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6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的时候,越是在动荡中,越要保护好自己,从来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你在上朝得宠了,就不要指望在这朝也得宠,有几个人能做达到冯道的境界?做到几朝不倒?没有。所以,只要把这些看明白,你就心里平衡了,坦然了,想比那些默默无闻的人来讲,自己终究曾经风光过。人,最难做的就是满足,只有满足了,才不会有那么多的欲望。任小亮在这次学习整顿中出了风头,你记住,千万不要嫉妒,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少出现失误,有的时候,这项工作宁愿不做,也别把步子迈张,隐忍,但不失优雅,谦让,但不失原则,能听懂吗小子。”

  彭长宜笑了,说:“懂,不过您的话说到我心坎上了,最近看他春风得意虚头八脑的样子的确不舒服,听了您的话我就释然了。您总是能在我最需要点拨的时候点拨我,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彭长宜由衷的说道。
  王家栋停了停又说,“肉麻的话省了吧。我知道,北城的工作,是全市的标杆,说白了,北城的工作就是政府的工作,我想说的是,目前工作都暂且放一放,缓一缓。小子,记住我的话,干的越多,失误也就越多,在政治生态好的时候,多点失误没事,在政治生态不好的时候,一定要收敛锋芒,藏锋收器,永远都是智者的首选。干不动的事,可不能硬来了。跟任小亮要搞好合作,别意气用事,该妥协就妥协。按说,这些东西我都不该教你,但是没办法,保存实力,别让人家抓了典型。”

  彭长宜点点头。最近,无论是打电话还是见面,王家栋都是这样不厌其烦的叮嘱,这一点他很感激。
  是啊,官场上,不只是进取和出击,更多的是周旋和妥协,没有周旋和妥协,就构不成千百年来全部的政治生活和政治技巧,也造就不了全部历史生活的光怪陆离。
  虽然官场如战场,升沉迁徙都是难以捉摸,作为帝王手下的人臣,一般都有一种“朝承恩、暮赐死”的恐惧,但是,在中国古代历朝中,都有这样一种人物,他们对面是仕途险恶,任凭宫廷争斗甚至内忧外患改朝换代,都不忧不虑,稳扎稳打,即为各种势力所接纳,而且还能不断升迁,这就是典型的官场“不倒翁”。
  这类不倒翁中,很少有精明强干的济世之才,世界常有这样的事,干事多的失误就多,不干事的人,一般也不会有什么失误或者错误。在官场上,如果真能看都了这一点,把为人处世的智慧,掩盖在痴呆木讷的外表之下,他就已经明白了人生三昧了。
  王家栋见他不说话,就说:“我刚才提到了冯道,知道这个人吧?”
  王家栋说:“我现在在研究这个人。很有启发啊,原来觉得他没有节气,现在一看不是那么回事,这个人非常了不起,有时间你好好研究研究他,会让你受益匪浅的。”
  冯道,五十年的仕途生涯中,历经四朝八姓十个皇帝,是历史上著名的不倒翁。他为官处事最大的特点就是见风使舵、投其所好、装傻充愣、不急不躁,他是聪明透顶且有着大智慧的人物,遇事少说话,不轻易发表自己的主张,尽量逢迎别人,但是,心中的主意却其坚如铁,历久不变,做事目的性极强,每走一步都朝着一个固定的目标,永远立于不败之地是他的原则。所以,他尽管也不时受到谗言的攻击,但在宦海中几经沉浮,却能位至宰辅,死后获得“文忠”的美谥。

  王家栋继续说道:“古今中外的政治,总是非常现实的,政治圈中的是非纷争也总是不可避免的。如果说太平时代,这个人能够在政治风浪中屹立不摇,倒还不足为奇。但是,在那么一个大变乱的八十余年的时间里,他能始终不倒,这确实不是个简单的人物。第一,可以肯定,此人至少不贪污,使人家无法攻击他;另外不贪色,而且其他的品格行为方面,也一定是炉火纯青,以致政敌对他无懈可击。”

  王家栋见彭长宜不说话,就说道:“小子,半天没说话了,是不是走神了?”
  彭长宜一愣,说道:“没有,我在听。”
  王家栋说:“我把能告诉你的都告诉你,别到时吃亏埋怨我没告诉你。”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在消化,哪有时间说话。”
  “呵呵”王家栋笑了,说道:“好了,不说了,见面就说这个,你总会有烦的时候,说,找我干么来了?”
  彭长宜的确在认真听他说话,还真忘了自己干嘛来了,怔了怔才说:“听您讲冯道来了。”
  “屁话!”
  彭长宜笑了,说:“古街有一处门脸房准备转手,估计五万能拿下来,如果您有闲钱的话,我去给您办。”
  王家栋看了他半天,说道:“你小子买了几处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通饥荒买了一处,我要是不盖房,要是有实力,这房轮不到您。”
  王家栋说:“这研究生到是没白上,知道投资了,学的是产业经济对吧?”
  彭长宜笑了,说:“您就别打趣我了。要不要说句痛快的,不要我好去借钱,这房我还接着要。我跟您说,您置办了一处门脸房,等于您多养了一个儿子,等您退休后,这个儿子每月都会孝敬您,就等于***每月给您多开一份工资,您的生活质量不会下降。可能这个儿子每月给您的钱不如小圆的多,但是绝对有保证,而且这个儿子只挣不花。”
  王家栋哈哈大笑,说道:“听你的,这个儿子我要了,你去办吧,我回家让你阿姨去取钱。人无远虑,必有后忧,是该为自己多准备两手了。”
  彭长宜的呼机响了,是陈乐,他说道:“我用下您的电话,省省我的。”
  王家栋笑笑就把电话推到他跟前,彭长宜按上面的号码打了回去,就听陈乐说道:“主任,我正在汽修厂。”
  彭长宜说:“情况怎么样?”
  “比较吃惊。回去我在细给您说吧。我问了,您现在那辆老爷车值不了几个钱了,总是这样修修补补的,到费钱了,我同学说可以给您踅摸着卖出去。您再添十多万买个新桑塔纳,不然您两年的修车钱也快到十万了。”

  “行,让他踅摸着吧,有给钱多的就让他给卖了吧。”
  挂了电话后,王家栋说:“买旧车换新车?”
  “是这么想的,每年的修车钱都快顶上半个车了。买新的,反而是节约。”
  “不是不可以,你跟任小亮商量,别自作主张。”
  “我到时把这条子让他看后,他保证同意我买新的,而且以前也说过。”彭长宜说着,掏出了朱科长给他的纸条,王家栋接过一看,说道:“有点邪乎。”
  “有点?太邪乎了。我准备把这个司机开了。”彭长宜气愤的说道,无论是语气还是目光,都流露出了坚定。
  王家栋看着他,把纸条给他,说道:“就因为他从中揩油?”
  “难道这个理由还不成吗?”

  “成,没说不成。”王家栋肯定了决定,又说道:“不过,开了他,你再找一个,还是这样,你还能再开吗?”
  “不会,小伙计哪能都跟他一样,我也当过小伙计,从来都没在这上面动过心思。”彭长宜说。
  “所以,你当了官,他给你开车,这就是区别。”
  王家栋一句话居然让彭长宜说不出什么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