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9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目前汇报上来的材料看,主要涉及到三个人,而最突出的也是赵云海能够在高斗镇有这样强势存在的后背的直接支持者,就是李光洁副县长。李光洁之前是抓建设、交通、政法的副县长,前不久才进入县委常委里,手里的权势不小,在县里虽说不足以和书记、县长直接抗衡,但最近入常后也就更加得势。据传闻和市里的关系就更深了的。”在这个圈子里,李钟达说话也没有什么担负,直接将听来的都说了出来。李光洁和市里的关系,就算李钟达没有将市里的人点出来,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

  徐燕萍沉吟着,其他人也就不说话,要怎么样决定都得以徐燕萍为准。现今所处的时间很不同,市里换届在即,要是举措失据,就会将整盘棋都下得被动起来。这一点,就算不说出来,这些人都心里有这些认知的。李钟达和刘君茂等人更是明白,目前竞争柳市市委书记一职,就在徐燕萍和钱维扬之间进行着,而省里至今都还没有明确的指向,也表示着省里的斗争也是很激烈。
  市里要是走错一步,就会让对方占据更为有利的地步。
  “钟达书记,高斗镇的事件要处理得高调,高效率,网络媒体上不会给我们多少时间的,也不会给我们讲程序,他们只要看我们市委的态度和处理结果,省里至少也要看到我们对这一事件的工作进展,消除负面的影响。”
  “是,市委之前的决策是仅局限在高斗镇……”李钟达说,从实际情况来看,赵云海肯定不会是孤立的,要不然他也就不会站得住脚的。这时,要将赵云海之外的因素都完全剥离开,对于市委纪委的工作组说来,也是不难的,同样的事纪委里的干部也经常这样处理过。但在网络上,单就处理赵云海一个,能不能将舆论平息下来?显然是不可能的,市纪委就有必要做出第二步的准备,这也是李钟达这一次找徐燕萍的最主要的目的。要做好这样的准备,和徐燕萍商讨好对策,看怎么样来把握这个度才是最为有利的。

  徐燕萍自然是明白的,对于这样的****,有着直觉的敏感性。思索一会,看着李钟达和刘君茂,说,“高斗镇里所发生的事件,不单要面对媒体和众多网民的质疑,对我们自己而言,也要经受得住自己对自己的质疑,要经受得住省里对我们的质疑,更要经受得住党纪国法的质疑。这个底线是不能够丢掉的,离开这一底线,我们的党纪部门、执法部门岂不是成为单纯的某些人的需要了?当然,其中的紧与松要有一定的把握,这就要求我们在执法过程中要有理有据有节。这些区别对待的依据,也就是看涉及到的对象所犯下的是过错还是罪行。”

  刘君茂首先就表示了赞同,李钟达现就有利这样的认识,这时也不做什么表示。
  “李光洁有哪些具体情况?”徐燕萍说。
  “从目前所掌握的情况看,但从高斗镇赵云海相关的材料看,主要涉及到三个方面。一是接受赵云海的性接待,至少与高斗镇五个以上女干部有过关系,其中,吴丽娟带半强迫的性质。之所以说是半强迫的,主要责任在赵云海的威逼下做出这样的事的,当然,李光洁也是在知情的情况下接受的。二是近五年来先后接受赵云海所送钱物总计不少于八十万元,其中,近半月还利用集资的名目从赵云海手里收走二十三万元,但这笔钱却是给了收据作为柳市开发区某公司收款开发项目的,暂不计在内,要进一步核查。其三是在赵云海被实名举报之后,积极活动,为赵云海继续出任新职大肆活动,显然是带有很强的目的性的,达到掩饰赵云海在高斗镇里所犯罪行的意图。据工作组所估计,李光洁在县里肯定不止于赵云海的关系,涉及到的问题也就不止于目前所知,深挖下去肯定能够找到更多的更翔实的犯罪实据。”

  “好,在李光洁这边先做好外围工作,再在市里争取,这样的品德败坏、思想腐化的领导,我们态度坚决地清除我们的队伍。”徐燕萍说,李钟达和刘君茂都点了头的。
  “市长,工作组那边会做好工作的。只是市里……”李钟达心里还是有疑虑的,李光洁在市里找到了关系,钱维扬会不会站出来维护他?那就要看在市里的博弈了。
  “事实面前,我相信我们的领导都会有思想认识的。”徐燕萍说。
  李钟达离开后,陈静却没有走,收拾好办公室领导们用过的杯具,见市长还在自己办公桌后沉思着。心里也知道自己老板面对的是什么,到柳市这些年来,徐燕萍从毫无根基到站稳脚跟,到目前已经至少有两个最得力的同盟者,那都是老板用她的工作能力和执政思想,使得李钟达、刘君茂成为她的支持者。在这样的基础上,这一阵营也就慢慢形成,能够和钱维扬、毛达和等进行抗衡与博弈,至于谁才是真正的胜出者,谁才能够笑到最后,形势并不明朗。

  陈静给徐燕萍换了一杯茶,放下后准备离开,徐燕萍说,“不忙走,我心头乱着,陪我说会话吧。”说着站了起来,往沙发那边走。陈静将新泡好的茶移到茶几上,两人并排坐着,陈静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平时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更多的都是说一些和工作没有关系的事,甚至笑闹一番,能够将那种工作上的压力减轻。但今天分明情况不对,柳河县那边的事听了后,心里一直都很郁闷沉重,根本就没有说笑的情绪。

  陈静也能够体会到徐燕萍现在在想着什么,不外乎是对柳河县和市里的阻力要怎么来排开,但这两个话题说起来会让人更沉闷难受的。
  “在想什么?”徐燕萍说看着陈静。“我能想什么?姐,我总觉得帮不上你……”陈静说。
  “说什么傻话了。柳河县那边的事,在哪里不会发生?我们得知了坚决去处理,也算给这些女干部一个伸冤的机会,我们也就能够做这么多了。官场上,其实就是男人们的天下……”
  “姐,你就比他们做得好。”陈静说,随即又说,“不过,也比他们做得更累。”
  “不说这些了。陈静,你听说过开发区里哪一家的项目在收款?”“没听说过,也没有见到任何迹象。那个杨秀峰不知道又在玩什么名堂,姐,我觉得让他在开发区里得势,让他主导开发区的进展,对我们说来不会有利的。收取民间存款来建设项目,亏他们也能够想得到,也不知道在其中有玩什么花样,这个人总之要离开远些才好。”
  “陈静,你说开发区要是交给王晓治或王正忠来主导,能不能有现在的局面?”
  “……”
  “抛开他在钱维扬那边的立场,从工作的角度来看,开发区交到他手里拿过取得如今的成绩,将局面打开了,对柳市的发展对我们不也都有着好不错的结果?”
  “姐……我知道你的意思。”
  “我也知道你的意思,我想,是不是派你去用美人计?”徐燕萍说着就笑。

  虽说是一句玩笑话,但陈静听了后却有很大反响。对杨秀峰在工作上的能力表现和做出的成就,确实是让人不得不认可的,可心里对他却有种本能的排斥,说不清是为什么。这个问题也是陈静一直都回避的,要说徐燕萍看人看事,是以大局为重,是用对全局工作的有利于否来衡量一个人能不能用,陈静也是有这样的想法的,对杨秀峰却有着一种跳开一切的拒绝思维,从不从什么角度来接受他。

  她自己也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或者说回避这个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