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9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秀峰听了后也就折身起来,见房间里已经给徐燕萍收拾好,说,“你不多睡会啊,让陈静来给你收拾不就好?要秘书做什么。”“要死啊,她得知了怎么是好,还让她来帮收拾。你到下面房间再睡吧,明天再回市里吗?”
  杨秀峰没有说什么时候回市里,也就将他的东西都带走了。

  果然,没多久房间就有了敲门声,徐燕萍开了门见她精神并不怎么好,而自己此时确实有些累,回市里也不很急,转身到床上去睡。但心里却担心陈静会看出些端倪来,也就在暗地观察着她。这样一来,那睡意又给赶走了。“过来太早,你家里那位没有意见啊。”
  “姐,他会有什么意见?现在就希望我别回去,免得打搅他们的生活呢。”“瞎说,不会这样的。”
  “姐,不说了,你换没有睡好吧,那就再睡睡,我也睡睡。”说着看着徐燕萍,房间里虽说收拾得干净,但喷洒的清新剂里还是混有男人爱情的味道。徐燕萍见陈静脸上的样子,说,“怎么,问出什么味道了?就兴你回家去陪男人,就不准我在这里找男人啊。”
  “姐夫来了?”陈静说。
  “他要肯来还用我费心找野男人啊。”徐燕萍半真半假地说。
  “姐,真的啊,那下次姐带我一起……”陈静说,或许心里真要想找一个了。
  “真的?”
  “真的呢,就兴你找不兴我找吗。”

  “好,我记住了。再睡一觉,补一补。”说着徐燕萍也就睡去,不管陈静怎么再去想了。陈静也就离开,房间里还有另一间小房和小床,能够让她去休息。
  杨秀峰是第二天回到柳市的,知道徐燕萍对柳河县发生的事很关心,这件事又有可能牵涉到李光洁,杨秀峰自然也就关心一些,只是他却没有直接去过问的身份,就连打听消息也都不好去做。在柳河县里的消息来源不少,田景跃和吴涛都是能够得知消息的人,但问多了也不好。
  回到市里后,也不能够在联系徐燕萍了,不是有必要的工作,也不会跑到市政府去见她。两人见面时虽说浓情蜜意的,可分开后也就能够理智地看待这一件事。实质上还是在偷情,只是这种偷情相对以前说来,多了些情感因素,让人更难以把握今后要怎么选择。对于两人之间的情感的危险性,自然有着充分的认知的。
  尤其才狂爱过后分开,那种理智力就更清晰一些,看待两人的问题就更准确。今后唯有少在一起,唯有步步谨慎细心经营才有生存的可能。
  有了这样的认知,也就像到只有自己多做工作,多做出成绩,地位更高了后,与徐燕萍在一起的机会也就更多一些。杨秀峰想到这,也就想目前面对的将是要把自己开发区里的工作做好,才能够把开发区主任一职争取到位。钱维扬早就透过这些话来,只是还没有明确出来,目前单从开发区的情况看,王晓治是没有能力和自己争的,就怕市里还有其他人横插过来。毛达和在市里的情况,杨秀峰也是有所分析的,徐燕萍肯定不会阻挠自己的进步,也就少了很多的阻力。

  到钱维扬那里做一次工作汇报,如今是很有必要了,得到他的话有钱维扬在市里帮忙运作,拿下开发区主任一职,就该稳当当的了吧。只是,此时却见钱维扬合适不合适?杨秀峰心里隐隐有些担心徐燕萍会对他有什么误解。两人见面都少有谈到工作上的事,至少不会涉及阵营之间的存在,谈工作就是就事论事而已。但在市里有着不同的阵营,杨秀峰更是钱维扬在不少方面的利益代表,这也是能够触及市里一定高度层次的人所共知的事。

  在办公室里呆着,杨秀峰还是觉得先了解下柳河县那边的事,真要涉及到李光洁,就有可能影响到钱维扬的情绪的。自己见钱维扬之前还是要找准时机才好,当下将何琳的电话号码翻出来,拨打过去。何琳接了后说,“今天可真是稀奇啊,也不知道走什么好运。主任啊,你可是有半年没有主动打我电话了吧。有什么事?我也在办公室里,这就过来。”
  用的是办公室里的电话,何琳自然能够想到杨秀峰就在办公室里,才会这样说的,杨秀峰说,“夸张手法不要随便用,把我说得这样冷情啊,不是前天才见面吗。”倒不会说有什么事,何琳说要过来那是肯定会来的。
  何琳到了,笑吟吟地看着他,走到办公桌旁站着。杨秀峰当下站起来,要到沙发那边去坐。何琳说,“领导请坐吧,不耽误你工作。”也不知道何琳是有什么想法,每次见杨秀峰总喜欢看他坐在办公桌后,当然,两人之前曾有过不少的玩乐也都是在办公桌后做下的,是不是她总是想有重来到机会,这种可能性实在太大了,杨秀峰心里有数,知道她在想什么。
  笑说几句,杨秀峰还是到沙发那边去坐,免得何琳有什么企图。何琳看得出他的意思,心里还是有些失落,如今在钱维扬那边已经没有先开始时的热情,毕竟她在钱维扬眼里只能算是一个老女人,一个玩一玩就失去趣味了的女人。她自己心里明白这点,能够在开发区里出任工会主席就是最多的回报了,也就明智地不去贪心。在杨秀峰这边,反而尽量多一些表示,他是一个记情的人。
  说一会,就将话题说到柳河县的高斗镇,何琳对那边的消息也有,说,“主任你不知道吗?如今市纪委已经介入这件事的调查了,好像是说高斗镇那个新任书记给抓起来了的。”

  “怎么回事?才两天吧,就变了?”杨秀峰说,之前市里还在应对网络上的舆论压力,对高斗镇那边都还没有具体行动。
  “也是网络上的压力让市里很被动,要做出明确的行动来解释这件事,也是给省里一个答复吧。”何琳推测地说,“柳河县那边倒是没有主动,还想将事态压住,更想将谁在网络上发帖的人查出来,要严肃处理。只是市里纪委直接排除工作小组到县里去接管这事件的。”
  “倒是有些让人意外……”杨秀峰说,市里或许是基于舆论上的压力,要给各方面一个解释才这样的吧。
  “是不是有所感触良?”何琳说着就有些用意,对杨秀峰到沙发这边来同她说话,心里有些不满,此时用语言来挤兑他,“你们男人也该抓一些人才会让他们收敛一点,也太欺负人了。那个赵云海不但占人老婆,还要用这事来威胁人,据说镇里的女人都给他弄过的。主任,你可差远了哦。”
  “怎么和我扯到一起,我有这么坏吗。”杨秀峰也不在意她怎么说自己,毕竟两人做过很多事的。

  “你就是不坏啊,”何琳嬉笑着,“不过,市里会做到哪一种地步却是不得而知的。估计真要查,肯定会涉及到县里的一些领导,那就要看市里的决心了。”
  “纪委小组?”
  “是啊,据说市纪委李钟达亲自开会布置的,说过吧论涉及到谁都会一查到底,要还民一个清明环境。这话是不是真的,也说不清楚。”
  “柳河县会牵涉到什么人吗。”杨秀峰说,对柳河县书记吴远方是毛达和的老部下,这一层关系是知道的,而赵云海是李光洁的人也猜出来,却不知道赵云海怎么会在有实名举报之后还能够过关而任新职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