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47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奶奶,奶奶你等等我!”
  我侧着身子,瞅着正在说梦话的上官青,她的表情很痛苦,很忧伤,身子不断的打着转,我想吵醒她,可是又不知道应当不应当。
  “奶奶,奶奶,你先走,我马上就来,走啊!快跑啊!”
  她不断的说着梦话,额头上冒着虚汗,我站了起来,坐在她床沿,心疼的要死,忽然的她从梦中惊醒,坐了起来,大口的喘着气,一脸惊恐。
  瞧了瞧我,猛的扑到了我怀里,居然呜咽的哭了起来。我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说道:“没事,没事,做梦而已。”
  抱了一会,她止住了哭泣,继续躺倒了被窝当中,而我也准备翻身下床,从新躺倒地上,准备好好休息下,实在是困的要死。
  谁知她拉住我的手,不让我下去,让我就躺她旁边,心里自是窃喜一番,于是乎两个人就这么躺着,我缓缓睡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准备坐起身子,却发现上官青整个人死死的抱着我,还继续在睡梦当中。
  悄悄的掰开了她的手,不愿意惊醒她,蹑手蹑脚的走到卫生间随便的梳洗了一番,下得楼去,此时楼下已经一场热闹,各路的亲朋友好友,邻里之间都相继过来吊唁,哭声不止。

  上官青的家眷见我起来,纷纷让我赶紧去吃饭,每个人都显得格外热情。原本还跪在地上哭灵的母亲,也站了起来,止住哭泣,领着我到厨房,一个劲的问我睡醒了没有,说要是没睡醒,吃完中饭在回楼上休息,反正闲着也没事。
  吃完饭,来到客厅,走到一张八仙桌旁边,这里围着一圈人,坐在上首的是一个带着眼睛,年纪80岁左右的老者,花白的胡子,手里头捏着一支毛笔,在一张黄纸上不断的书写,字体端正大方,浑厚有力,他一边写,一边还会翻阅旁边的书籍,那书籍也是泛黄陈旧,这应该就是当地的先生。
  日期:2017-08-16 23:38:13
  粗略的环顾了下大厅里的灵堂摆设,规格相当高。看的出上官青家里条件不错,灵堂左侧摆的是一副冰棺材,上官青奶奶的尸体就摆放在里头,也是因为天热怕尸体发臭。旁边香烛,纸扎,花圈,以及灵屋,再则“金山、银山”成堆。
  上官青母亲给我递过一炷香,让我拜一拜,随着前来拜祭的乡亲一起在棺材旁边行了跪拜礼之后,闲着没事,沿着棺材扫视起来。

  发现上面摆着一个纸扎小棺材,附有符篆。犯重丧!所谓正庚连七甲,二辛八乙当,五丁十一癸,四丙十壬方,三九逢戊日,六腊己重丧,也就是说,正月庚日,七月甲日;二月辛日,八月乙日;四月丙日,十月壬日;五月丁日,十一月癸日;三月、九月戊日,六月、腊月己日这些日子去世的便撞上了重丧日。
  重丧日定然不是个好日子,凶兆,也分大凶、小凶等,各有破法。如今看来上官青的奶奶是八月乙日,朱书:六乙天德。大凶啊!重丧日破法一般是一道字符包裹钢锯条埋与大门槛下;另一道折叠用青砖压于灵堂的棺木下,而此刻这棺木之上扎了一具小棺。若破法失败,一月之内定然还有一死者亲属要奔赴黄泉。
  这些是叶军跟我说的,和他走的近了,这些法事超度,以及先生写的东西多少能看的懂一些。
  日期:2017-08-16 23:50:09
  又环顾棺材上方的墙壁上贴了一张黄符纸,乃先生所写,上书死者生辰八字和去魂日以及回煞日,这一些门道和我那一带差不了多少,正看的入神。
  “看什么呢?那么入神”上官青不知道睡梦时候起床的,突然走到了我的身边,我略带玩笑的瞟了眼棺材里头,笑道:“看你奶奶呢?”。她娇嗔皱眉,显然有些不喜欢我这样的回答。
  下午三点,来了一个法师,60多岁,一身道袍有模有样,灵堂内瞬间安静了许多,我和上官青就坐在右侧的一张长椅上看着法师开坛超度。
  这法师和叶军稍稍有点不同,但是干的却是同一个行当,叶军主偏向佛,所以我喊他花和尚,而这个法师更偏向道。当然真正如何区别和尚道士我可没那能耐,唯一区分的就是装扮,叶军超度穿袈裟,这个法师穿道袍,至于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我可说不上来。又或者其中正如叶军所言,到了眼下的世道,说真的已经没有那么细致的区分派别,基本都是靠祖辈留下来那一点仅有的传承。
  可是我个人而言,人死了做法事超度,应该还是要和尚比较妥当,至于道士多半更适合的是驱凶祈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这道士口称三清门徒,然而此刻在道坛中盘腿念经,念的居然是佛家的《佛说阿弥陀经》,本来这经文是超度所用,超度亡魂西登极乐倒也没的挑剔,可是毕竟他是一个道士啊!还正应验了叶军说的,如今世道已经不需要如何分的那么仔细,至于有没有用,谁人知道,所以这一切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满足活着的人,让他们有一个心安理得,不是我说这个法师如何,其实叶军何尝不是一样,不要瞧他们有模有样的煞有其事,可是真正要问起他们,他们也不敢打包票的说,这一切都是如何如何的。所以说不要太认真,认真你就输了。

  日期:2017-08-17 00:01:42
  下午五点,法事告一段落,上官青的表哥招呼我们吃饭,就在灵堂里头摆满了桌椅,乡里乡亲,亲朋好友围在一起。吃的是斋饭,没有油水,没有荤腥,全是素菜。
  上官青和我坐在一起,挨的很近,纵然在这么个洋溢着阵阵烟熏味的灵堂里头,依然能隐隐的吸入一阵阵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然幽香。
  “我吃饱了”她说,然后缓缓的起身走出了灵堂,我胡乱的扒拉了几口,尾随而去。倒也没人说什么。天色渐渐的灰暗下来,路灯缓缓齐开,四处洋楼内也亮起了灯光,深山环绕中,仿如萤火点缀,也算的上一份惬意。
  点上一支烟。淡然色的烟雾随风飘散。“以后少抽烟”她说。
  我旋即咳嗽了起来,她呵呵一笑,如风铃般清脆。“怎么?做不到”。我尴尬的笑了笑。“尽量”
  “会抽烟的男人好酷”她瞪了我一眼说道。心里咯噔了一下。“可我不喜欢会抽烟的男人”心里还是咯噔一下,难道这一刻又要改变么,所以说你永远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和她肩并肩沿着路灯照耀的青石小径徘徊漫步,有那么一刻我希望这条路可以一直走下去,就这么静静的,静静的。她突然问我一个昨天已经问过的问题。
  “你说人死了有下辈子么”
  “有啊!当然有”我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答道。
  她突然沉默,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问这样的问题,更不知道此刻她为什么要沉默,女人心海底针,你永远也猜不透。
  前头已经没有了路灯,双双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去,不知不觉已经慢悠悠的逛了一个小时,可我却觉得不过片刻时间。蓦然间传来一阵悠扬的号角声,法场开坛了。这声音绵长有力,却隐隐的带着一丝阴冷,让人不寒而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