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6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水清无鱼。再说,你换辆新车,修理费就不存在了,如果只是在加油上做点手脚,那是太正常不过的事了,不要太较真,就当是你给他谋的福利,有的时候,在可能的情况下,要善于为身边的人谋福利,不然他凭什么给你卖命。这个司机,如果还没到你一天都不能用下去的时候,能不动就不动,他能给领导开车,肯定也有一些关系,投鼠忌器,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话尽管有道理,但也要活学活用,有的时候,疑人也要用,因为如今这个社会,能让你不疑的人太少了,作为一个单位的领导,手下总是要有些形形色色的人为你所用,就当他是你进入官场后一个处级教材吧。”王家栋语气深长的说道。

  彭长宜明白了部长的意思,但他还是有些不甘的说道:“他嘴不言,总是打听我去哪儿了,这让我很讨厌。您知道那个胡力吧,早就让我开了他。”
  王家栋说:“这也需要你换个角度看。说好听点,他是你的司机;说不好听点,他是你的跟班,跟班的把领导跟丢了是他的失职,他打听一下你的行踪也很正常,可能方式方法有欠缺的地方,这还需要你调教,尽量让他做到你能满意的程度,能给领导开车的人都不是愚蠢之人。”
  说心里话,部长早就说服了他,但是彭长宜还是决定继续探讨下去,因为他感到部长的的确确是他官场上园丁、校长,就故意执拗的说:“他背着我多开发票,还是觉得这个人贪心太重。”
  王家栋耐心的说道:“刚才我就说了,就当是你给伙计谋的福利。领导的司机是最辛苦的,这谁都知道,如果不让他占点便宜,你晚上喝酒那么晚,他凭什么陪着你?早上那么冷,他凭什么早起半个小时去接你,凭什么你刚要出去他就得把车调好头等着你,冬天还得提前暖车,为的是你进来的时候车里不冷。”
  “这是他的工作。”
  “是工作,但这都是相互的,工作中没有哪一条规定在领导上车前提前打开暖风,再有,你这七尺身躯还掌握在他的手里哪,有些话只是意会的事,没法说太明白,也没法说得明白。但是,他有问题绝不姑息,这一点你一定要找他谈,让他明白这些问题足以开除他,但是你不开他,就像一个犯了死罪的人,可他的主人并不杀他,这个道理是一样的,还用我这么像给小学生上课那样掰开揉碎了给你讲吗?至于你说胡力让你开了他,那是胡力的军人思维方式。胡力长期在部队带兵,部队的等级和纪律是非常严格的,他有绝对的行政甚至生杀大权。但是,他说的那一套到地方尤其是在地方的官场行不通,且不说你是否有那么大的行政权力,就是有,你能见一个杀一个吗?再说了,哪个的背后不是有一大串盘根错节的关系,有的时候牵一发的确动全身。”

  彭长宜听出,部长是知道胡力这个人的,他不住的点头,激动的说:“精彩,太精彩了,部长,您就是我的政治园丁,受益终身。”
  王家栋笑了,说道:“其实你没那么笨,知道你想套我话,反正我现在也比较清闲,多说几句无妨。”
  “谁让你闲了,谁受损失。”
  “呵呵,别这样说,一朝天子一朝臣,我到现在这份儿,还要感谢老板,临了临了还让我上了这么个台阶,我很满足。”
  彭长宜发现,部长总是在私下跟樊文良叫老板,哪怕他调走了也是这样,就像他总是习惯没人的时候跟王家栋叫部长、丁一跟他叫科长一样,这是人与人之间最初的感情,也是最难忘的。
  彭长宜看了看表,说道:“中午我请您吃饭吧。”
  “呵呵,语气都不坚决,别真拿当老人家,以为我听不出来,就你们,中午能有闲着的时候,说不定头三天就约出去了。”
  “约是约了,不过今天是我请别人。”
  “哈哈,说实话了吧。你请你的,我今天也有人请了,一会就走。”说着,站了起来,活动着腰肢。
  彭长宜也站了起来,说道:“那好,房子的事我回去就办,您放心,不用你们出面。”
  “行,办好了你就把‘儿子’给我领回来。”说完,自己哈哈大笑。
  彭长宜也笑着走了出来,到了二楼,他想去江帆办公室,但是想到姚静可能还在哪儿,再说也快到十一点了,他要去金盾酒店,跟工商局宋局长见面,就没去江帆办公室。等他出来时,姚静的车已经不在了,也就是说姚静没在江帆那里呆多久。

  他开着车出去的时候,正好碰上南城区主任方莉的车,但是方莉没在里面,部长说今天有人请他,这个人是不是方莉?呵呵,十有八九。
  姚静在江帆办公室的确没有呆多长时间,她过来的时候,林岩看见了她,就把她让到了自己办公室。林岩问她有什么事,她说要给江市长送请柬。林岩就说“姚主任要是信得过就给我吧,我转交给市长。”
  姚静说“谢谢林秘书,我跟市长还有事要说,我等会吧。”
  林岩不喜欢姚静,而且他也明显看出江帆不想招惹这个姚主任,就给他倒了一杯水,说道,“您等,我写个材料。”说着,就低头写东西。
  姚静有些百无聊赖,等了一会,仍然不见江帆的客人出来,就说道:“市长在会什么客人?”

  林岩笑笑,没告诉她,就又起身给她续了一点水,说:“您多等会儿吧。”
  姚静又等了一会,有些坐不住,就说:“我能不能进去,就给市长说两句话,然后就出来。”
  林岩说:“您再等等吧,市长有很重要的客人,要不,您看杂志吧?”说着,就递给了姚静一本《***员》刊物,姚静翻了翻,就有些不高兴,心想,你一个小秘书,凭什么不让我见市长,你知道我跟市长是什么关系?想到这里,她把那本刊物扔到林岩桌上,说道:
  “林秘书,我真的还有事,临来时,受厂长委托,一定要当面把请柬送到市长手里,请你告诉我,市长在会什么客人,我掂量一下,不行我改天再来都行。”
  林岩说:“姚主任,不是我不让您见,的确是市长在谈事,我不好打扰他们。”

  姚静一听,拿起自己的包,腾地站起,一步就走了出去,她并没离开,而且直接推开了江帆办公室的门,林岩一看,想拦,已经来不及了,姚静已经进去了。
  江帆办公室的确有个人,是农行的一把手,施行长。
  江帆正在跟他咨询有关成立基金会的事,前几天,江帆和钟鸣义去锦安参加了发展地方经济,成立农村基金会的大会,会上传达了省政府的通知,要求各个市县,都要成立农村基金会,目的是规范乡镇企业的融资行为,解决地方乡镇企业资金短缺的问题。这项工作由当地的农行做技术指导,正好农行的施行长到政府找江帆有事,谈完正事后,江帆就和施行长探讨起成立基金会的事。本来江帆就对这项工作持怀疑态度,但是钟鸣义显的很是热血澎湃,他说了一句话,更加重了江帆的担忧,他说:成立基金会就好了,政府终于有了自己的银行,再也用不着看那些钱老爷们的脸色了。江帆是个做事非常稳妥的人,他对政府能不能管好基金会,甚至对这项工作本身就心存疑虑,就有意识的跟施行长探讨这件事,施行长也表明了自己和江帆同样的忧虑,他们正在说着这件事,姚静破门而入。

  江帆皱了一下眉,看了一眼后面有些惊慌的林岩,林岩赶紧说道:“姚主任等不及了,就……”
  本来姚静对自己闯进市长办公室心里也多少有些顾忌,一看市长的客人是施行长,立刻就眉开眼笑的说道:“施行长,我也正准备去找您,不想在这里碰见了您。”说着,伸出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