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8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消除影响的工作,有市委来做,县里将问题及时查清楚。”毛达和说。
  吴远方也不能够就回柳河县去,市委办还要了解更为细致的事情,不管怎么样,要有一整套合理的说法,对县里、市里怎么样来对待已经发生的事,要让喧闹的网民们见到他们确实做工作了,处理很及时而到位,才能够将这影响消除平息下来。
  原以为徐燕萍会回市里来,却没有料到她却要再留在省里,在省里联系一些关系,将网上带有攻击性的帖子删除才行。虽说从心里上说来不愿意做这样的事,看到网上的帖子,徐燕萍自己也是情绪激愤,而陈静更想着要多拖一拖,给市里适当的压力,才能真正将失去及时地干净地处理好。
  两人也是在体制里一步步走过来,自然知道群虎环侍的行政体系里,女人会有什么样的遭遇。发生在高斗镇里的事一点都不奇怪,只是,将人比到没有了活路对这样的作恶者,要是轻易就放过手,今后自己心里也会有不安的。但徐燕萍却知道这事不能拖,要尽早解决,否则给省里盯着就会给人两个印象:工作能力问题和整体大局观的问题。这两个问题中随便一个,都会直接影响到随即而至的柳市市委书记之争,这样的事和陈静也不好直接说出来的。

  在省里找到冉鸿鑫和沈强,两人也知道徐燕萍的目的,也就很直接地讨论这个问题。要将这些帖子删除,可以用市委的名义直接联系网站一方,提出要求,对方肯定要一定的报酬支付才能够做的。徐燕萍之前也考虑到了的,只要对方不漫天要价,柳市也是有诚意的,只要目的达成即可。
  沈强就表示网站在这方面而言也是有一定的行规,要价也算公平,但像这样搞的点击率折算下来只怕要两三百万才行。徐燕萍对这一的行情是不知道的,沈强在省厅里,接触面多,但他所得到的也不一定就是真正对方的要价。这一点,徐燕萍自然不会说出来。冉鸿鑫就提到可以直接联系*监部门或一些在网络中介的一些独特的存在,只要他们说一句话,两个小时里就可以将所有相关的东西都屏蔽掉。徐燕萍就问这样的代价要多大?

  冉鸿鑫就说,“我们老同学还说什么代价?今后多陪我们吃几次饭,让我们在美色中享受晚餐,就是最美好的时光了。”徐燕萍说,“陪吃饭啊,多少次都成,只要你们不贪心……”沈强和冉鸿鑫也都笑起来,沈强说,“就算心有贪念,也只敢多看两眼罢了,我们都是那些有心而没有胆的。”三个人平时见面多,在工作上相互帮衬,说话也就没有什么忌讳,徐燕萍是女人,自然会多占一些便宜的。但也知道,做这样的事肯定会有代价的,之前在市里进行决议时也有一个市里能够接受的代价。

  徐燕萍表示不会让老同学吃亏,就算有朋友,但每一次求朋友帮忙都该有回报才能够将这样的友情维系得更好,冉鸿鑫也就不推迟,开出了一百万的价码来。
  问题能够及时解决,徐燕萍知道这一笔开支虽说很冤枉,可如今办什么事不要付出代价?要不是找到老同学,只怕花三百万都不会将事情顺利地解决的。说好这事,徐燕萍也就用电话给市里进行汇报,跟毛达和、钱维扬说这事时,她却将花费扩大一倍,变成了两百万。毛达和和钱维扬也都很顺利地通过了,责令市财政局将账打过来。
  徐燕萍将花费多报一百万出来,也是有用意的。一年前,钱维扬、毛达和在处理另一事件时也就是花费了这样多的钱,却没有将事情顺利地处理干净,她这时要是报少了,也就会造成另一种不好的影响。多出的一百万来,徐燕萍也不会往自己包里塞,市长办公费里如今已经亏空,而她在市里承诺的几所乡小修建资金都还没有着落,将这一百万转成外地老板的捐赠款,再用到学校修建就没有人会说什么的。

  这些事只能做却不能够说出来的,要不然就会让周围的人都警惕地盯着你,今后再想要做什么工作,得到他们的配合就更难的。
  在省里处理好这件事,徐燕萍也不急着就会市里,等市里在这一工作上先有了些动作,自己再回去就能够更多地站在主动位置上,再者,自己还在省里,无论是毛达和还是钱维扬,对处理柳河县高斗镇的事也都会有些顾忌,而市纪委李钟达也更好开展工作。其中的一些东西,看不见却是存在的,徐燕萍回来和陈静说到事情的处置,表示要留在省里一天。
  陈静一开始想要尽快回市里,好对这一案子起到督促的作用,可听自家老板说要多留一天,也就想清楚里面的曲折。说,“姐,多留一天也好,你也要适当调整。这几天就没有半月前精神气色好了。”
  徐燕萍不知道陈静是不是有意说这句话,当然,她也没有特意去留意下,对自己的精神状态的控制,虽说徐燕萍有不少的体会心得,可以写来自身体里的东西,还是无法都掩饰下来的。半个月前,正式让杨秀峰狠狠地折腾过的,久旱遇到甘露自己的精神状态哪会不好?“你要不要回家一趟?也得回去给男人浇灌浇灌。”徐燕萍说,就是想要将陈静的注意力岔开。陈静果然转过来,说,“姐,我回不回去都那个样子,男人心里早就没有我了。还是姐你回家让姐夫滋润吧……”说着就嬉笑起来。放在平时,徐燕萍心里没有心思时,不免要咯吱她一阵,闹一回,但陈静这次有了准备却没见徐燕萍有动静。徐燕萍眼看着窗外,说,“市里的事还没有完全消除,我回去也不适合。”

  陈静自然知道在全市领导甚至省领导都在关注网络上的影响是否消除的时候,徐燕萍要真借机回家里去,让人得知确实会留下病垢的。
  “姐,你休息一天,我陪着你就是……”“好啊。”徐燕萍说,“可惜我不是男人,不能够帮你解决最核心的问题……”说着也就笑起来,陈静看着她,说,“姐还是想男人了,要不我把姐夫请过来?不是有人说在大都市里就有女人结婚的吗,国外这种事就更多了……”“都在想什么呢,你现在就走吧,回家一趟啊,不管怎么样,到省里不回家一趟姐心里也不是滋味。”
  “姐……”
  “我说心里话呢,你跟着我这些年没有什么好处,却给姐拖累了,连男人都味道都忘记了吧……”徐燕萍说着有些伤感,陈静要不是这样冷面,就会媚妩多了,而她的媚妩也就自己能够看到吧,连陈静自家男人还会不会看到她最美最媚妩的时候?
  两人说一阵,徐燕萍坚持着说他在报告里休息一天,要陈静回家去要她回家好好地待家里男人,当然,两人不会说更露骨庸俗的话。陈静也习惯将徐燕萍留在省城自己回家去,在走之前,给家里先打电话回去,免得让自己回家还有其他女人的东西而将所有的心情都破坏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