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5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笑了,说道:“我今天也是喝了酒,乱说的,你们才是行家里手。”
  “哪里,我也是门外汉,也在积极充电。”温庆轩说道。
  “温局是学习型的领导,我敬您。”说着,端杯跟温庆轩碰杯。
  温庆轩赶忙欠起身,江帆摁住他,说道:“您千万别起来。”说着,把自己的杯沿往下移,跟温庆轩碰了杯,不等温庆轩反应过来就喝了。
  温庆轩歉意的冲他笑笑,说道:“多谢江市长支持我们的工作。”说着,也喝了。
  彭长宜端着酒杯走了过来,跟温庆轩说:“您先吃口菜。”
  温庆轩站了起来,说道:“彭主任敬酒哪有吃菜的道理。”
  彭长宜说:“感谢您亲自带着战士来我们北城采访,我干,您随意。”说着,两三口就喝完了杯里的酒。

  温庆轩说:“彭主任好有战斗力。”
  “他呀,半斤……”江帆刚要说他是半斤冲喉,八两正好,一斤合适,二斤微醺,话到嘴边才意识到不能说,就急忙改口说道“半斤八两的白酒就跟玩儿似的,这啤酒吗,您看了吧,两口就灌下去了,嗓子眼就跟下水道一样,直给。”
  彭长宜正站哪儿吃着手里的玉米,听了江帆这话,“噗”的一口,把玉米粒全喷到了身后,边咳嗽边说道:“您原来说我嗓子眼相当于四寸泵,现在又扩展到下水道,估计以后还能变成大眼井。”
  彭长宜说:“我也不行了,晕了,晚上跟老寇他们还要吃羊肉串,又得喝。”

  已经快坐不住的邹子介,听了彭长宜这话,就口齿不清的说道:“那个羊肉串……绝对……不能吃。”
  “为什么?”彭长宜问。
  邹子介认真的说:“羊肉串里上的肥肉,不可以吃,都是羊尾上的肥油,羊尾上的肥油是饱和脂肪酸,人吃下去永远都不会被吸收的,走到哪里就会依附到哪里,肠子,胃,最怕的就是到肝上,非常容易得脂肪肝,而且容易导致动脉硬化。我不是瞎说,我是有科学依据的。”
  彭长宜说道:“太可怕了,我以前吃的时候,还就爱吃肥的,你这一说我可是不敢吃了。”
  “针对这个问题,专家是做过试验的。”邹子介说道。

  想不到,大家喜欢的美味小吃,居然隐藏着健康杀手!
  邹子介又说:“羊肉串的确是美味,但是太不卫生了,首先是穿肉的签子,反复使,不知上面沾上多少人的唾液,更不知道这些唾液中有多少肝炎等传染病菌,其次是这种烧烤的东西偶尔吃一次还行,不可长吃。现在社会这么好,还是关注健康多活几年,好好享受美好的生活吧。”
  支书见他舌头都不利落了,怕领导反感,就说:“好了,你面前的这些领导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哪个不比你懂的多,别说了。”
  邹子介一笑,说道:“是是是,我卖弄了。”
  江帆说:“话不能那么说,如果别人说这番话我可能不太信,但是他说的我信,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很严谨的科学工作者,所以长宜啊,你要提高警惕了,不是少吃,是尽量不吃!”
  “嗯,我要好好享受美好生活。”彭长宜重复了一句刚才邹子介的话。
  “还有内脏的东西,也要少吃,美国人从来都不吃动物内脏。”邹子介说道。
  支书说:“照你这么说,什么都不能吃了,咱们喝酒,别听他的。”
  邹子介低下头,笑了。
  吃完饭后,温庆轩问丁一,采访的怎么样了?下午还接着进行吗?
  丁一看了看邹子介,他喝的满脸通红,眼睛都是红的,不但口齿不清,似乎意识也不清了,这种情况是没法再跟他谈什么了。就说:“暂时就这样吧,我先拿出个脚本来,如果可能的话,最好现在先拍一些资料。”
  温庆轩问道:“玉米什么时候收割?”
  “还有二十多天吧。”支书说。

  温庆轩说:“等你弄好本子后再拍吧,时间来得及。到时你回来跟着拍两天,其余的再让别人来补镜头。”
  “也行,我尽快把脚本拿出来,邹先生最近出远门吗?”丁一问道。
  邹子介听见问自己,就愣头愣脑的说:“出,下周去黑龙江,有个品种在那里试种,看看在高纬度地区的表现。”
  “几天回来?”
  “一周左右。”
  “好吧,我到时跟你联系,给我个电话号码。”
  邹子介摇晃着步子回屋,拿出一张名片,丁一发现,尽管他身处农村,直播电话,传真机,呼机,手机等通讯工具都有。

  支书说:“你真是个书呆子,就给丁记者一张,你给每个领导一张。”
  邹子介不好意思了,他说:“我不敢给领导。”
  江帆说:“给我们一张,以后有事好联想,最起码知道怎么找你。”
  邹子介一听,高兴的就跑回屋里,又拿出了三张,分别发给现场的人。

  温庆轩又问丁一:“你怎么着,是回局里还是回北京?”
  丁一不好意思了,说道:“我回北京,明天还有课。”
  “直接去车站?”
  丁一的脸红了,她说:“您不用管了,我再办点私事,就回去。”

  彭长宜说:“温局,您要有事您就忙,小丁交给我们您就放心吧。”
  温庆轩觉得彭长宜是丁一的老领导,可能他们还要叙叙旧,就说:“那好,我先走,你有什么事再打电话。”
  江帆说:“咱们都走,小丁如果回北京的话可以搭我车,我也回北京。”
  彭长宜说:“你就更好了,可以搭便车,还能省几块嫁妆钱。”

  温庆轩说:“那的确不错,如果江市长顺路的话,可以坐市长的车回去。不过市长喝了酒要注意安全。”
  江帆说:“这点酒没事,长宜喝的多。”
  彭长宜扭了一下身子,说道:“呵呵,只有我喝多了,领导才喝不多。”
  温庆轩说:“那就这样,我们都上车。”
  彭长宜小声跟丁一说:“要不,你晚点走,让市长休息一下,毕竟他喝了酒。”
  丁一面露难色,看着江帆,江帆正在跟温庆轩说着什么,见丁一看他,就说:“怎么小丁?”
  丁一说:“您什么时候走?”
  “我什么时候都行,对你时间,我只要晚上到就行。”

  “要不,您先休息一下再走吧?”
  江帆说:“你有事?”
  “我没事,您喝酒了……”丁一担心的说道。
  “行,那让彭主任安排咱们。”
  温庆轩说:“别让彭主任安排,我安排。”
  彭长宜说道:“温局,您忙您的,要不您也参加?”
  温庆轩说:“如果是这样我就不参加了,我下午也还有事。”
  江帆说:“我们都走。”
  说着,就向自己的车走去,彭长宜也向自己的车走去,丁一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彭长宜回头说道:“去吧,坐市长的车吧。”
  丁一这才向江帆的车走去,她突然感到很别扭,心里有些不舒服。
  跟邹子介挥手告别,江帆的车跟在彭长宜的后面,出了青纱帐后,彭长宜驶到古街路口的时候停下,他下了车,来到江帆窗前,神色慌张的说道:“我不能陪您了,娜娜肚子突然疼,怕是痢疾,我得赶紧回去,你们最好休息会再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