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8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天下午吴丽娟就到县城里去,进到县委里,也不去县委书记办公室门口,就在县委小会议室门口处坐在地上,将早就准备好的玻璃碎片,将自己手腕割开。随即鲜血喷出,喷洒在小会议室的门上、地面。县委里此时已经下班,办公区也都没有什么人了。
  柳河县县委办主任张莉莎一个四十岁的女人,小有姿色,但经不住岁月的摧残,就算还保留有一点点艳熟的**,却也再难留住男人们贪欲的眼睛。虽说,偶尔在她的生活里也会有些色彩,但如今也只有靠多努力工作,才能在县里提升自己的地位。虽然已经下班了,张莉还没有走到家,却想到留在会议室里的一份文件要用晚上看的。只好要司机开车回县委去取,本来这样的事,也可让县委办的干部帮做,但这些自己能够做到的事也懒得再支使这些人。

  让司机在楼下等着,张莉就上楼去,却没有想到还没有到会议室门口就闻到一股强烈的血腥味,让她觉得要呕吐起来,但已经走到这里了,也就觉得自己忍一忍。随后转过转角,就看见躺在血泊里的吴丽娟。张莉报警,让司机打120急救,送到医院后,吴丽娟还剩一口气在。
  事情很快就汇报到吴远方那里,本来在这次乡镇换届过程中,柳河县算是很圆满了的,能够平稳地过渡了。等县里的换届也进行完成后,留下来的一些事情再进行处理,也不会使得县委被动。可听到张莉的汇报,吴远方当即有暴走的愤怒感。张莉这个自己的大管家,什么都好,就是偶尔处理问题时没有把准脉络。
  像这一次,怎么能够报警?就应该先将人送到医院后,稳定病情后问明情况,县委在做相应的处置。报警而又要120来施救,早就将这一事件传扬开去,这对县委说来会有多大的被动?舆论会这么说?还不都以为是县委做出来多大的冤情后,才有人来县委里自杀的。
  但是却已经这样,吴远方心里对张莉这个大管家虽有失望,可事情却要解决。对伤者是谁,怎么会在县委会议室钱割腕自杀的事,确实要先弄清楚的。随后交待张莉,将这事要控制住不能够扩大,对知情人都要做工作进行禁口。
  随后吴远方也就到县医院里去看望伤者,同时,将赵海也找到医院里。对吴丽娟他们却是不认识的,只有等将她救醒后才能了解发生的情况。想到公丨安丨局那边已经知情,吴远方也就将公丨安丨局局长通知来,要他先将伤者查出来。
  到晚上十点多,局长也就将吴丽娟的身份和一些情况摸出来了。吴远方得知吴丽娟就是上次实名举报信的人之一,当即就觉得事情严重起来。
  一个女干部在县委里割腕自杀,本身就有很多让人往深处想的事情。第二天,柳河县城和高斗镇也都传开了,赵云海也知道这一状况,对吴丽娟和赵勤东两人这般做,他倒是没有慌乱,而是将在街上打赵勤东的人先指使着离开外出,躲一阵子。上面就算追查什么,那是赵勤东与街上小青年冲突所致,与镇政府没有多少关系,与他这个新任的高斗镇书记更是关系不大。
  最为郁闷的人就是赵海,得知吴丽娟的身份后,知道他即将面对什么问题的,可县委书记对这一事件还是采用哪种拖一拖的做法,没有明确地表态。使得纪委这边的工作就没有明确的指向性,市里那边会有什么样的态度,赵海感觉到有种风雨交集的慌乱。
  县里虽说极力控制,不准信息传开,但市里很快就知道了。
  徐燕萍实际上是在吴丽娟割腕自杀被送进医院的当晚,就知道这一件事情的,当时,她在省城里,正和省城的同学省办公厅秘书三处副处长沈强等人一起吃饭,讨论着即将到来的市级换届迹象。心里虽气愤,但却不好当场就表露出来,转念想,要杨秀峰先侧面了解下事件的原因。

  市里、县里和镇里对吴丽娟在柳河县县委会议室门口割腕自杀的事都在热议和关注着。镇里那边自然明白吴丽娟自杀的原因,不少人报以同情,也有些人是鄙视的。赵勤东受伤也不算重,不见老婆后也知道肯定出事,等他出到家外却没有人敢理他。如今的情况,赵勤东一家已经和镇上的土皇帝完全对立,没有缓和的可能了,谁敢得罪赵云海而帮赵勤东?
  赵勤东是在电话里,从李林远那里得知一些情况的,当即也就到县里医院去。却不料到县里后,立即给县公丨安丨局的人请到隐秘处。好在吴丽娟在那里养伤,倒是还算让他心安。县里的意思自然要将赵勤东夫妻俩掌控在可控的范围里,有警员时时监控着免得他们再做出什么事来让县里更加被动。
  控制了赵勤东和吴丽娟也能够使得之前的事很快就平息下来,市里就算过问,县里也会有很多话说表示出县里在此工作上的主动性。吴远方对这一安排算是很费了一番心思的。张莉目前就有另一个具体负责的工作,那就是要看住吴丽娟,还要将吴丽娟的思想工作做通。
  赵勤东是第二天到县里见到虚弱而一直昏迷中的吴丽娟的,他见到她得知她所作的事后,只是流着泪一句话都不肯说出来。不论公丨安丨局的人,还是张莉怎么样多次劝解,游说,始终都不肯说一句话,这也就让县里对吴丽娟自杀的根由落实不下去。
  不过,两人都在掌控之内,县委对此也就没有过多的负担。不论赵勤东和吴丽娟醒来会怎么样说,吴远方也觉得自己的估测不会有多大的偏差,市里要问起这事也应该能够交待过去的。
  传言就更接近真实一些,这些传言虽也从何放口里传出进入了吴远方耳里,但这样的事那也是吴丽娟个性极端所致,赵云海可能有些问题,但主要方面还是好的,对赵云海有自己的原则这一看法,吴远方始终都觉得可信。社会里,各种性格的人都会有,而立的根本在做工作时也不可能让所有的人都满意,必然有不同的利益期求,从而有这样或那样的矛盾。对赵云海县里也该再做一些工作,要他注意自己的工作方式方法,就不会闹出这样让县里被动的事来。

  李钟达也是在吴丽娟割腕的那个晚上就得知这一情况,心里虽说震惊,但却不能够就直接对这一事件说什么,总要给下面县里一点时间。市里也不可能将县里发生的事都纳入工作范围里。吴丽娟是当时实名举报者,这一次割腕自杀,会不会与举报相关是让人无法不将两件事联系在一起的。
  市长徐燕萍还在省里没有回来,李钟达让纪委的人从侧面做一些工作,但不惊动县里。等市长回来后再碰面讨论下这一案情。李钟达五十多岁,但对三十多岁的徐燕萍却是很敬服的,工作能力强,魄力足,更主要的是心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