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5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一听,说道:“那好,你赶紧回吧。别管我们了。”
  彭长宜点点头,顾不上多说,就驾车迅速往家驶去。
  江帆也踩着油门往前驶去。他说:“咱们是现在回北京还是休息一下再走?”
  丁一没回答。
  江帆扭头看了她一眼,见她两眼直勾勾的冲前发愣,就说:“想什么呢?”
  半天,丁一才说:“在想科长。”

  “想他什么?”
  “感觉他似乎是有意躲开似的。”丁一心情有些别扭,从刚才上车的时候就感觉到了。
  彭长宜的离开,使丁一感到了别扭,没想到江帆却说:“行啊,有进步,知道想问题了。”
  丁一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早就知道想问题了,尽管不像你们那样有大智慧,但是小心眼还是有的。”
  江帆哈哈大笑,说道:“好好好,知道用脑就好。”
  长宜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江帆说:“你们科长不会没事装有事借故离开的。”
  “你肯定?”
  “肯定。”
  “如果他故意躲开,我就不跟他交往了。”
  丁一不解的看着他。

  江帆继续说:“他孩子的确是病了,这从他的神态可以断定。另外,可能别人会这么干,认为咱俩可能会有私情,故意离开,给咱们留下单独相处的机会,但是他不会。首先,他是个很讲政治的人,也是很讲义气的,他不会借故离开。如果那样的话,他把我置于何地?把我们至于何地?至于一会我带你回北京,那是另外的事了。在亢州,他不会撇下咱们,让咱们单独相处的,放心好了。”
  丁一想起彭长宜平时对她的暗示,就说:“我不信,他肯定是有意躲开的。”
  “呵呵。”江帆笑了,说道:“绝对不会,他用不着以这种方式拍我的马屁。”
  “要不,你一会打电话问问。”
  江帆想了想,说:“嗯,关心一下到也应该,一会吧,一会等他到了医院再说吧。现在,咱们去哪儿?”
  丁一叹了口气,说道:“在亢州,我没有地方可去,除非去喝咖啡。”
  “那可不行,这样吧,回我那儿。”
  “是单位还是宾馆?”

  “宾馆。”
  “不行,宾馆有人监视你。”丁一忽然想起上次碰见的那个上了张怀车的女服务员,从彭长宜和林岩的交谈中,她明白了这是个眼线。
  江帆笑了,说道:“呵呵,的确有进步,知道提高警惕性了。那个人已经走了,不在这里干了。”的确如此,就在张怀找江帆交谈后的第二天,那个服务员就辞职了。那天晚上,江帆回来时,那个女服务员好像故意等在前台,见江帆进来,就迎上去,叫住了江帆,跟江帆告别,说是明天就不来这里上班了,当时江帆很纳闷,她辞职为什么特意跟自己说,随后便明白了这是张怀的故意,他是在用这种方式向江帆表示结盟的诚意。想想这事的前因后果,江帆现在都感到好笑。

  “走了?为什么?”丁一问道。
  “哈哈,恐怕只有张市长能回答你这个问题。”显然,江帆不好跟她说过多官场上的事,一个单纯的女孩子,对官场,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哪知丁一也不傻,她说道:“居然你知道张市长可以回答我这个问题,说明你也知道答案,就是不想让我知道。”
  “哈哈。”江帆以笑代答。
  来到宾馆的高台阶上,江帆:“你先下车,进去后要目不斜视,直接上电梯,进房间,这是钥匙。”江帆从手包里掏出钥匙给她。

  丁一下车后,果然目不斜视,直接摁了电梯上去,总台两个昏昏欲睡的女服务员只拿眼瞟了她一眼,这里,每天进进出出的人很多,他们丝毫不在意她的进来。能来这里的客人几乎没有亢州本地人,大部分都是中铁系统外地的客人。当时江帆选择这个宾馆为的就是清静。
  过了一会,江帆停好车后,也走了进来,两个服务员站起来,齐声说道:“江市长好。”江帆冲他们点头笑笑,大步向电梯走去。
  来到房间,刚要伸手敲门,门就开了,原来丁一一直守在门口,由于走廊铺着地毯,脚步声不明显,直到跟前她才听见。
  江帆随手关好门,说道:“你怎么像个小偷?”
  丁一白了他一眼,有些不高兴,她想说自己就是小偷,但是,与生俱来她就不会用话伤人,也就没有说出口。
  江帆没有意识到这话有什么不妥,就说:“我给你放水,你赶快洗个澡吧,另外我这里有冰块,可以给你敷脸。”说着,就去浴室放水。
  丁一没动,她坐在外面的圈椅上,打量着这间屋子,感到很整洁,很干净,屋里也很凉爽,不像一个单身男人住的地方,估计有专职服务员为他整理房间。
  江帆顺便洗了把脸,出来后,就说:“水快好了,去准备吧。”
  丁一坐着没动,说道:“可以给科长打电话了。”
  江帆笑了,估计不打这个电话,她的心是放不下的,就走到电话机旁边,直接拨了他的手机号,遇到事他应该开着手机。果然,电话通了,彭长宜答一声后,江帆说:
  “长宜,我是江帆,孩子怎么样?”
  “已经送到医院来了,正在做皮试,估计是急性痢疾。”
  这时,江帆就听到嘈杂的声音和孩子的哭声。他说:“你安心照顾着吧,有事打电话。”说着,就放下了电话。他向丁一张开双手,说道:“放心了吧?”
  丁一笑了,没有投入到他的怀抱里,而且从椅子上蹦起,“我去洗澡。”说着,就进了浴室,然后咔嚓,就把门别上了。

  江帆笑了,他换上拖鞋,躺在床上,闭上了眼,他也有些累了。
  丁一洗完澡后,重新穿上自己的衣服,从浴室里面出来后,发现江帆已经在里面的床上睡着了。这个男人为了陪她,从昨天到现在,一会还要把自己送回去,真是辛苦他了。想到这里,刚才的别扭就消失了,她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就听到了他均匀的呼吸声,拿起一个轻薄的被单,给他盖上,刚要往出走,就见他伸出长臂,一用力,就把她拉倒在了床上。
  她惊呼一声,就被他抱住了,说:“别走开,躺会儿,太累了。”说着,就把身子翻到了她这边,搂着她,睡着了。
  丁一不敢动,知道他喝了酒,听着他平静的心跳,也就安静了下来,慢慢的,她也闭上了眼……
  江帆在送丁一回去的路上,征求她的意见,是回宾馆还是会学校,丁一惦记着脚本的事,就说回学校,江帆说,“明早再回好吗?”
  丁一扭头看着他,也学他的样子,用手摸了一下他的大脑袋,说道:“乖,你今天太辛苦了,不能太累。我回学校,抓紧弄稿。”

  江帆感到她的小手好柔软,就说:“好吧,听你的,但你要先跟我回宾馆退房,我可不想独守空房。”
  “嗯,好的。”丁一歪头看了他一眼。
  江帆就把她的小手拿下,握着,说:“不想再跟我共度良宵了?”
  丁一听了,噌的就抽回自己的手,脸红的就如同染了胭脂一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