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48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回去吧!”我说,其实我是担心,要不然打死我也不会说出这句话,巴不得和她多独处一会,只不过叶军说过鬼螺号声一响,周围鬼魅定然有所异动,法事本来就是超度亡魂芸芸,然而也有结鬼缘一说
  无非是因为人刚死去,阴间无朋友,少不了给“人”欺负,所以这一刻借法事超度之名,给附近的孤魂野鬼广撒纸钱,广送祭礼。
  一来是是给亡者扫清障路,祈求孤魂野鬼不要捣乱,二来是告诉你收了我的纸钱什么的,多少照顾下亡人新鬼。
  鬼螺一响,野鬼自然知道有钱拿有东西收了,所以都会蜂拥而至。故而这一刻的夜路是很多脏东西的。这也就是我会跟上官青说回去的原因。
  况且我总觉得她昨天以来很是反常,老师神神叨叨的,不容我会想的那些令人担忧的事情上去。万一沾上脏东西,那该如何。
  日期:2017-08-17 00:13:31
  上官青点点头,继而两人往回走去,突兀间她惊道:“你看那边有个人”我顺着她手指的位置看去,哪有什么人,一想糟糕,难道是是脏东西,也怪平时都经常能看到鬼物,关键的时候却看不了
  我摆摆手道:“哪有什么脏东西,你看花眼了,我们快点回去”,我一把拉住她的手加快了步伐。“真的有人,你看啊,就在那边,是个小孩啊,那么晚了还蹲在田埂上,多危险啊”
  她一手被我拽着,可是依旧侧着身子张望。我敢断定她所看到的一定是脏东西。
  回到了灵堂,她还在一直纠结刚才所见,可我又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解释,只好岔开话题,找了个位置开始观看“道士”做法。
  道士做法和叶军差不多,千篇一律。中途反反复复,一出罢了休息片刻,又做一出,时间也跟着到了晚上11点多。而此时灵堂里不是至亲朋友什么的也已经陆续的离开,留下的都是直系亲属或者关系较好的朋友之类。

  恍然间阴风四起,灵堂正中的帘子摇摆不定,朝门外看去,莫名的幽寒。兀自有些发慌,揉了揉眼睛,终究我是很容易瞅见怪事的家伙,乃见两个鬼差矗立门外,一左一右,而一缕鬼影正潸然入内。正是棺材里头躺着的那人,上官青的奶奶,我倒吸一口凉气,有些心神不宁。
  回想起之前看过他生辰八字和去魂回煞日,算了下原来今天是她的头七日,“头七”魂魄返家,家人应该于魂魄回来前,给死者魂魄预备一顿饭,之后必须回避,最好的方法就是睡觉,睡不著也应该要躲入被窝;如果让死者魂魄看见家人,会令他记挂,便影响他投胎再世为人。
  这些自然是叶军和我说的,只不过他们这边似乎和我们那边有一些不一样罢了,也没多想,我记得叶军还跟我说过,头七什么的并不是根据人死了那天开始算的,而是根据先生给你断出来,所谓的你哪天魂归。哪天开始计算。也就是说,可能你现在还没死,还活着,但实际你的灵魂早在几天前就走了,俗称—去魂日。
  日期:2017-08-17 00:37:26
  我战战兢兢的看见上官青奶奶的魂魄立于自己的棺材面前徘徊一阵,旋即遁入灵堂上注有自己名字生辰的灵位之上。
  此时正巧一出法事开始,道士结符篆于手,手持三株清香,命所有死者晚辈上前于棺前持香跪拜,一时间众亲人齐齐跪拜过去,嚎啕大哭,上官青自然免不了。还拉拽了我一把,无奈作为她的“男朋友”也算是个小辈。
  这段法事的形式为,道士念一句往生咒,跪地的小辈就要磕一个响头。道士念完往生咒,我们连磕九个首。

  最后一场法事,名为“血碗结魂”,其实就是叶军超度时候的喝血碗,意义一样,只不过这个道士把这一出放在最后。
  只见道士将法坛迁移,正好横拦着大门,身前案上除了摆放发起,更多的是纸钱冥币,以及盛满糯米制成的馒头,馒头上有朱砂点红,俗称‘鬼馒头’顾名思义就是给鬼吃的,而案中最显眼的莫过于四碗‘血水’,乃是朱砂加符灰沫儿混合搅拌而成,颜色猩红,犹如鲜血一般。
  其意义和叶军的法事一样,道理也是相同。
  道士扬了扬手中的铃铛,低声年期术语,另一手从案上抓起一把纸钱洒出门外,又抓了几个鬼馒头扔出,纸钱撒过,祭礼以献,我依稀可瞧见所谓的孤魂野鬼哄抢,最后留下三个鬼魂伸出手来,取了一碗血水,一饮而尽,四碗血水仅剩其一,又过了片刻,只见一缕残影蹑手蹑脚而来,见了所剩的血碗,伸手就拿,仰头就喝。
  总觉得这残影很熟悉,放眼望去。片刻之后,我大惊失色,上官青,那是上官青,整个人瞬间崩溃,看了看旁边的上官青,原来她倚在墙壁上睡着了。
  我慌忙把她吵醒,那一瞬间喝血碗的残影也不见了,她醒过来,问我怎么了,我眉头紧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奶奶的兄,这个道士什么能耐,居然瞧不见喝血碗的不是鬼物,唉!
  连忙走到外头,给叶军打了电话,叶军还指责我说大半夜的干嘛呢?我焦虑的说起这个事情,说上官青喝了血碗,他骤然间清醒过来,格外紧张的说道,什么情况,你详细跟我说一下。
  日期:2017-08-17 01:08:07
  当天法事结束凌晨三点,所有人都散去睡觉,我忧心忡忡的看了看上官青,让她也去睡觉,而我则开始焦急的等待叶军的到来,叶军也是够义气,我和上官青之间那些个事情,在他眼里已经是打情骂俏,此刻听我这么一说,二话不说的起床,说让我等他,他包个出租车直接过来。

  我不断的抽着烟,一根接着一根,这时从灵堂里走出一个人,是那个80来岁,花白胡子的先生,他也是精气神好,年纪这么大了,还能熬到现在。
  他差异的看着我说:“你都看见了。”
  我说看见什么了,他叹口气说,喝东西的家伙。我如梦初醒,显然他说的是喝血碗,我仿佛找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欣喜的说道:“老先生也瞧见了。”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道:“重丧日,我想不到这大凶居然要了自己孙女的命。”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借一步说话。”

  此刻的我,心里喜忧参半,本来以为就我能瞧见这些东西,想不到万般无奈之下,这老先生也是高人一个,无疑心里稍微的好受那么一点。
  这个先生姓风,我称他为风老,他跟我说,喝了血碗基本上没救了,他也很无奈,不过可以为青青开上一卦,说他祖上就是起卦的,传到他手里,基本已经没有多少名堂,平日里也就当个先生,遇上乡里乡亲家里有白事,敬他一番,让他过来给操办操办。
  他说他五十年没有起卦了,而且他们家传下了的卦都不好起,每起一卦都得折寿十年,所以这一生虽然祖上留下手艺,却只用过一次,我不禁有些难为,这为青青起一卦要他十年阳寿,不知真假,但是既然他这么说,就算是玄乎的传言,那也得当他是真啊。
  不过随后他说道,说自己活了八十好几,也差不多够本了,况且青青家和他有些亲戚关系,即便青青非死不可,那也总的为她起上一卦,看看到底是什么缘由,万一奇迹出现,能拉的回来,也算是一场造化。
  他说,起这一卦需要一件青青的随身物件,譬如头发,譬如指甲。他说他家住在镇子东侧沿着大马路的头一家,让我取了物件就过去找他,说会点着灯等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