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43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8-16 08:36:34
  何老师不断的擦拭着眼泪,显然这种折磨也让她心力憔悴,她说我既然知道这些,一定是高人,一定要办法,让我帮帮她,她不要在过这样的日子了。
  还说结婚当天晚上,睡觉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和她长的一模一样的家伙,坐在她床头,她想喊喊不出来,那个她阴森森似笑非笑的和她说,明天要死一个人,那个人不是敬酒敬的很殷勤吗?我就让他喝酒喝死。
  说完这些话,那个她就消失了,而何老师猛的坐了起来,她的老公因为当天喝酒喝的多,反倒昏昏沉睡,回忆着之前的画面,她心有余悸,虽然知道有个怪异的东西一直存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它的模样,然而刚刚自己却亲眼目睹了这个一直说是自己姐姐的家伙,非但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而且还说了那些唬人的话来。
  果然第二天出人命了,而且正如它言,是喝酒喝死的,她越想越后怕,于是和老公说起这个事情,本来他老公也知道她的事情,也知道有另一个她的存在,不过他只认为是何老师人格分裂,双重性格,并没有想到所谓的灵异,所谓的双生魂。平常何老师反常的时候,他也只认为是精神压力大了,导致性格扭曲。
  而他因为太过钟爱何老师,所以始终相信何老师和他说的有另一个她,每次何老师反常之后问他,是不是那个她又来了,他也欣然默认,就顺着她的意思,说确实是另一个她又出现了。
  何老师跟他说起这个事情以后,他安慰着何老师,说是凑巧,心里也是担心,她这种病症越来越严重,或许是该找个时候带她去看看心里医生了。

  第三天晚上,何老师睡着以后,又出现了那个她的身影,这一次她笑着说,那个什么谁谁如何如何,第二天要让她跳楼死,果然再一次应验。
  何老师的心理防线近乎崩溃,而他的老公却愈发担心,不过心里也开始有了一丝疑惑,确实奇怪,连着死两个人,而且何老师和自己说的时候,相当认真,并不像是受到什么影响一般的胡说八道。
  昨天晚上,她有出现了,在何老师床前说,那个小女孩不是说祝福她早生贵子吗?那我就让她早日投胎,去做你的贵子,我呀淹死她。
  显然小女孩指的就是方冉冉,我的内心无限的恐惧,本来何老师有意打电话给堂哥她们,可是始终心里跨不过那道坎,有些东西即便自己明明清楚却宁愿自己先硬抗着,直到现在我和她说起这些,他最后一道防线彻底奔溃了。
  她和我说完这些之后,也是一副无奈,问我怎么办,怎么办。说真的刚开始我找她为了弄清楚事情,如今大部分事情弄清楚了,这事件其实和老根子当年差不了多少,可是偏偏我弄清楚缘由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老根子死了,当年帮他的那个乞丐估计也已经过世,遇上这样的事情,说真的不知道该找谁帮忙。
  从何老师的话中,我知道她身上的那个家伙下一个要动手的必然是我的侄女冉冉,而且堂而皇之的说要淹死她。
  日期:2017-08-16 08:51:12
  可以想象何老师结婚以来这几天承受的煎熬其实比任何人都重,这事说难听点也怪不了她,但是终究源头在她身上,考虑到冉冉的处境,我不敢多做逗留,甚至目前也不知道该准备什么,只好先道别了何老师,让她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通知我。
  回到医院,我把事情跟叶军说了一边,叶军也陷入沉思,显然他也毫无头绪,堂哥问我有没有发现什么情况,我也不晓得怎么说,只是让他不用担心,我能搞定。
  晚点的时候,冉冉醒过来了,看的出她很难受,见到我之后还勉强露出个笑脸喊了我一声叔叔。

  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心里异常沉重,当天晚上回到了堂哥堂嫂的家里,因为和医院近,也没有给冉冉办理什么住院之类的,反正要是出现什么状况,再在到医院也不急。
  堂嫂给我们做了顿吃的,叶军也是因为实在太累,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堂嫂说要是我累了就早点回去休息,冉冉的事也不用太过焦急,知道我疼她,不过小孩子生病发烧是正常的,不需要过于担忧。
  可我哪能这么想,那个家伙可是说了今天必然要取冉冉的性命,思来想去,实在没办法,就把与何老师之间的对话,以及各种利害关系都和她们说了出来,堂哥听完之后已经是忧心忡忡,堂嫂则是将信将疑,可是不论怎样即便再怎么不信鬼神之说,当这种事情牵扯到自己孩子的时候,总会宁可信其有,不信其无。
  于是当天晚上我,叶军、堂哥、以及抱着冉冉的堂嫂就这么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待着所谓的脏东西前来,其实我也不知道它究竟会不会来,但是想着,如果它来了,我们一起努力,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将就着应付,只要熬住了这个晚上,可能冉冉就没有危险了也不一定。

  叶军期间回自己的家里取了一些平常做发事用的器具,和上次一样,他并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有没有用,但是有总好过没,再次来到堂哥家的时候,他换了身打扮,穿起了袈裟,手里握着禅杖,脚上踏着布鞋,如果平常他这样打扮肯定会让人诧异笑话,可是今天,我们都笑不起来,反倒是觉得他特别实在。这一身行头也多少让我们心中多了一丝踏实的感觉。
  日期:2017-08-16 09:10:24
  客厅的大灯是开着的,不单单大厅,每个房间,洗手间,以及楼道上的灯都被打开,我们都不敢大意,气氛有些凝重,谁都不敢吭声,也不知道此刻该做些什么,或许等待就是唯一的办法,偶尔能听到沉睡当中冉冉说上几句梦话,什么漂亮老师快跑,漂亮老师快跑,这更让我们心中感到一丝不安。
  堂嫂本来并不相信这些东西,但对于我说的话她深信不疑,平日里也会说,族里那么多兄弟姐妹,也就和我能掏心窝般的当自家人,况且联系到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此事发生在冉冉身上,而且她的高烧一直都没有退,所以容不得她不信。
  一阵电话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说实话,铃声响起的霎那,我们每个人都不自禁的哆嗦了一番,我接起电话,是何老师打来的,他哭哭啼啼的说道:“她来了,她来了。”
  我焦急的问,怎么了,到底什么情况,她说那个她刚刚出现在她面前,说要去找冉冉了。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后背脊梁一股凉意,挂了电话,开始不断的在大厅周围四处打量,我提示叶军让他打起精神来。

  堂嫂和堂哥也察觉到了我的异常,把怀里的冉冉抱的更紧,堂哥也兀自的往嫂子面前坐的更近,这种氛围让人压抑的难受。
  十一点的时候,只觉得一股冷风吹来,寒意逼人,与此同时,大厅的灯开始一闪一闪,洗手间,房间的灯也开始微微暗淡下去,我知道那东西来了,这种直觉我很肯定,和叶军两个人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四处张望,堂嫂此刻已经被吓的流出了泪水,可是却又不敢哭出声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