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7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哈哈大笑,说道:“长宜啊,我怎么觉得你有些心虚啊?”
  彭长宜也笑了,心说,我跟谁都可以有,只要跟丁一没有就行,尽管自己喜欢丁一的程度超过其他女人。
  江帆对彭长宜的建议没有明确支持,但是也没有表示强烈反对。
  彭长宜从大楼回到单位,就给叶桐拨了电话。叶桐一听是彭长宜,就有些喜出望外,说道:“你终于肯给我打电话了,我倒要试试我不理你,你理不理我。”
  彭长宜说道:“这么大的姑娘,在单位说话怎么这么不注意?”

  “我现在升官了,有单独办公室。”
  “哦,升了什么官?”
  “记者部二组组长,主要任务就是县域新闻,外面是大办公室,我在里面一个小办公室,只要门关着,外面听不到。”
  “呵呵,恭喜你,叶二组长,以后我就叫你叶二吧。”

  “你敢,本来就嫁不出去,再这样二呀二的叫,我就更嫁不出去了,嫁不出去就嫁你!”她把声音明显的压低了。
  彭长宜不敢在这个问题上跟她扯皮,就说:“说正经的,我给你提供一个好素材。
  “什么好素材?”
  彭长宜就把钟鸣义来到亢州后,以身作则、大刀阔斧的整顿机关干部作风的事迹说了一下,最后特别强调说:“记住,千万别说是我给你们提供的信息,至于你们以什么由头来采访,怎样来才使钟书记最欢迎,那就是你的事儿了,你是行家,你想词儿好了。”
  叶桐想了想,没有对他提供的素材进行评判,沉默了一下说:“为什么不能说是你提供的素材?那样说不定还能得到书记大人的喜欢,一高兴提拔你了?”
  “别别别,千万别,绝对不能把我暴露出来。我可不想拍领导的马屁。”

  叶桐说道:“那就是你没安好心。”
  “什么意思?”
  “这样在省报上宣传一个基层县委书记,你知道影响会有多大吗?将来会有多少人的目光聚焦在他的身上,他走到哪儿就是哪儿的焦点时刻。当然,对于我们新闻工作者来说,钟鸣义的事迹的确有料,但是对于他本人来说未必的好事,他会寸步难移,说不定还会众叛亲离,这就是我们在报道先进人物后,对人物本身引发的不良后果。”
  彭长宜心说,我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但他嘴上却说:“同志,作为新闻工作者,你这样认识问题偏颇,诚然,你是个有良心的记者,能够感同身受的为采访对象考虑,但是你想想,钟书记不是百姓,他是我们学习的偶像,是我们崇敬的神,我们大家崇拜他,他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有原则的人,这样的人如今太少了。我觉得作为党报的你们,放着这样的典型人典型事不去采访,不去宣传,甚至不去弘扬这种精神,就是不作为了。”

  叶桐咯咯笑了,说道:“我不管他是不是纯粹的人,如果你坚持让我去采访,我就去。”
  彭长宜急忙说:“不行不行,我的姑奶奶,你可不能来。”
  “为什么,这么难得的典型,我不去谁去?”叶桐显然不理解。
  “谁来你都不能来,你可以让别人来。”
  “偏不,我偏要去!”叶桐有些任性的说道。
  彭长宜想了想说:“我跟你说,是这样,我说了你就会理解了,尤其是你那么聪明的人,一听就会明白。如果你要是来,大家都知道一定是我提供给你的这些素材,那样大家就会认为我在拍新书记的马屁,那样我就不好做了,就会被孤立;二来,你采访市委书记来,肯定会前呼后拥众星捧月,我们又没时间见面,还是别来了。”
  叶桐突然说:“我最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就是想把你弄省城来。”
  彭长宜说:“你这想法太奇怪了,我一家老小都在这里,怎么能拍屁股就走呢?这样吧,如果你认为这些素材有新闻价值,愿来就来,如果认为没有新闻价值,就当我没说,我还有事,挂了。”
  叶桐知道自己试探失败,就不再说彭长宜调省城的事,就针对他提供的素材说道:“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别那么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我跟你说,如果谈到新闻价值,你提供的这些既没价值也有价值。没价值的表现在于,他是党的干部,人民公仆,就应该为政清廉,有什么好宣传的,这都是他该做的事。既然你对他表现出了极大的崇敬之情,也就说明有一定的新闻价值,最起码能代表一些民意,也说明眼下这样的干部太少了,少,也就是比较稀缺,什么东西都一样,稀缺了就新鲜了,新鲜,就是我们追逐的目标。谁都知道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在如今正常的被视为不正常,不正常的被视为正常的审美趋势下,你提的这个,还是有那么一丁丁点的价值,看在你面子上,我们可以去报道,但是我必须去,对于采访县级以上是干部,组长必须亲自去,这是我们的纪律。”

  彭长宜见她还是要来,就有些生气,说道:“那你看着办吧,再见。”说完,砰的一声,挂了电话。
  他刚挂了电话不一会,电话就又响了,他想,肯定是叶桐追了过来,他就盯着电话,直到响了块一分钟了,他才接了电话,刚喂了一声,里面就传出王家栋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这么半天才接电话。”
  彭长宜赶紧说:“刚才占着手,没顾上,您老有何指示?”
  “钱预备出来了,这样吧,就交给你全权办理吧,我们就不出面了,名字写你阿姨。”
  彭长宜想了想说:“还是写家里其他人吧,尽管这个房子以普通人的实力也买得起,但是作为养老用,您又不会一时半会儿转手,还是用其他人的名字吧。”

  “呵呵,我知道你的用意,放心,不会有那么一天的,我心里有数。”
  彭长宜沉默不说话,也不否定他,也不肯定他。
  王家栋乐了,说道:“你小子怎么不说话,无声抗议?”
  “呵呵,我也不知道,我刚才说了,这个房子您买得起是很正常的,我也说不太清楚,我也没法说清,反正我就是那样想的。”

  王家栋哈哈大笑,说道:“行,听你的,写我老父亲的名字吧。你晚上过来把钱和户口本拿去。”
  彭长宜乐了,说道:“好的。”
  无论是王家栋还是彭长宜,可来谁都没有想到,在后来审查王家栋的财产时,这套门脸房幸免于难,成了王家栋那一段时间的主要经济来源。
  两天后,省报记者叶桐和另外一个男记者,在锦安市委宣传部的陪同下,来到亢州,对钟鸣义进行了个人采访。
  彭长宜知道这个消息还是江帆告诉他的,江帆打电话说:“长宜,你动作真快。”
  彭长宜愣住了,说道:“什么动作?”
  “省报叶记者来了。”
  “哦?真的,我不知道?”
  “是你不知道这件事还是你不知道她来?”江帆也学会调侃彭长宜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市长,我不知道她来?”
  “哦?”江帆显然不相信。
  “市长,是真的。”彭长宜没法跟江帆解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