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6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施行长握着姚静的绵绵小手,说道:“你进来的时候我不以为是进来一个人。”
  姚静握着行长的手说:“不是人,是什么?妖怪?”
  “妖怪也对,一般妖怪长的都出奇的漂亮,但是说你是妖怪有些不妥,应该是牡丹,一朵艳压群芳的牡丹。”说着,手就用力,使劲的握着姚静的手。

  江帆笑着,不说话。
  姚静说:“呵呵,您的本意就是想说我是妖怪,我一问您才临时改口说是牡丹,哪有移动着的牡丹啊?”
  “有啊,牡丹仙子,你就是牡丹仙子?”施行长说道。
  姚静跟施行长很熟,起因还是江帆让孟客给他们厂协调的那笔贷款,孟客找的就是施行长,一来二去,北城棉纺厂就跟农行建立了很好的关系,当然,主要还是姚静和施行长的关系。
  姚静坐下后,盈盈的笑眼就瞄向了江帆,说道:“江市长,见您一面好难,我是给您送请柬来了。”说着,将请柬送到江帆面前,然后又拿出一份,递到施行长的手里。
  江帆看后,说道:“好事,祝贺。”
  施行长也说:“是啊,不错,如今的乡镇企业都在自己找出路。”
  江帆说:“是啊,不找出路就是死路。”
  施行长说:“棉纺厂有姚静这么漂亮的厂领导,一定不会错的。”
  姚静笑盈盈的看着施行长,说道:“还要感谢市领导和施行长的大力支持,到那天还请领导们赏光。”

  江帆笑笑,就把请柬放在一边,他每天都会收到这样那样的请柬,一般办公室就帮着处理了,怎奈这次姚静直接送到面前,他就说道:“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会尽量参加。”
  施行长的眼睛就离不开姚静了,怎奈姚静的眼睛却始终在江帆的脸上有意无意的滑过,江帆感到今天跟施行长的谈话进行不下去了,就站起来说道:“施行,就到这里吧,哪天我们再聚,专题探讨一下。”
  施行长说:“关于政策层面的事,江市长还是咨询一下人行,毕竟他们是掌握政策的,据我所知,人行在八八年就有个通知,要求对农村基金会进行清理,说基金会搅乱了金融市场,高息揽储,但是不知国务院为什么还要求成立农村基金会。”
  江帆说道:“嗯,我是有这个打算,今天看见你了,就先跟你探讨一下。”
  姚静见江帆似乎是在下逐客令,就对江帆说:“江市长,施行长,你们有事就忙,有时间到我们厂去指导工作,我们把全部家底都投在新产品上了。”
  施行长说:“好啊,我现在就没事。”
  姚静一听,就说道:“那您现在就去视察视察吧,看看您的钱都用在什么地方了?”
  江帆也说:“是啊是啊,施行长有必要对你们的资金进行跟踪,姚主任,好好招待一下施行。”
  姚静如水的秋波就落在了江帆的脸上,她娇嗔的说道:“也请江市长一同前往吧?”
  江帆不敢看她,说道:“有施行就行了,我一会还有会,你们去吧。”
  施行长见姚静进来就有些坐不住了,他站起身,就说道:“好,我正好也没什么事,就看一眼,毕竟是我们支持的企业。”说着,就和江帆握手告别。
  姚静随后也跟江帆握手,江帆只是用手搭了她一下,就顺势把她的手往外轻轻推了一下,算作握过了。

  下午上班的时候,江帆看了看桌上的请柬,就拨了彭长宜办公室的电话。
  彭长宜刚好进屋,侄子进工商所的事宋局长大包大揽下来,他也了却了一桩大事,所以中午喝了不少的酒,他叫来的陪客寇京海和黄金却不敢喝太多,象征性的喝了一点,他们都怕成为第二天焦太强。但人是他请的,他不喝就有些说不过去。由于有纪律,喝酒就有了节制,他们的酒场在上班前也就散了。他听出是江帆的电话,就赶忙说道:
  “市长您好。”
  江帆说:“长宜,棉纺厂把请柬送到我办公室来了。”

  彭长宜说道:“嗯,我知道。”他只能这样说。
  “你在干嘛?”江帆也不好说什么,就转了话题。
  “我……我刚从家里来。”彭长宜支吾着说道。
  江帆本来就不相信彭长宜是从家里来,刚要说什么,就听彭长宜打了一个嗝,他笑了,说道:“你喝酒了吧?”
  彭长宜本不想告诉江帆他中午喝酒了,没想到一个酒嗝出卖了自己,就呵呵笑着说:“就喝了一点,中午请客着。”

  “你请?”
  “是的,请工商局的宋局长,想把我侄子安排到北城工商所。”
  “哦,说妥了吗?”
  “说妥了,先上班,干临时工,然后等有了编制在转正。”
  “哦,编制的事我替你想办法吧。”
  彭长宜赶紧说道:“这等小事不用麻烦市长,宋局说他去办,您装不知道就行了,您这资源我得省着用,到时有难事特事的时候再找您,呵呵。”
  江帆笑了,说“行,听你的,需要我帮忙的时候你就说话。”

  彭长宜从刚才江帆的口气里感到似乎对姚静送请柬的事不太高兴,就说道:“市长,棉纺厂那天您来吗?”
  江帆再怎么反感姚静,也是不好表现出来的,就说:“看情况吧,长宜啊,你那个同事很有一套啊。”
  彭长宜知道江帆的为人,他这样说想必对姚静行为上有些不不满,就说道:“是不是让您讨厌了?”
  江帆说:“倒也没什么,就是有些......应该是你们企业一个很不错的公关人才。”
  彭长宜听出江帆这话绝不是褒奖,肯定姚静有些过分,由于江帆的为人,他不会说些有损同志尊严的话的,尤其姚静还有自己这层关系,于是就说道:“我们以前是同事,不过那个时候她不是这样,现在完全变了另外一个人,连我都感到惊讶,她上午就和我说要去给您送请柬,?我说您肯定没时间参加,可是她偏要去试试,您就多多理解企业的心情吧。”
  “那到没什么。”
  彭长宜突然说道:“市长,是不是我这个曾经的同事对您有些意思?”
  江帆尴尬的笑了,说道:“你是知道我的为人的,我不会和企业有什么瓜葛。”
  彭长宜暗暗佩服江帆,尽管他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话,但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而且把跟姚静的关系上升到跟企业的关系,从这一点上看,姚静没戏。他说:“长宜明白。”
  江帆笑了,说道:“长宜,听说成立基金会的事了吗?”
  “听说了,有的地方正在筹备。”

  “你最近有没有面授去?”
  “最近没有,国庆节去面授。”
  “你们有金融老师授课吗?”
  “如果要是成立基金会,北城会是第一个,你要有些心理准备,多了解一些这方面的信息和政策。”
  彭长宜知道,北城,是全市最有实力的乡镇,也是乡镇企业最多的地方,在这里成立农村基金会是最具备条件的,就说:“行,这是好事。”
  江帆笑笑,“是啊,从积极的一面看的确是好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