来自芝加哥的威斯利奥斯马斯少尉。“岚”号鱼雷长谷川清澄是舰上唯一懂点英文的人,审讯俘虏的重任因此由他承担。谷川持刀进行威胁,23岁的少尉向日本人供认:美军参战航母有“约克城”、“企业”和“大黄蜂”号,还有6艘巡洋舰及大约10艘驱逐舰。“约克城”号由2艘巡洋舰和3艘驱逐舰护航,单独作战。他们于5月31日晨自珍珠港起航,6月1日抵达中途岛附近,之后就在该海域进行南北向巡逻。到5月31日,珍珠港内已无任何重型舰只。这一事实同时说明了日军精心布置的潜艇警戒线为什么最终一事无成。当那些潜艇到达指定阵位之前,人家美国人早已大摇大摆地晃过去了。

  年轻人选择与日本人合作显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当天下午,舰长渡边中佐下令处决已无利用价值的俘虏,并将尸体抛入大海。渡边未能活过战争,如果他能幸存也肯定会因战争罪行被美军处死。杀俘不详,“岚”号在无意中充当美军轰炸机的向导完全属于咎由自取。
  奥斯马斯少尉的供词很快得到了的证实。因发报机故障无奈返航的那架彗星新式侦察机回到机动部队上空时发现,“苍龙”号已中弹起火,他只好降落在唯一的那条飞行甲板上。被唤至跟前的近藤勇飞曹长告诉山口,“因发报机故障未能及时发回报告,所以急忙返航前来汇报。敌舰队中包含3艘航空母舰,其中一支编队位于受小林攻击那支编队的南方不远处。”其实即使没有美军俘虏的供述和侦察机的报告,山口也应该判断出美军参战的航母绝对不止一艘。连老酒都能看出来,上午机动部队先后遭遇三支鱼雷机队的进攻,那为数众多的俯冲轰炸机绝对不可能来自同一艘航母。

  现在,孑然一身的“飞龙”号要单独面对美军3艘第一流的航空母舰。一切表明,目前日本人已经毫无胜算。即使小林机队成功瘫痪了美军一艘航母,“飞龙”号残缺的攻击队也无法在与敌军两艘航母的对垒中取胜。投入的军事力量越薄弱,受到的伤亡就会越惨重—这是人类自有战争以来所有参与者都很清楚的道理。如果之前18架俯冲轰炸机只能重创敌军一艘航母,指望更加脆弱的10架鱼雷机击沉美军剩余的两艘航母几无可能。除非美国人毫不还手,静静地停在海上等着挨炸。

  但山口依然斗志昂扬,毫无惧色。他决心发起不间断的持续攻击,摧毁或重创美军的所有航母,为占据压倒性优势的水面舰艇开辟出一条胜利之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