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83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秀峰当晚接到徐燕萍的指令,也就是一个很简约的短信,没头没尾的。要他将事情从侧面先了解,杨秀峰虽觉得不算难,但是里会有什么样的态度?一个女干部在柳河县县委会议室门前割腕自杀,那是要很大勇气和必死之心的,是真正走到绝境之地使然,还是性格使得她走到这一步?对柳河县那边,杨秀峰倒是有不少的熟人:李光洁和何勤在县政府里,身居要职,对这样的事肯定能够更多地了解到核心实质的事情。另外在教育系统里也认识不少的人,像副县长王超、王振林、张志刚和吴滔等人,田景跃牢骚话要更多些,又是有种老资格心态的人,对女干部自杀这样的事,推测起来肯定会说得更直接一些,也更加没有多少顾忌。

  杨秀峰也不着急,将事情要怎么做想好后,还可以找滕兆海等人了解一些情况。不过,钱维扬会有什么样的看法,也是杨秀峰关心的。从目前他的情形看来,工作上还得与钱维扬保持着一致性,与徐燕萍就算已经有了那层关系,可不能够直接走到她阵营里去,偷偷地帮她做一些事那倒是可以的。像这次了解柳河县那边究竟发生什么事,他去了解比陈静的途径就会更好,也能够得到更真实的一面。

  第二天中午,吃过中餐后,杨秀峰找了一间房间,开着冷气躺着。才给田景跃打电话去,先说到西山寺当初他们到观景,就约请田景跃有空到市里来,他一定要好好地安排。说着也就让田景跃感觉到杨秀峰虽说已经高升了,但人品好,不骄不傲,也就不很摆他那种老资格了。杨秀峰见两人说话融洽,才转而说,“田股,怎么听说你们县里有女干部在县委里自杀?那这个县委是不是有领导……那个那个……”杨秀峰故意没有将事情说明白。

  “杨主任,你市里大领导也关注我们这边的民生啊。”“也就好奇,我们哪有资格谈关注民生?关注民生那是领导们的事,田股你说是不是?我也就听说一点点,好奇闲聊嘛。”
  “那是那是,杨主任也是大领导了的。不过,这件事你问我算是问到关键的人了。”田景跃有些自得,在县里还真与一些要害部门的人有消息互通,知道一些实情的。
  “田股在柳河县的威信我哪能不知道?李光洁县长、王超县长等人都很推崇田股的。”杨秀峰这样一说,自然让田景跃就更加得意起来,李光洁、王超等人都是县里的主要领导,让市里的领导杨秀峰这样说,他也就提高了不少等次。
  随即,田景跃就将吴丽娟在县委里割腕自杀的情况说了,这些事实都是到现场里的公丨安丨那边的人说的,绝对没有一点假。和街上传闻的那些有着本质的区别。
  “一个乡镇女干部跑到县委里去自杀,那不是给县委找麻烦吗?”杨秀峰故意这样说。
  “谁说不是?哪里就少了个自杀的地方了?不过,里面的冤情也不小啊。”田景跃将吴丽娟在高斗镇的情况也就说出来,虽不完全吻合但也相差不多,对赵云海和县里,田景跃在叙说中也有些倾向性,又说,现在小夫妻俩都还没有死,县里要是没有处理好,今后肯定会死人的。
  说了后,杨秀峰也没有急于挂电话,转而说来些柳河县县里的事,这也是像聊天那般自然而然地转过来,田景跃发了些牢骚,也不往深里去说。
  挂了电话杨秀峰对田景跃所说的人与事,心里也很有震撼和感触,对赵勤东两人也是抱着深深的同情的。但这样的事,现在可多了去了,在体制里这样的规则本来就是上官者的天下,就是听任上官者为所欲为的。不说别的人,就钱维扬而言,这么些年来弄过多少女人?周英慧、金碧云等人是他的情人,这却不算的。下面有多少女干部给他弄了也就弄了?当然,也不一定就是他自己主动,更多的是下面的领导想这些主意。柳泽县的陆婷是不是已经被田鹏送交出去了?其实,女干部主动献身以换取进步,这样的事总是个例,但直接领导用各种为借口,让女干部送交上面领导而换取自己的利益,才是最为主要的也是最为可怕的。就像王国强要李秀梅讨好杨秀峰一样,借口就是为五中的项目,暗示李秀梅要做出最大的付出,之后金彪又利用李秀梅去参加中青班而讨好市人事局王国友,都是同类的例子。

  只不过吴丽娟被潜规则后,要用极端的方式来讨回这一切,能不能做到能不能给日益变得腐烂的体系一点点警示,杨秀峰心里也倍感无奈。相信田景跃所说就是事实,那又怎么样?县里和市里都会用稳定与和谐来将这样的事尽量做工作地将事情化大为小化小为无,最后不了了之。最多就算大河里溅起的小浪花,不会有多大作用的。心里感叹,也对自己进行反思,觉得自己在工作上和生活上虽算不得好人,可也还是有一定底线的。

  随后,杨秀峰在电话里和吴滔聊着吴丽娟自杀的事,吴滔所知就少了,虽说也将他所听说的都告诉了杨秀峰。之后,杨秀峰和李光洁聊这事,要核实下才好跟徐燕萍报一个结果。听李光洁在电话里有敷衍的意思,杨秀峰就直接说,“李县,我也就好奇,日子平静而无聊,发生些事难免让人有猎奇的想法。要是不能够说,兄弟也理解,是不是?”
  “哪里,秀峰老弟误会了。”李光洁才得到杨秀峰的帮忙,而他在市里是代表着钱维扬的,李光洁虽怕却也不敢不说。李光洁所说不多,但提到了赵云海。
  杨秀峰说,“李县,是不是你和这个赵云海关系不浅啊?”
  李光洁自然不会直接给杨秀峰答案的,和赵云海之间的关系不是一般的深而已,赵云海从一开始起步就走到是他的路子。对赵云海在高斗镇有什么状况,李光洁也不是很了解,只是赵云海在镇上做什么工作都能够很顺利地推行下去,在李光洁眼里看来,就是一个很有潜质的培养对象。就算手段凌厉一些,这不能够看出工作魄力十足的吗?
  之前的实名举报信李光洁也是见到过的,县里会怎么样处理,他也是那个预见得到的。对县里一把手吴远方的工作方式他早就摸透,所以最初得知有助于一封信后,李光洁就给赵云海出来主意,要赵云海将镇里的工作对县委进行汇报,将今后镇里怎么样贯彻县里的工作精神的打算也汇报了。当然,针对举报信的问题也借机进行汇报,说成是喝酒醉后双方失态所致,而后吴丽娟要求有损镇里的利益,但却将赵勤东提为国土专干作为补偿,可对方还是没有满足。并保证回镇里后将吴丽娟一家的工作做好,不再给县里丢丑。

  李光洁知道赵云海回镇里后,虽说对赵勤东和吴丽娟恨之入骨,但却也真的没有做什么小动作。直到对赵云海的任职落实之后,李光洁还警告过他,要他从大局出发,闹出事来只会影响到他自己的发展和进步。谁知道怎么回事又闹出这样吴丽娟到县委里自杀的事来,李光洁听到消息后,也在电话里垂问过,但赵云海却说这事和他没有直接关系,是那女人自己疑心不关他什么事。
  对于杨秀峰在电话里问到,李光洁自然不会认为他真的就是好奇而已,钱维扬对这事是怎么样的态度,同样会影响到他李光洁今后的进步。如今,谁肯让有问题有麻烦的人靠在自己身边?不管杨秀峰会怎么看这一事,吴丽娟在县委里自杀始终都是一件棘手的事情,就算对钱维扬的询问,只要不是直接让他去汇报,都不会说出事实的真实情况。在县里,虽没有正式为这一事件统一口径,但县里主要的领导也都知道要怎么样来跟上面说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