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7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过不会掉下的泪水现在沸腾着我的双眼,说着付出生命的誓言回头看看繁华的世界。
  前方反击的部队突然的停了下来,正在攻击油田设施的新月旅主力部队敏锐地察觉到。威克斯抓住机会飞快地重新对部队进行了部署,把重装备放到了步兵的后面,重新调整了火力配置。
  李牧收拾起情绪,飞奔到他的指挥车那里,大声质问作战参谋:“前面怎么回事!为什么停止反击!”
  “报告!团长!政委下达的命令!”作战参谋咬牙切齿地指着前方指挥的王明的二号装甲指挥车回答。

  作战参谋看到巡逻队坚守的这块地方那些数不清楚的尸体,几乎个个带伤的战友,好几个被装进裹尸袋抬进车里的遗体,同样的不忿!
  为什么不抓紧时机反击!!!
  李牧跳上充当装甲指挥车的步战车,就站在可以操作12.7毫米重机枪的位置。后面,边关林和艾福兵疾跑过来跳上车,一左一右护着李牧。
  一号步战车在李牧的命令下驶向王明的指挥车。

  巡逻队坚守的阵地这边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和哀号的伤员,中国维和部队的士兵被首先归拢收治,新月旅扔下的大量的伤员则暂时没人去管。
  医疗队的所有轮式装甲救护车以及依维柯救护车都开了出来,全部停在战场这边,由一个排的部队保护,争分夺秒地抢救伤员收拢战士遗体。
  安安怔怔地看着修罗地狱一般的战场,断肢残臂,有被弹雨覆盖的尸体千疮百孔,有被流弹击中心脏或者眉心的死状尚可,当安安看到那些被大口径重机枪子丨弹丨击中脑部像高处落下的西瓜那样整个烂掉的尸体时,胃部一阵翻腾,里面残留的食物涌上喉咙,而两名士兵抬着一名被大口径子丨弹丨从腰部打中截成两端的尸体走过的时候,安安再也控制不住,俯身狂呕起来,很快连胃酸都要吐干净。

  那些人的肠子还悬在体外,不断地往下滴着血水。
  她发现死亡并不美丽,牺牲的战友是真的不会有机会在最后一刻道出遗言,或者颤抖着手取出贴身带着的仅有的十九块钱津贴递给连长说,这是我的党费。
  可能许多战友在牺牲的前一刻,还在憧憬着立功受奖,还在憧憬着回国之后接受的荣耀,但他们也许真的没有想过死了之后怎么办。
  安安想起了中国驻南苏丹维和部队最高军事指挥官李牧上校在一次军人大会上讲过的一句话:“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以什么样的方式做永远的告别,但我知道我肯定会死,并且,我确信我拥有选择死亡方式的权利。对一名军人来说,告别人世的方式,再没有比战死沙场更好的了。”
  牺牲就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了眼前。
  “安安,你来统计伤亡情况,尽快形成报告,李牧上校马上要我们的报告。”方院长走过来,拍了拍安安的后背,轻叹口气,恢复了匆匆的脚步走进已经展开的野外手术室。

  安安竭力控制着翻腾的胃部,朝收拢处那边走去,没走几步,再一次俯身呕吐,眼泪鼻涕全部都倾斜了出来。
  望着不远处还在燃烧着的那台步战车,安安逐渐的意识到,自己身处真实的战场。
  “来两个人帮忙!”
  野外医疗帐篷的篷布被掀开,一名外伤医生冲外面喊道,没等回应就掉头返身回去。
  按照伤亡程度排队,伤势最重的由方院长主刀在全封闭野外手术室里进行,列为特等抢救对象,往下的安排在野战医疗帐篷里进行,再往下则有助理医生集中进行处置。
  中国军队有大量经验丰富的医护人员,中国最好的医护人员集中在军队,但是!战伤救治方面的资深专家,没有死的也几乎七八十岁高龄了!
  这方面是薄弱项。
  哪怕对作为东南军区某陆军医院副院长的方院长来说,哪怕他所任职的陆军医院有全军寥寥无几的战伤研究中心,在这方面的救治上也少有操作实例!
  职业的惯性让安安抛开了恐惧和恶心,飞快地跑进帐篷,手术台上,一名战士被好几个人摁在那里,他持续地发出惨烈的吼叫。
  跑过去一看,安安的胃部再一次翻滚起来。

  这名伤员的左小腿已经不见了,而右腿从大腿靠近膝盖的部位,应该是被炮弹的破片击中,稀烂得能看见骨头。哪怕安安不是医生,她也知道,这名战士的右腿必须要进行截肢处理,左小腿同样也要在断裂截面的位置选择一处截断。
  医生在做紧急止血处理,截肢手术必须要送回到驻地急救中心进行。安安回过神来,不敢去看战士狰狞吼叫的脸,颤抖着双手给医生当助手……
  当前的战场态势变得有些怪异。
  维和部队这边,中国维和步兵营两个机步连分在左右两翼,另有一个指挥排和居中的巴基斯坦装甲连在一起,呈钳形侧攻中心突击的态势,方向是向西北,目标是正在攻击油田设施的新月旅主力部队。
  新月旅将近两千人的部队起初是呈现出开枝散叶的阵型,以由西向东的公路为主线,大部队向左翼攻击油田,另有一部分部队向右翼攻击维和部队巡逻队,而这一路又分成了好几股对巡逻队呈合围的态势,这正是巡逻队之前所处的困境的原因。
  增援部队到达之后,李牧做出的部署,正是针对新月旅的主力部队去的,那些散兵游勇他根本不管,集中仅有的兵力就奔向攻击油田的新月旅主力部队。
  然而,此时维和部队这边的反击攻势突然的停止了,在刚刚打出了势头的时候猛然顿住了!

  别说李牧这边,就算是胡塞尔也觉得奇怪——这可是乘势反击的最好时机!越早击退敌人油田受到的损失就越少,那可是你们中国人的油田!
  李牧来到王明的指挥车边上的时候,巴基斯坦装甲营的主力部队也到达了,正在公路上待命。那条公路和新月旅所占据的公路相交,在集市附近形成一个并不十分规则的十字路口,距离巡逻队坚守的小片荒废掉的民居群不到一公里。
  胡塞尔命令装甲营的大部分坦克控制了十字路口,并且把那里作为攻击准备阵地。他同样在等待着中方这边的指令,毕竟他接到的命令是增员中国维和部队,也就是说要服从中方这边的指挥。
  王明从装甲指挥车里出来,刚好看见李牧从车上跳下来,大步迎上去就说,“李牧,你是军事主官,你马上组织部队展开防御,我不太熟悉军事方面的事情……”

  “是你下达的停止进攻命令?你为什么下达这样的命令?”李牧没等他话说话,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质问。
  王明惊愕地看着李牧,道,“新月旅有两千多人,咱们这点人怎么打,再说了,咱们是维和部队,按规定是不能主动进行攻击。我让部队转入防御是有根据的你大呼小叫什么!”
  “联南苏团下达了不得自卫反击的命令了?”李牧冷冷地问。
  “那倒没有。”王明扶了扶眼镜。
  他不知道,话说到这里,他的命运已经在李牧的心里有了定数。
  日期:2017-04-10 07:0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