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9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维扬也是匆忙过来,或许是李光洁到市里来才使得他决定要见一见杨秀峰的。到楼上来后,金碧云上来陪他,看杨秀峰时也平和自然了。钱维扬却要她到楼下去,等金碧云走后钱维扬看着杨秀峰,看一阵,说,“情况怎么样?”杨秀峰也就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说,“心思浮动,举措失据,让人对他担心啊。”
  钱维扬要知道的是李光洁的精神状况,而不是针对李光洁在县里到底做过什么,想李光洁做过的事,那都是下面领导干部人人做过的,只是程度上有些区别而已。没有什么值得去弄清楚的,但会不会有后遗症,却是要看他的心念意志力,能不能守住阵脚会不会波及到其他人,才是钱维扬所关心的。
  李光洁要是经受不住考验,对钱维扬本人说来没有什么,但可能波及到杨秀峰,也可能波及到滕兆海或其他钱维扬身边的人,这样就会波及到阵营的稳定,钱维扬也就得及早做出一些预防的措施,免得在市里被动。
  听杨秀峰所说,钱维扬沉思一阵,杨秀峰坦然地面对着,也不将李光洁是自己引见的事放在心上。吸纳李光洁也是基于在柳河县那边的形势所需,钱维扬自己也是有通盘考虑的。如今有什么责任也不会要他来担。
  “这也只是意外,不必放在心上。”钱维扬说。
  “是,老板。”杨秀峰说,“其实是他自己心不定。”
  “具体有哪些情况……”钱维扬说,估计是要了解下,好做出应对之策来。
  “我问了下,主要是两个问题,一个是直接牵涉到那女人,就算赵云海不开口,那女人也可能认出他的;另一个就是这几年总共从赵云海那里收到活动经费将近百万,在县里只怕事情不小。最近收款里,他给出了一百万,其中有二十三万就是赵云海的账。收款的事不会牵扯到开发区来,账目都清楚的。”杨秀峰将凡是涉及到的也都说出来,至于钱维扬要做什么事,都不是他去涉及的。
  在市政大楼里,徐燕萍、刘君茂、陈静和李钟达在市长办公室里,他们也在讨论柳河县那边的事。李钟达得到工作组的直接汇报后,来见徐燕萍,汇报在柳河县那边的工作进展情况。陈静虽说只是秘书,但这样的事也不会要她回避的,市长的很多工作都要她参与的。
  “市长,我先说说情况吧,具体的材料还没有完全整理出来。单从赵云海这个人的身上,就涉及到不少的县级领导,甚至是常委里的主要领导。”李钟达说。

  “好,就先说高斗镇的事。”徐燕萍说,对于方式在高斗镇的事,不仅仅是因为在网络上的帖子让市委被动,主要还是发生过的那些事情让徐燕萍觉得市里不能坐视不理。是不是要查到县里的领导,这时还没有细细考虑。牵涉面宽了后,得失之间就要多方琢磨权衡。
  “好。”李钟达说,这些人里也就他年纪最大,也是徐燕萍阵营的核心之一,在工作上刘君茂的支持力度大,但在****上李钟达却是阵营里的另一个主要支点,对怎么样决策也是时常都帮着徐燕萍的。“赵云海在任职的期间,在镇里是做了一些工作,也就因为这样才使得柳河县里的领导们对他另一面选择性忽略,视而不见了。根据他自己主动交代和经过初步的核查后,他在高斗镇任镇长期间,高斗镇的女干部、相貌稍微出众的女村民、女学生都被他侵犯过,而受害人吴丽娟更是给他先**后,挟制两年之久,时常借工作为借口,将吴丽娟带到办公室或下村的路上或到县里汇报,都实施强bao性质的侵犯。对工作检查中、到县里汇报工作中,也会带女干部在身边,胁迫女干部进行性接待……”

  “畜生!”徐燕萍忍不住骂出声来,陈静也就说,“这还有一点人的气息吗?还是人吗?”刘君茂和李钟达自然也表示出应有的愤概,徐燕萍和陈静两人都是女干部,反响激烈也是正常的反应,对赵云海在高斗镇所作所为,李钟达和刘君茂也是很愤怒的,只是两人反响激烈却不一定恰当。
  赵云海在镇里所做,确实让人发指的地步,或许也正因为他这般猖狂才会在县里博得一些人的认可,即使在有实名举报之后,还能够顺利地出任新职位。只是,柳河县里的那些人却都没有想到,赵云海对自己的事也知道得很清楚,纪委查他时却要将县里的那些人都供出来而使得他有立功的表现,以期得到减轻罪行。
  议论一会,都必将心里的激愤之情表达后,李钟达继续说,“除了在对女性的兽行外,在镇里专权、牟取私利上也非常地严重。据赵云海自己不完全的供述统计,贪墨镇里的各种钱物,收受镇里的一些贿赂,总计达到五百多万。其中,至少有三百万转手给柳河县某些领导敬供了,涉及到哪些人,工作组还在进一步核实中。”
  “一个镇里的镇长,怎么会涉案金额有如此之高?”徐燕萍说,就算从一般的想法而言,就算有五年时间,也不至于每年就有一百万的款项给他贪墨了,那镇里的工作还怎么运转?其他的干部见赵云海这样做,哪有不效仿的?
  “高斗镇的经济在近几年来,在柳河县算是发展较快的了,好几个项目涉及到金额都不小。项目不小,运作中却没有什么收益,这些收益都给镇里层层搜刮,到县里也就一些数据而已。这也是赵云海弄钱的主要来源之一,另一个来源是将镇里各村的钱,找不同的借口弄走,比如村里的修路资金、架设自来水资金等等,不单是将上拨资金吞没,还要村里收缴相应的钱款,都落入到赵云海等人的口袋里去了。”

  听着李钟达对案情的介绍,对于这样一个土皇帝般的镇长,机会就超过了大家都想象和承受范围。但却又是活生生的一个人,还是柳河县领导们保着的底层干部。要是让这样的人在高斗镇里升官了,不仅是高斗镇人的悲哀,还会给柳河县甚至柳市都带来意想不到的一些状况吧。面对这样的一个镇长,徐燕萍等人真的感觉到词穷,无话可说了。
  “死罪都不足以洗干净。”陈静说,那种恨意非常坦白,虽也明知道在体制里赵云海绝对不是个例,只是程度上的区别而已。但面对这样的事实,还是只能用气愤填膺来形容了。
  李钟达听了看陈静一眼,眼里就多了一点东西,那是对陈静有种说不清的味道。是赞许还是不以为然?是嗤之以鼻还是见多不怪?李钟达自己都说不清的。或许他在那样的位子,每天所接触的就是这样或那样的犯罪事实,要比陈静有着更强的承受力了。纪委书记所得到的消息或资料,案情都会比赵云海更大一些,级别也会更高。
  “这个赵云海也算有自知了,案情重大,却想要有自首情节来减轻自己的罪。”刘君茂说,语气里却满是苦涩之味,“他还能减轻多少?不过这样也好,柳河县那边也该梳理梳理了,一些人连我党基本的底线都不顾,赵云海这样的人,居然在有实名举报的情况下还要给他出任新职。这是什么?”
  “钟达书记,县里牵涉到多少人?”徐燕萍说,涉及到县里的领导,就算要深挖下去,也必须先有足够的准备,而不是凭着一腔热血和一时的冲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